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一個晚上的時間看完這部劇集的第二部,讓劇本及角色一個一個帶著去找出那個被殺害及殺害的動機,「誰是加害者」是這八集的主軸,從青春的羅雨儂開始說起,兇手就是第一個要被想起的就是羅雨儂了:她搶了妳的江瀚,讓妳痛不欲生,所以妳憤而起了殺害她的意念。

是什麼樣的恨,讓大部分人相信被奪走手上的愛人時,真的會引起歹念而殺之?那心裡燃起的究竟是心有不甘愛人被奪走,還是一時忍不住心裡的痛楚所以想來個痛快?恨有多大,愛就有多深,到底是說給旁人聽的還是只想表明自己?

Read More →

初聽見林心如在籌備新的影集時就頗為期待。台劇過往常會有宣傳規模做得很大,結果和內容卻都不如預期,但近一兩年內的劇集內容漸漸破除了這個魔咒,行銷、宣傳跟上了數位時代的腳步,擅長運用與網路群眾的互動來加以行銷,內容也多有能與觀眾對話造成風潮,加上不再完全仰賴傳統媒體的收視群,反而讓線上收視延續了劇集的話題討論熱度。

《華燈初上》以倒敘的方式抽絲剝繭開始推理。我一度以為我選錯了劇集,原來它是個找被害者和加害者的故事。Netflix好像特別愛台劇這種時間序跳來跳去的殺人故事,還好這部劇集的時間順序安排的比《罪夢者》好,加上演員陣容堅強,好像也無從挑剔起。

Read More →

連著兩年的賀歲片,都有台灣電影在院線上,被拿出來比較總是避免不了。《鷄排英雄》略勝《艋舺》,我們不懂義氣是三小,但絕對懂「夜市人生」為我們幾代的台灣人,帶來生活的氣味。

在高雄還沒特映前,就聽聞台北的朋友看完《鷄排英雄》的好評,以及在台北特映飽食夜市的美味。真正在高雄特映,已是上映前一天,選在新堀江的奧斯卡,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奧斯卡外面有一些賣食物的攤販而選擇,還是另有他意?還好在入場前我買了一些滷味入場,才沒被戲裡的那些美食給閃到流口水。 Read More →

(要點繼續閱讀才有影片喔!)

這是二○○二年六月寫的那篇《再見‧台北》 被拍成的周蕙《只能做朋友》的音樂愛情故事。當時還沒有youtube!也是最近突然興起在youtube找周蕙這首歌的MV,才發現其實自 己可以上傳上去。搞了一個晚上,才搞定將它上傳,順便也把這個被我上鎖不能觀看的文章給打開。

有人說文字裡的感覺厚實些,我突然想起,也許是那是在出車禍後,根本無法戴眼鏡,用幾乎貼著電腦螢幕的姿勢寫的。但影片裡,沒有加入這一段心情。不過無所謂,我只是想將當年的影片分享給其他人。文字跟影像的差異,就看大家自行決定喜歡哪個囉!

奇妙的是,現在的我也告別了台北,也告別了一段戀情,但卻沒有像當時那樣一直無法釋懷。六年的時間果然可以讓心境上多點轉變,那倒也不是最近告別的戀情不 深刻,也曾經死去活來的,但就是學著去認知這是生命的過程,沒有什麼是永恆的,唯有當下那刻將戀人擺在心上的情感是真的。

清晨時分,頂著未乾的頭髮,聽著麥斯米蘭,這個片刻,兩個戀人的樣子,都在我的腦海裡,而終究,也會成為記憶,然後慢慢淡忘,只剩下好像跟誰談過戀愛這件事!

導演:@shang
演員:劉品言、胡堂智

P.S
本來要在休假才要發的文章,反正還醒著,頭髮也沒乾,就發了。
高雄啊!溫暖得要命!別羨慕啊!因為這是南方應享的權利。

換日線的話:麥斯米蘭一整個適合天未亮的時候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