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7-16

因為總總的因素,這場活動,錄影錄到一半,照片也只拍了未破百的數量,我坐在階梯上和小朋友一起,說話。度過這個讓人沮喪、無力的下午。也沒有為什麼罷工,就是有一種不斷思考「這麼做真的有幫助到孩子們嗎?」或者「對孩子來說,這樣的一個下午到底是什麼?」於是我決定收起攝影機,拿著相機,與坐在階梯上的孩子們看著在玩遊戲的那些孩子。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6-149

午後才剛走到大門口的樓梯前,突然看到一輛貼著「台灣高鐵」字樣的小廂型車。我們以為高鐵的接駁車何時那麼貼心的接送到旗山來。下車的小姐問我們:「你們是今天來表演的台北愛樂嗎?」我們沒猶豫的點了頭,雖然不是表演的人。閒聊一下才知道馬小姐是台灣高鐵公司高雄地方關係部專員,因為台灣高鐵贊助了這場演出的高鐵費用,所以她特地到旗山來看一下這樣的表演是長成什麼樣子。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5-1

每週三的活動裡,我和Amy互相有幾件大事要做,我是現場拍照、錄影的人,她則必須去了解一些學生的相關事項。像是再不久後的時間,又有一所學校要返家,剩下另一所未知的茫然的消息。我通常會在活動的最後,得知一些不停變動的決定。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4-44

前一週因為學校的考試,音樂表演暫停了一場,再到學校已經是有些微涼入秋的天氣。這次輪回一二年級的小朋友聽表演,前一次他們還沒換上如這次的新制服。剛到的時候,見著階梯上沒有小朋友,就問老師:「今天沒有觀眾喔?」老師笑說:「有啊!我去叫他們出來。」然後就看見小朋友們在教室前整隊,被帶往階梯上坐下。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3-78

進行到第三場的藝術陪伴活動,身邊的人紛紛的問我:「有什麼成效嗎?」我答不出來。因為我不是專業的心理治療師,也不知道究竟要怎麼看那些所謂的成效。但我知道的是小朋友在聽音樂時是開心的,我在拍照、錄影時也都是開心的。雖然整場下來是完全不能休息的,但最不累的,就是那一個半小時的活動。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2-71

故事的開始,總是從很久很久以前說起,有森林和動物,還有那些專注聆聽的表情。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第二場的藝術陪伴,在10/14的下午開始。剛到學校時,看著幾個小朋友用右手揉著左手的臂膀,說是去打了預防針,問他們痛不痛,有的笑著搖頭,有的則是還垂著兩行淚。校園裡的感冒有些蔓延,幾個老師也受不了,掛了病號。校園的下課鐘聲響起,同學們陸續的出了教室,在老師帶隊下,來到了看表演的階梯上。 Read More →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12

在那個梯上,我曾來回的爬上爬下。在NBA季後賽的時候,曾坐在梯後的那棟樓往下看正在上課的同學,我們在那樓看季後賽,同學在上課,那不是童年的記憶,而是邁向成年的最後一年,那時我們不記得童年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的!

這個「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計畫」,是「台北愛樂管弦樂團」(以下簡稱台北愛樂)在八八水災桃源鄉四所國小(建山、興中、桃源、樟山),一所國中(桃源)的安置校區(和春技術學院旗山校區)做的一個心靈藝術陪伴的計畫案。同時也與「財團法人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華心)一起在這裡做心靈藝術治療。十月七日是這個計畫案的第一場,預計持續一年。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