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說編劇金銀淑很會寫這種不張揚的愛情嗎?至少在也同在她筆下的《鬼怪》也是充滿著這樣:你感覺那些熱烈翻騰的情緒,卻收在眉宇和眼神之間、放在嘴角微揚的淺淺一笑;你可以從那些不經意的細微舉動裡,看戀人們將那些愛意傳導進另一個人心裡。

韓劇裡什麼都可以湊和著「愛情(LOVE)」一起,有時你以為說的是神經病沒關係,其中卻充滿了無盡的愛情或者愛;有時候你以為演的是什麼傳說生死之間的鬼怪輪迴,但卻把神鬼之間和人性的哲理揉進了愛情;有時候你看著穿越來穿越去擺明就是要上演愛情故事,卻又不那麼直接地告訴你:「這是一個愛情故事啊!」⋯⋯

Read More →

就這樣結束了,心被掏掉了一大塊,明明是相愛的兩個人為什麼不能走在一起?為什麼你的堅持比愛情重要?為什麼我們的愛情不能帶我們一起跨越重重的阻礙,成為後來的遺憾?

年輕的時候談情,有人把自己放在太前端,有人把對方擺放在最重要,好像只要「夠愛了」就能夠獲得前進的動力,就能風雨無阻地走向未來;年輕的時候說愛,有些時候抓得太緊,有些時候放得太鬆,便經常性地讓彼此走不在一塊,愛說多了變得不真實,抱歉說多了也就變成「不懂得愛」,最後可能連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愛上了一個人,還是愛上愛情裡的不確定性?

Read More →

我總是覺得那些「談情說愛」的校園愛情故事,離我的青春好遠;我總是想不起來,我的青春到底有哪一個瞬間對誰有過那種可以留到未來人生的悸動!然後帶著任何一種悵然離開電影院或是按下電視的開關,好像「沒有過愛情」的青春,都不足以被提起一樣?更慘的是,我的青春也許連「目標」都沒有過,只能憑藉著「青春才有的熱情」做了很多沒有意義或是自以為有意義的事,就算是「虛度光陰」也算是青春的一種樣貌吧!

即使進入中年了,我仍然像我青春一樣,總不喜歡跟風或是隨潮流去聽別人聽的音樂、看別人看的電影、讀別人讀的書⋯⋯《二十五,二十一》正在話題上的時候,我沒有跟著追,深怕又是那種別一起追的女孩的記憶,或是「叫劉德華唱給妳聽」那樣的喜歡一個女孩⋯⋯直到熱潮過後跟著姊姊斷續看了一點後,才又重頭追。

Read More →

如果要回推看「實境秀」節目,其實應該是早在上世紀的日本綜藝吧?從小被台灣綜藝節目養大的我,過了一個年紀後就不愛充斥難笑的玩笑和過多設定好的,你就是知道它在哪裡會埋個笑點和來個音效的節目內容;那些像是兒時看的《百戰百勝》這種遊戲競技類節目,我更是沒有耐心(現在則是全民星運動會這種,我比較想出門運動XD)

在韓劇大舉占去台灣播出時間時,常常聽到同一個配音但不同主角的劇集讓我好長時間完全不想跟潮流看韓劇,而大部分人趨之若鶩看的實境秀我也不太愛看。姊姊總是說我:「不喜歡嘗試新的東西!」其實也不是,大部分的時候都是覺得太多東西「太不生活化」「刻意設定」「只是想告訴你那個東西很厲害」⋯⋯我就自動避開了。

Read More →

前情:這應該是我第二次寫韓劇,前有稍微提過《夫妻的世界》和《魷魚遊戲》以及看過N次但整合不出來的《鬼怪》(總有一天寫出來。)關於韓劇,早年那些千篇一律的愛情故事:高富帥、千金女配窮小子、穿越來穿越去⋯⋯我幾乎都沒有看過,拜OTT平台所賜,我不用在電視上看女主角都是奇奇怪怪的國語配音或是穿插太多廣告的韓劇(每次換檔我如果不專心看,都會覺得上一齣主角怎麼又跑到這一齣~~)

《我親愛的朋友們》說的是一群朋友的老後,從婚姻到子女,從友情到親情,把人生的五味雜陳全都攪拌在一起,以多數女性回看青春年少到老年,女性與社會、家庭、自己的關係。這部影集的寫實度,上了年紀的老年人看了應該多有感觸,而剛好跨進中年的我,看著則是常常不由自主的想:怎麼可以把媽媽討人厭的樣子演得那樣生動,像在看自己的媽媽一樣,有時還從為人子女的主角精準又犀利的頂狀中從發現:「跟母親這樣吵鬧其實也挺親暱的」而笑了出來。

Read More →

說穿了,《魷魚遊戲》就是災難電影中人性中邪惡和光明集大成的電視劇,差別就在於這場災難中沒有「富有的人」,也就沒有那種:富有的人終於明白「不是有錢就有鬼能幫你推磨」的戲碼!更沒有那種:人性總是可以戰勝利誘選擇往正義那方站去的橋段。

有的多半是富人的視角,看著手上的籌碼要走到哪一個關卡?操弄著「沒有錢」的人性,揣想著所有「窮酸」的極致,表現著旁觀他人的窮苦,代替他們向世界呼喊著「有錢,人生就可以改變」,再將所有能夠彰顯但卻了無新意的人性在遊戲裡展現,以為這樣就能完整這個為了搶奪生存權的遊戲。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