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7-16

因為總總的因素,這場活動,錄影錄到一半,照片也只拍了未破百的數量,我坐在階梯上和小朋友一起,說話。度過這個讓人沮喪、無力的下午。也沒有為什麼罷工,就是有一種不斷思考「這麼做真的有幫助到孩子們嗎?」或者「對孩子來說,這樣的一個下午到底是什麼?」於是我決定收起攝影機,拿著相機,與坐在階梯上的孩子們看著在玩遊戲的那些孩子。

他們問我手上的相機怎麼使用,我開始一個個的鍵、鈕跟跟他們說,鏡頭的伸長、收回,拆下遮光罩換個方向裝上,彈起閃光燈,按下快門與沒用閃光燈拍照。幾個孩子靜靜聽我說,偶爾摸摸、碰碰相機。相機重,沒能讓他們把玩,但光是聽你說話,他們也就笑開了。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八八水災心靈藝術陪伴No.7-45

問了桃源國小的孩子回校復學的事,也交換了一些他們小小的心情。不多問那些細節,總是想要等待他們會說就會說,跟對待大人一樣,也未曾像這回這樣,有時間同他們一起坐下,聊天!

這天的狀況很混亂,一開始小朋友沒有出來,Amy去教室一個個點名帶下來,活動現場沒有麥克風,小朋友和大人完全對不上話。後來在活動裡孩子和我們的一些對話,讓我們只想著「為什麼?」這些孩子的小動作,有些都揪著心,很難受。可是他們仍舊帶著笑容玩耍。

我罷工是因為思考,除了思考這個下午的意義,也思考著那些大人替孩子們做的決定。

20091125台北愛樂管弦樂團@旗山No.7

台北愛樂管弦樂團@旗山所有文字、相片彙整

P.S
本來這週不寫的。
美濃,太陽下山會冷了!

換日線的話:寶貝我們的孩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