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范冰冰的女同志片《綠夜》(Green Night)

什麼樣才是好看的女同志的電影呢?性,也許是條件之一,但更多時候是一種即使只是輕輕靠在一起,就會有電流竄入肢體而一刻都離不開對方的致命吸引,那很可能是一個表情、一種氣味、一個身影⋯⋯而《綠夜》透過兩個語言對話不一定能通順的中韓女性,完美表現女女性感的迸發!

寫給平面設計進入書籍排版、設計的基礎功:閱讀的舒適度與印刷注意事項及indesign的應用!

雖說很多事看起來「真的是基礎」,但總是會被忽略!這些事不是擺爛覺得不用講、不需要要求、反正做得出來就不用學新的東西⋯⋯為什麼多數人寧可用錯的方法、花很多時間在那些明明有更好的方法「做得出來就好了」的工作模式裡?而不想要花多一點時間學習和溝通好工作的流程?

不小心又做好了一本書《一個人上路,去日本住三十天!》有沒有人要贊助我XD!

那是一場再也不能稱作是「青春」的出走,在後青春與進入中年之前。現在回想起來,已經慣於窩居在家的我,看著當時的自己,是種不可思議的心情:媽呀!我當時怎麼這麼勇敢!我現在還有這種勇氣嗎?怎麼想都覺得三十多歲的我,一定是在進行某種對生命的反抗,以茲證明自己能夠替自己的人生做選擇!這本書的生出,也是這種心情!

精采絕倫的激辯!《墜惡真相》(Anatomie d’une chute)

這場法庭上被播放出來的桑德拉與丈夫最後的錄音,簡直是在將許多已婚女性在婚姻狀態中面對自我與家庭的拉扯,與一個不得志的丈夫怒吼出來!(可能比《可憐的東西》更直接的對抗父權)女性在家庭/婚姻裡究竟能不能是強勢的那一方?可不可以是能力比較好的那一方?是否可以像多數男性一樣選擇只顧自己?這部電影光是看這場被用作證詞的片段就值回票價!

把工作當興趣!

每一次討論「做自己喜歡的事(興趣)」究竟能不能成為讓自己活下去的能力?或是經常在工作中遇到種種困難、麻煩,而感到「工作」只是為了「填飽肚子」而做,也許可以換個方式思考「這個工作裡究竟有沒有自己喜歡的事?」「能不能去喜歡自己的工作內容?把它們變成興趣?」

因為拍照才想出門!

就像是每回有人問我:「你去日本那麼久,有什麼地方可以推薦的?」或者有人問我:「高雄去哪兒玩,不看小鴨去哪裡?」我都答不太出來,我可以不用人陪,只要給我一台相機,我什麼都可以收進眼裡!若拍完了,我再走到下一個我感興趣的地方繼續!(或者母親小時候丟一台相機給我,我在校外教學會有樂趣一點)

那些沒有交代的會留在第二季嗎?《殺人者的難堪》(살인자o난감)

不難看的一部劇,看起來也是應該要有第二季的結局,少了那些比較關鍵的因果關係:羅賓的角色設定、羅賓與松村和怡蕩的連結、是什麼原因開啟松村動手殺人的契機?若是能補上這些是再好不過了,不然要「探究」「罪與罰」這件事,實在是不太能太深入地思辨這個難解的課題,最後把「挑選對象」又推給怡蕩的感應能力就太說不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