前幾天喝了點小酒,邊跟沈信宏在Facebook聊他的作品。不知為何帶著一點醉意的時候,我常有更清晰的思緒,每每醒來後都得瀏覽一回自己在所有對話框說過的話,會不會說錯什麼話、表錯什麼情。打開對話框,我跟信宏說:好像適合把對話內容整理成一篇從《雲端上的丈夫》到《歡迎來我家》的心得。

多數的時候,「家」並不如所有節日裡的被商人、媒體形塑出來的樣貌:溫暖、避風港、互相包容和關愛……好像人人只要「有個家」、「有家人」就以製造出幸福美滿的樣子,就能夠相信那場爭執中傷人的數落、那些滿不在乎的使喚、只有我最辛苦的陳抗……全部都不存在,好像一定要懂得其他人的軟弱、包容那些「應該是無心的」數落,盡可能的角色扮演好所有的職稱,就能讓「家」看起來像是個「每個人都有在用心經營的」,而不是一種血緣的羈絆!

Read More →

有時候閱讀是這麼一回事。你得找一個信任的人,聽他說他聽的音樂、他讀的書、他看的電影,只要品味對口了,以後的以後你就無須擔心他錯給你什麼你覺得不適合你自己的東西。聽馬世芳的《耳朵借我》大概就有這種功效吧!總是不經意地又在節目聽完買下誰的CD、在youtube重複聽著同一首歌,就連本來沒有要買的葛大為《我記不得每隻貓的名字》都是這樣買下手的。

這近一兩年買下一些音樂人、樂評的文字創作,有的寫歌曲創作的歷程,有些說的是流行音樂的演變,再有是像葛大為這樣的散記。配著馬世芳的專訪及葛大為填詞的歌曲一起,文字就像聽著葛大為的聲音讀著。

Read More →

第一次,花錢買一本明星寫真的書!小時候的記憶不算,這還是拋掉偶像情結後,第一本買回來的寫真書。說它是寫真書嘛!這是大家對《半島鐵盒》的誤解,只因為整本書裡,充斥著周杰倫的每一種表情。我喜歡杰倫的歌,但這並不是我買回《半島鐵盒》的原因,更不是我喜歡杰倫的調調,所以我介紹這本書,我喜歡它,是因為方文山的文字,很有趣,甚至有一種讓你都無法思考出的字句和邏輯!

我相信,有很多人買這本書,是衝著杰倫的面子,而不是因為方文山的文字,一開始,我也只是看看它陳列在書局的架上,跟友人借來看後,我才恍然大悟方文山的文字那樣迷人!

Read More →

(寫在書出版之前!)

『林‧育‧丞』出書了!《著‧迷》二○○○年五月底上市!從育丞的自序,我深深對育丞著迷了!

我有一種習慣--在街上看著過往的人群,聽著這城市寂靜的呼吸,沒有人理會,就像自己一個人被擺在角落的心情!很喜歡一個人的安靜,一個人歌唱,一個人出門,一個人……一個人在安靜時,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和自己對話,聆聽自己的聲音。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