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天宮,心誠則靈!

金鐘之前,在EMAIL郵件裡收到Linda的來信,『有金鐘的票,去不去?』我在電腦前,用力的點頭,大聲的叫好,當然要去,怎能錯過呢?11/4,台北夜飄著雨,我討厭這樣的細雨,心想,明晚(11/5)會不會也飄著雨啊?那星光大道怎麼辦?不管了,我往行天宮走去,說過要為《孽子》拜拜的。說真的,六年級生的我,平日拜拜都是媽媽帶著去,準備供品、水果等等的東西,而這一次,我什麼也沒帶,背著《孽子》的書包,走進行天宮。

行天宮內,或許是因為小雨飄著,當天的人潮不如我先前步入的多,右手邊的服務台,本來要走近請教這樣為《孽子》拜拜,該要有什麼行式?我止步,停在廟門口,觀望著!沒開口問,走到廟中央,看著拿著香拜拜的大人、小孩、老人們,點了三根香,跟著別人走,說真的,真怕沒有特定的儀式,祈福沒祈好。但,心誠則靈,我在心裡喃喃的唸著:『我要《孽子》得獎。』很好笑的願望吧!後來想想,這樣不夠,於是一個一個唸:『寶哥得到最佳編劇、曹導得到最佳導演,《孽子》得到所有的獎項。』(貪心嗎?有一點,但每個獎項都值得讓《孽子》獲得!)後來拿出《孽子》劇本第一集,雙手合十,將它緊緊的合在手掌裡,『神啊!請讓寶哥的《孽子》拿到最佳編劇吧!』(廟裡的氛圍,一切莊嚴!雖然我看起來有點呆呆的!)

離開前,我閉上雙眼,再默唸了一次:『我要《孽子》得獎。』張開眼:『所有的獎項。』小聲說:我還要《孽子》劇本順利上市!

※背著《孽子》書包去金鐘

11/5 晚上六點整一過,我站在光復南路上的麥當勞門口等一起參加頒獎典禮的其他三人,Linda、貝兒、佳盈。左右張望了一下,才發現人還滿多的呢!心想,除了《孽子》之外,不知道其他的人是為何而來。(哈)六點十分,Linda出現了,一身的行頭,讓我誤以為是跟哪個入圍者站在一起,Linda還說:『這妝是在飛機上畫的呢!』我驚奇的看著她,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Linda剛從南台灣的高雄趕赴金鐘盛宴。)我看看自己一身的打扮,嘿嘿!還好我的墨鏡拿掉了,否則別人會說我是Linda的隨身保全。(哈)六點十五分,第一次見到貝兒,感覺上像是認識了很久一樣,胡亂的哈拉起來。此時,Linda開始急躁,因為佳盈還沒出場,手機又沒開,我也隨著Linda開始拉長著頸看,就在貝兒決定先去買瓶水的時候,佳盈才匆匆趕到。(貝兒,我後悔沒買水,喉嚨喊痛著。呃~~買水,還不如買喉糖!痛!)

題外話:台北的天氣是怎樣?一下冷一下熱的,我以為冷,穿著黑毛衣搭著卡其褲,外加一件襯衫式的黑外套,熱死人了!拍手很不方便。在場內一激動起來,熱到爆!

一進場內,三十排之後的中間地帶,被慈濟的師姑和師兄給占滿,清一色藏青服裝,雖然暗色系,但卻很刺眼,而且像小朋友一樣一個接一個的入座。我們四個人找好位置坐定位後,開始聊起內心的緊張和期待,手裡翻著大會發給的橘色金鐘系列書,光是看到秦楊和苗可麗頒最佳導演,我就傻眼!四個人放肆的狂聊《孽子》,前方的大螢幕播著星光大道的景況,我也不斷的看著現場,找著《孽子》演員,還有編導等人,人陸續的入場,還有世新一大票學生,眼尖的我,先是看著大螢幕上王玨王叔的身影,大叫著。後來發現有人做了《孽子》的大海報,想必也是《孽子》的加油團吧!很想問他們,我們要不要坐一起?

我們一時心動,想換位置到三十排前的空位還一堆,於是,我們向前進攻。在我們還沒換座位前,狂聊《孽子》的時候,前面坐了幾個《孽子》的親友團,本來要跟他們一起坐,不過後來被拆散了!他們聽了我們聊了很久的《孽子》,才跟我們說:『我們也是《孽子》的人!』會場裡椅子接著椅著的空位太小,進進出出的時候,根本就是跟別人擠在一塊兒,我們往前進攻的位置都是對號座位,坐下沒多久,就發現身後副導和一大排《孽子》的演員坐在我們身後,小阿青、弟娃、敏爸、趙無常(還有誰啊?我不記得了。)後來,因為是對號座位,很多人都是在晚會開場後才進場,於四我們四人還是回到三十排之後找座位,當時已是許紹洋開始唱歌了!(根本不知道唱什麼!)只是,三十排之後,剩的位置都是零零星星的,只有一個或是兩個相接的座位,我們四個拆成兩派,貝兒跟我、Linda跟佳盈。我和貝兒入座前,前排的兩個人看著我的《孽子》書包,還驚呼了一下,她們也是《孽子》的影迷吧!

※這獎,真是怪啊!

老實說,我心裡的目標只有三個『導演』、『編劇』、『最佳連續劇』,很貪心(雖然沒有拜拜時,那種貪心!)但我覺得這三樣大獎是鐵定是《孽子》的。不過,從一開始在頒攝影、燈光、單元男配角時,心裡那種『配票』的聲音越來越大,覺得有些獎會被分掉。接連四個技術性的獎,除以二,《孽子》拿了兩個,之後的頒獎部分,也都是平均分配的感覺。(雖然《孽子》是大贏家,但配票的意味濃厚啊!)等到導演這個獎項公布時,有點擔心編劇或最佳連續劇有一個會壯烈陣亡。(導演這個獎項為什麼放在那麼前面?應該穿插在中段的部分比較好。)一路擔心之中,所有入圍的、得獎的,都有《孽子》的影子,每每看見有參與《孽子》演出的演員上台時,台下的驚呼聲都會不斷,特別是《孽子》加油團的方向,從看入圍名單開始,就吼得特別大聲!曹導第一次上台時,我興奮的站了起來,那墨鏡就K到前座的觀眾。(真是不好意思呢!)坐下時,我決定把手上的手錶、手鍊給摘下來。手太大有時候還會打到手錶和手鍊。(痛!)

頒獎的中段,我都快睡著了,因為拍手拍得很累,又要盯著螢幕看《孽子》群入圍的人坐在哪裡?倒是佩服那堆見了面要講『感恩』的慈濟師姑和師兄們,從頭到尾,只要大愛有入圍的,他們聲音絕對不小,而且聲勢壯大不輸其它的加油團隊,而且,整齊劃一!(哈哈哈)只是,大愛這次是中了邪還是?居然只得一個戲劇類的獎項(啊!那個還是《孽子》的演員呢!)另一個則是廣告獎,入圍那麼多項,只得兩個。我都說今年的金鐘獎,不是在創記錄的方案,就是配票方案!

頒連續劇最佳女配角時,我居然篤定的說:『SAYA』,果真不出我所料。SAYA得獎時,讓我更擔心起後面屬於《孽子》的獎項!沒想到男主角、男配角還真的四四落馬(人家是雙雙落馬,《孽子》是四四落馬!)真的想都沒想到,各占兩名,居然一個也沒得。更誇張的是編劇,本以為《孽子》沒得,也該給《家》得,後來給了《名揚四海》,老實說,我很愛《名揚四海》,但我覺得《孽子》更該得獎!(後來看了評審不給《孽子》得獎的原因,簡直#$%&!@……無言以對!)我等待著寶哥上台領獎的時刻,沒想到上台時不是因為《孽子》而是因為《名揚四海》,草草的講了幾句話,就下台了!接下來頒的女主角和男主角,說真的,分票的樣子更明顯,《家》得男主角時,我也在猜女主角不可能再是《家》,果真又猜對了一次!(我承認,我故意沒風度,所以這麼說!我還是希望那獎是《孽子》的。)

補充:Linda跟佳盈在部分的獎項頒完後,我和貝兒的前方空出一大排的座位,她們也跟我們坐在一起,四個人,團結力量大,聲音真的很大!但是,最後一排的位置,我們再大聲,也壓不過別人!

※今夜,讓我們FANS到底!

如果要說FANS,我大概是這群人裡,最FANS的吧!特別是對寶哥。只不過,今鐘當晚,我看大家都成了十足的FANS了。從每個入圍名單公布開始到得獎尖叫聲就不斷,於是,撐到最後!一開始,曹導上台時,我還真不太敢喊,後來有一個操著不知道那個省口音的男子大喊:『曹瑞原,好樣的。』我就覺得那阿伯太神勇了,我也要喊!後來,連原先坐在我們前面那一群親友團,也開嗓了!(後來,結束時,我們才知道跟那群親友團坐在一起的,是曹導的媽媽、姊姊,她們說:『你們真是很好的《孽子》加油團啊!從頭喊到尾,謝謝你們!』我這才發現,原來前面那排慈濟的師姑們為什麼老轉頭看著我。聲音真的很大,呵~~~差點要拿擴音器去咧!)

曹導第一次上台,本來跟Linda分在兩頭的我,雙雙的興奮站起來高呼,我在這頭,Linda在另一頭。後來頒其他的獎項,我們的手已經拍到發腫,只能趁著中段兒童類或娛樂類的時間休息,中途我還因為太緊張,跑了廁所。等到寶哥因為《名揚四海》上台時,我管不了是不是《孽子》了,就先喊:『寶哥,你好棒!』,當場冷場(>__<|||),因為音樂剛好出來沒人聽見我們大喊。等寶哥講話時,我們又喊,還是沒人理我們。(真是冷到不行!)

在頒完『編劇』這個獎項時,佳盈沈默了很長的時間!等到『最佳女主角』柯姊上台,佳盈叫得最賣力,似乎要把之前『編劇』沒得獎的鬱悶給全喊出來,一直大叫著『阿母,妳好讚!』,(當時,我們根本打算爬上椅子學弟娃站起來叫:『阿母!阿母!』。)最後,重頭戲來了,『最佳連續劇獎』。原本我打算在頒編劇獎《孽子》得獎時,我就要大喊:『公視,請給我《孽子》劇本!』結果『編劇』這一項沒拿到,沒機會講,等到『最佳連續劇獎』,我不管了,田麗還沒拆開名單,我就先開始大喊『孽子!孽子!孽子!』然後坐在副導後面那群孽子FANS,也加入!(同事說,電視機前還能夠分得清楚哪一個是我的聲音。不,不會吧!-__-""")『孽子!孽子!孽子!……』(你們在電視機前,有沒有跟著我們的節奏喊,那一刻,我根本就是覺得,這個場子,是《孽子》的,還有電視機前,廣大《孽子》群的!)

《孽子》順利拿下最後一個大獎,有那麼個瞬間,我根本就是要把《孽子》書包拿起來甩,這像不像某一場演唱會裡,我們拿著螢光棒大聲喊叫的模樣?

※尾聲

離開國父紀念館時,人群已經沒有像傍晚時那樣多。我喜歡越夜的台北城,喜歡在安靜的氛圍裡,感受這個平時熱鬧喧嘩的城市!在那安靜的片刻,我回想,從電視開始播出《孽子》後的每一幕!『一二、一二』,我們一起往前……

P.S
※曹導,我們優雅不起來!

『我是台灣人,我一直覺得台灣人是很優雅的,不是在四處放火的。』曹導最後在台上說的話。那一刻,我們一直在後面胡吼:『曹瑞原我愛你!』、『曹瑞原,你是最棒的。』、『《孽子》是最棒的。』、『《孽子》我愛你!』。

你們說我們這樣會不會太不優雅了?會不會太張揚了?前面那群『感恩』的師姑們,好像要衝起來K我們了,管他的呢!今晚,我們是《孽子》的FANS,而FANS狂吼一下,有何不可呢?
『曹瑞原,我愛你、《孽子》,我愛你!』(本來以為最後這個獎項,可以看見全場起立鼓掌。有些小失望!)

『最後,我要感謝,上帝!』

給曹導:
你知道我看到你舉起手上的金鐘向天時,我有什麼感覺嗎?(呵)日前看了FACE OFF的重播(不是『霹靂火』裡的那個喔!)你就像尼可拉斯凱吉迎著風走在機場跑道上,風揚起外衣,然後一臉自信。帥、酷、有個性!(很想給您一個擁抱!)

※後記

我並不喜歡東森所主辦的金鐘,打歌的打歌、打片的打片、打書的打書、打電視劇的打電視劇!嘿~~什麼跟什麼嘛!真是糟糕的內容。得獎者只能講45秒,主持人和特別來賓居然還有一堆時間可以講到全場發冷!時間應該控制,但45秒的時間,會不會太誇張?而且還有些得獎者是一整組的,第二個還沒講完就幾乎沒聲音了。主辦單位是不是應該更尊重得獎者?

金鐘獎隔天,翻了報紙,看見評審說的『得獎原因』……
編劇這個獎項,評審因為『原著就很精采』,所以沒讓《孽子》得獎!我只想送給評審一句話:『不夠用心!』原著和改編之間的差異,是不能以『原著就很精采』的理由,而不給獎吧!那一句『天雷勾動地火』要用多少篇幅去舖排?那一段趙英和李青之戀,延伸到二○○三《傷心的歌》的MV裡,全都是『原著』嗎?不懂。讓人不禁懷疑評審到底有沒有看過《孽子》的電視劇?到底有沒有仔細的去感覺編劇的用心?(講了有些火氣,請見諒!)也或許是因為我是《孽子》的FANS,所以這麼說,只是我更認為評審對自己的專業不夠尊重!就像S.H.E在金曲獎獲得《最佳重唱組合獎》的理由:『全方位的表現。』讓人錯愕!

我猜想,如果我們有個『最佳改編劇本』,《孽子》還是會因為『改編過多』而被捨棄!(除了無言還是無言啊!)

評審們,加油吧!希望不要再有這樣令人錯愕的理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