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該是多年以前誰轉來什麼文,我開始按下追踪,窺視妳的生活,或有時留些字就這樣來來往往的建立起網路上的交集。是那年我在日本看似逍遙但卻焦慮過著尋找自己的那一個月。那時我幾乎是真空狀態,與整個世界只有網路上的一絲訊號,如果國外sim卡連不上網,我就消失在這世界。

是某日妳突然發現與我不是「好友狀態」便興高采烈地跑來按下交友鍵。或者妳不相信三十七歲的我,第一次感覺到「有人好開心地想要跟我做朋友」,是啊是「朋友」。

三十五歲以後,交朋友變得更困難了。或說一路從童年至那年「交朋友」對我來說都是萬分困難的障礙,到那時早就開始連戀愛都懶得談,要交待從小到後來的人生多麼麻煩?要用我甚少與人來往的人際網絡裡找到比較適切的交友模式,以及難以說明的那些古怪,更是讓交友成為一種困擾,直至今日。

Read More →

十三年前搬回高雄的那個冬日,想也沒想過像這樣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台北日常,竟相隔十三年後才出現。彷彿我不曾離開台北,穿著在高雄那雙夾腳拖和朋友在週末的中午吃一頓早午餐,再慢慢步行到電影院看一場電影、聽了場座談,在快降下大雨之前道別,朋友又在LINE上說著:「你傘買了沒?結果我去咖啡店沒有位置,只好狼狽的逃回家~」

年輕的時候不懂「生活」也不懂「交友」,下了班的日常經常就在電視劇和電影院或者線上遊戲中度過。那時支身到台北工作,融不進工作的群體,也好難從網路上交到的網友有進一步的見面、交流,或者成為陪伴彼此、分擔生命重量的角色!人生好像被開了個玩笑似的,轉轉二十年後,竟還能在台北過著旁人尋常的日常:偶爾有人相約一起吃個飯、看場電影,以為自己還生活在這座城市裡頭!

Read More →

這篇文章原標題是:〈從社群網站(Facebook及其他)奪回你使用網路的主控權及社交的樂趣!〉既然貼在matters了,就改個標吧!文很長快3000字。有興趣再讀吧!

去年今天(2018.12.18)我在Facebook開了新帳號。我記得那天我在一間青年旅舍裡,因為與母親的磨擦已經接近不可再往前踩的地步,我離家出走了。我在Facebook這頭跟Y說:「我離家出走了。」Y是網路上少有的,不論你在他發言下留什麼,他絕對不會略過你的那種人,即便你知道,他的帳號就是拿來工作用的,「交友」就是偶然,但他是少數讓你真的感到覺得「溫暖」的人,在網路上。

Y沒有立即回我,他回我的時候說了:「我以為你是說你離開Facebook。」我說:「沒有。我離家出走了。」離家出走的那個晚上,我又開始將所有的事想到最糟、最壞,直到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一個選項:「我可以離家出走。至少我可以站起身離開讓我不愉快的氣氛裡。」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