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也要工商一下。

買了mooInk S就應該替它做個包來裝。我本身喜歡裸機,但出門還是會想要把它裝起來,免得被我包裡的餐具、筆、鑰匙戳壞。

這個包「沒有保護作用」。是我從製作樣板到親手車縫的(直線對我來說沒問題。)

Read More →

二十五歲以前,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旅行」,不論是台灣或是國外,我很少想出門走走,除了女友邀約外,我甚少起念出發去到哪裡,就連每回公司的員工旅遊我都因為無法跟不是那麼親密的人一起出門,也沒有辦法負擔太昂貴的旅費,所以只參加過一次澎湖的員工旅行。

(現在想來也許當時透過員工旅遊去看見或被看見生活上的彼此,可能會扭轉一些我在群體的格格不入的情境也說不定。只不過學生時期的旅行,我都很不開心,後來也就排斥跟其他人一起旅行。)

Read More →

E有一日傳來網上一則報導,大意是在說現在在台北工作的青年租屋現況和生活貧困。她看著那則報導覺得震驚,她說:「但我想或許這些你都經歷過吧?」但我很肯定的說:「現在的孩子一定比我二十年前去台北工作更辛苦。」比起薪資和物價,二十年前我領著跟現在孩子一樣的收入,起碼對應著還是二十年前的物價,光是房租就比二○二一少了將近一半。

這本二○一四年日本NHK以「女性貧困」為專題的特別報導出現在二○二一的中文書市,完全沒有亂入時空之感,七年前(以採訪時間應該更早)的日本社會狀態,並不是像林立青序言說的「預言」台灣的二○二一像這樣「從貧困到貧困」的故事,應該許多身處同一個階層的人,口袋裡應該都有無數個可以細數出來。

Read More →

跟matters的朋友在likersocial聊起手寫字,發覺得可以寫一篇關於手寫字在設計上的應用。

近幾年網路上非常盛行把字寫得像青峰的歌詞那樣的字體,或是像刻鋼板一樣的寫鋼筆字,比較特殊的就會像是何景窗的書法字體;在文創市集也常看到有人寫個句子印成明信片就能賣錢。

早年還沒有電腦前,學設計的、做美術的,應該多少都有拿過嘜克筆寫海報的練習,坊間光是「POP字體集」就不知道發行了幾冊。我不是科班出身的設計,沒有受過非常專業的寫字訓練。至今拿起嘜克筆寫下的字還是無法每一個都框在同一個大小裡。

Read More →

六月初終於收到mooInk S,迫不及待的拿出來拍照,一直想說得要來寫個開箱文,但好像還是得先摸熟它才能寫,於是又把玩了幾天還是沒動,倒是因為不小心按到設定wifi的畫面變成休眠畫面,真心覺得醜而想把它換掉,於是研究了一下怎麼更換這個休眠圖檔。

moolnk S接上電腦(連接說明)會看到一個sleep的資料夾,把圖丟進去就好了。到了readmoo的休眠圖檔下載區,有滿多圖檔的,但我實在不愛readmoo那只牛XDDD。於是看了一下規則,是可以自己做自己喜歡的畫面丟進資料夾的,就找了幾張自己畫的圖,做成1072 x 1448px大小就可以了。

Read More →

昨天聽起張雨生很久以前在新加坡木船的現場演出,才想起我可以參加這個matters的社區活動。

在大部分人還沒流行起「斷捨離」這個名詞前,2007年我剛回高雄時幹了一件我此生少數覺得遺憾的事。我的房間太小了,但是興趣太多又特別喜歡蒐集,既然要留在高雄定居了,就應該要清理一個讓自己舒服的空間,於是我著手開始丟掉很多東西。

(但即使未滿三十前就開斷捨離,興趣太多這個性格,依然在我年過四十後還是沒辦法有個極簡的空間。)

我最開始丟棄的是初戀時跟情人以email往返的情書,那些信每封動輒超過一千字,而且都是以十二級字印出來的紙張,厚厚一大疊的情書,就是怕哪一天電腦掛了,這些文字都會不存在,於是我一一列印下來後,又一一用碎紙機至少碎掉了三袋以上的小垃圾袋。(而且每張都彩色列印我有病。)

Read More →

如果你要問我:做書(做設計)跟寫字(文字創作)的差別在哪裡?我想,做書應該像談一場戀愛那樣,跟「寫字/創作」是完全不同的事,前者是跟另一個人一起牽手往前走,後者則是永遠的腦內革命。

幾個月前朋友pass一個工作給我,問我能不能做?可以啊!我說。跟書有關的,我應該沒有拒絕過,跟出版社合作的,應該都不用問我。(我很閒啊!沒有時間安排的問題。)

問題是,是一本台語文書,對於連台語聲調都還沒搞清楚的我,下海(笑)做這本書,會不會有太多困難?沒多想,反正我愛做書,答應了再說。

大概是十年前吧!我應該就做過一些台語文書,但接案是這樣,有人來問我接,我倒是沒有很積極一定要做哪種類別的東西,倒是做了很多不同種類的東西。

Read More →

往年過年的時候,我總是會變一些小東西來賣,再順手問有沒有朋友(網友)要,因為印刷品一印都要印到一定的數量,賣不完都會拿來送。每年想這些週邊商品都覺得十分有趣。

2016年去日本玩了一個月幾乎天天都會用房東提供簡單的炊具來做一點料理,回台灣後便與「煮飯會煮到生氣」的媽媽商量:妳不用一定要幫我煮飯,我可以自己弄啊!妳不要那麼容易生氣嘛!(不想煮的時候要講嘛!)

廚房一直是傳統家庭裡女人的領地,媽媽總是覺得我煮個飯把廚房搞得亂七八糟(我明明有收好嘛!)習慣的不同在用廚房的時候常常會爭執,但天天作飯「給一家人吃」真的不是一件容易的事,還好我媽的兩個孩子都是很不挑食的(幾乎沒有不吃的東西,但不太愛吃麵。)

Read More →

「男男,媽媽說她找到爸爸了。」阿虎走後,姊姊走進病房對著我說。

明明是正中午的時間,從病房看出窗外,竟已是一片陰暗。病房裡的光線也有點微弱,我沒帶眼鏡,看不太清楚姊姊的表情。她的語氣是高興的?期待的嗎?

我撐坐起身問姊姊:「那他會來嗎?」

姊姊掀起我的被子,看著我腳上的傷口,喃喃地說:「應該會來吧!你先專心養傷啊,把傷養好,不然爸爸來看到,會很難過的。」

我滿足的點點頭。窗外的黑影裡一道光閃過,雷聲伴著大雨滂沱而下,我戴起眼鏡,望著窗外的雨。

Read More →

自從舅媽對我動手動腳之後,我就盡量不要在她喝酒的時候出現在她的面前,就連要閃過她的視線回到房間去,我都會背對著她快速上樓。

早上我還沒醒來前,母親大力敲打著我的房門,我反射性地從床上跳起來,手摸著枕頭邊找眼鏡大叫:「怎麼了,什麼事?」然後看著已經打開房門的母親,「妳交代的事我都有做,妳不要生氣。 」母親沒有說話,靜靜看著我,直到我把眼鏡戴上。

母親把手上握著的錢和單據遞到我面前,一一交代著:「這一千塊,第四台的錢。」再掏出一張逾期的停車費掛號通知說:「叫你姊姊以後掛號自己收、自己繳,不要每次人家都要幫她處理這種事。」然後再拿出一千塊說:「這是舅媽的酒錢,回家的時候不要忘記,如果忘記就好好跟舅媽說話,不要動手動腳的。」

「可是那天是她先找我麻煩的!」我逮住機會想跟母親說起舅媽那天的猥褻,母親沒有給我任何辯白的機會,她堵住我想開口說的話,「再怎麼說她是你的也是我的長輩,你怎麼可以對她這樣動手動腳?是要讓別人笑你沒有爸爸就沒有家教了嗎?」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