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12

在那個梯上,我曾來回的爬上爬下。在NBA季後賽的時候,曾坐在梯後的那棟樓往下看正在上課的同學,我們在那樓看季後賽,同學在上課,那不是童年的記憶,而是邁向成年的最後一年,那時我們不記得童年的自己是什麼樣子的!

這個「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計畫」,是「台北愛樂管弦樂團」(以下簡稱台北愛樂)在八八水災桃源鄉四所國小(建山、興中、桃源、樟山),一所國中(桃源)的安置校區(和春技術學院旗山校區)做的一個心靈藝術陪伴的計畫案。同時也與「財團法人華人心理治療研究發展基金會」(以下簡稱華心)一起在這裡做心靈藝術治療。十月七日是這個計畫案的第一場,預計持續一年。

上週,芭瑪颱風的預報,我們一直擔心這場活動執行不了。還好,老天給個好臉色,讓第一場如期舉行。只是上週我們接獲通知,十月中開始這幾所學校,在道路陸續搶通後,會回到山上重新開學,僅會剩路還沒修好的兩所國小(桃源、樟山),一所國中(桃源)還會留在安置校區裡。後續的計畫會如何走,還需要再討論。

早先在九月初時,我們已經先行到過這裡拜訪桃源國中謝校長,走在校園裡,學校的小朋友們都很有禮貌的說聲老師好、客人好、記者好,那時不太敢拿相機拍他們,總覺得鏡頭會有一種侵略性,不是側臉就是背影,就是不肯正對他們按下快門。在這個計畫案裡,我的角色是影像記錄,拍照跟錄影,拍照倒還好,錄影就是沒什麼經驗,加上還要拍照,便時常手忙腳亂。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3

下午抵達校區時,同學還沒下課,我們準備器材,台北愛樂的音樂家整理樂器、試音。等到學校鐘聲一響,小朋友們陸續的走出教室,又蹦又跳在校園穿梭。有人在地上摔倒了,有人扭打在一起,有人跑過來看我在幹嘛,有人隨著老師的整隊,一個個坐在階梯上,準備開始聽音樂,這天的表演是長笛,以宮崎駿卡通配樂為主題。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31

一開始小朋友們還坐不住,交頭接耳,或者東扭西扭的跟旁邊的同學打打鬧鬧,兩個音樂家從卡農開始吹奏、自我介紹、說明少許音樂會的禮儀,以及長笛介紹,跟小朋友開始互動。台下一些小朋友仿著台上吹著長笛的音樂家姊姊假裝自己也在吹長笛,有的很專心聽著。進入宮崎駿的卡通曲組曲後,小朋友還會跟著拍手,左右的搖擺身體。講起卡通《龍貓》時,小朋友的反應更是熱烈,七嘴八舌的跟台上的音樂家互動,也彼此討論著龍貓,隨著龍貓的音樂,歡樂的回想龍貓的故事。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56

來表演的音樂家,除了要演奏外,還會簡短的將演奏曲目的卡通講過一遍,也與現場的小朋友互動。有獎徵答的時候,小朋友一邊把答案講出來,一邊舉手搶答,答對的還有一枝小小的棒棒糖當作小禮物。出來領獎後回到座位上時,老師會小小的叮嚀:「沒有說謝謝!」小朋友便羞羞在自己的座位上,邊看著手上的棒棒糖,然後說聲:「謝謝。」再又順便問老師:「我現在可以吃了嗎?」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113

中場休息時,幾個小朋友湊到DV前來比YA,然後又跑到小螢幕上想要看自己。偏偏什麼也看不到。(因為他不在鏡頭前啊!)我將螢幕調到他們可以看得見的角度,然後離開DV,讓他們一個個在鏡頭前跑跑跳跳,另外幾個待在螢幕前看著同學,他們便開心的在那個機器前後玩耍起來。我退到另一頭,拿起相機猛按快門,留住他們那些天真、可愛的模樣。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221

音樂會的時間是一個半小時,再休息過後,小朋友們回到座位上,再演奏,他們突然的全部安靜的聆聽,反而是我們覺得不可思議了起來,在曲子結束時,音樂家讓他們給自己一次愛的鼓勵,他們開心的拍著手,最後還加上「吼嘿~」。音樂會結束前,台北愛樂準備的棒棒糖跟糖果還有許多,於是又問了幾個問題,將棒棒糖發給答對的小朋友,沒有搶答到的小朋友則拿到糖果。最後音樂會在發完糖果結束。(而且居然剛剛好!!)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300

這期間,M去了解了遷校回山的狀況,華心的心理諮商師則做整場活動的心理撫慰技巧評估,結束時彼此開了個小會,對於遷校以及後續節目的規畫。最後小朋友回家前,經過我們時,還熱切的跟我們說再見,對鏡頭、對大哥哥大姊姊們揮揮手。還有一些要留在學校的小朋友,拿著飯盒整隊吃飯,在相機的鏡頭前擺好POSE,我按下快門。老師說:「再動就再等十秒。」小朋友們嚷著:「要拍照啊!」我笑著說:「不拍了,先去吃飯。」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312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1-308

離開前,我們幾個工作人員拍了團體照,也跟路過的兩個小男孩玩起自拍。在拜拜的聲音裡,結束了這一天的活動。總是在他們的那些舉手投足裡,想起了童年的樣子。老師要求的整隊、同學的嬉鬧、棒棒糖你的是可樂的,我的不是,所以我想跟你交換、打翻的珍珠奶茶,熱心的孩子撿起了一顆顆的珍珠……按下快門時,我想的不是這些畫面有多好,而是他們的表情,讓我回想那些我的童年。有時就像是恍然大悟的:「啊!對啊!好像以前也會這樣、那樣。」

後話:這一天,最不捨的還是一個哭泣的女孩,想要回家,因為回家沒人照顧,阿嬤不讓她回家。她想回家找媽媽!

更多照片請至20091007台北愛樂管弦樂團@旗山No.1

P.S
美濃,天晴。
沒事殺那麼多張照片真是太可怕,可怕的孩子的魔力!

換日線的話:音樂的面前,他們都是天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