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如果你現在心智軟弱,不要看這部電視劇,找些信任及讓你感到輕鬆自在的朋友陪伴你。)

跟多年前陳國富的《雙瞳》一樣有相同的軸心:連續命案的發生、以「死亡」作為信仰,去呈現人在渴望愛與學習愛之間的痛苦。差別在於《雙瞳》是殺人,而《誰是被害者》是自殺(教唆自殺),但目的都是相仿的,全都繞在「愛/被愛」這件事上。(有意思的是,這麼多年過去了,《雙瞳》這篇文章,還是一直被搜尋閱讀著,應該要來個經典數位上映才是。)

《誰是被害者》在NETFLIX上映時,身邊的朋友多少都跟著追,我因為當時還有其他線上影音的月費還在支付,就遲遲沒有把它找來看。一直到金鐘獎入圍公布時,才把它找來看(我有一種「要把入圍名單裡的片看完」的病)之後才又買來它的分集劇本讀。

Read More →

10900033_1541055729469906_5083867870724227842_o

看完《念念》,心裡哼唱著的歌,不是劉若英所演唱的主題曲,而是《心動》。

有多久沒見你 以為你在哪裡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遠的距離 以為聞不到你氣息
誰知道你背影這麼長 回頭就看到你

想起的是剛分別的那個人,也是想起許多分別的記憶。每個人對離別的感受、表現不同。也許是默默安靜的、極度悲傷,狂躁的、以某一個心裡的目標期許的,或者裝作不在乎的。十多年前看著《心動》時,總遙想著「真正的離別是什麼樣子的?」、「跟一個人從世上徹底的說再見,會是什麼樣的心情?」 Read More →

衝著楊雅喆的《囧男孩》讓我哭得半死,怎麼可以不看這部電影!

記得十二歲到十八歲這段期間,校園總是不時討論著關於女子中學的學生,把頭髮理光的事。那是1991年到1997年,人生最大的期許,理顆光頭,看學校、父母要拿我怎麼辦。(當然,那幾年並沒有發生過。)

一開始,我真的以為這是一部關於青春、關於愛自己跟自己愛的人,以及關於抗爭的電影。特別令人期待的「抗爭」,校園裡的、社會上的、以及同儕間而形成的限制,該怎麼對抗、抵制、推翻。 Read More →

台灣的城市行銷越來越夯,電影扮演著重要的推手。《一頁台北》裡幾個場景,不時喚起記憶中的台北城,像是誠品、師大夜市、大安森林公園,以及許多小巷小弄,都藏著一些台北的氣味。相較於台北和高雄在電影裡的樣子,拍出來的東西還是略顯不同。在電影裡的高雄,僕實且不修飾,《一頁台北》則是帶點台北看不見的清新,特別是從小小的愛情開始。 Read More →

normal_49b60fe2c014f

沒能趕在上檔的最後一天去看《練.戀.舞》,只得跑二輪來看一下張孝全的新作。二輪畫質差,但還過得去,挑了個下午就去泡在二輪電影院,看兩部七十塊的電影(另一部是劉德華的《游龍戲鳳》)

這是執導紀錄片《跳舞時代》的導演郭珍弟所導的電影(編劇黃世鳴)。《跳舞時代》裡,有一些很迷人的老時光,《練.戀.舞》裡,也摻雜了一些老舊的味道。
Read More →

衝著友人胖胖的推薦,回高雄的時候,跟姊姊一起到電影院看了《沈睡的青春》。說穿了只是想要知道,胖胖誇讚的電影究竟有沒有那麼好看,起碼在《練習曲》之後,再給這些電影一點機會。結果到底有沒有捥救一點點對國片的信心?其實很難說有或是沒有。以前覺得年輕的演員,沒什麼演技,所以很怕看到那種生硬的演出,經過幾年的磨練,這些演員都一點一點在進步,反而突顯編導說故事的不足,也不知道這樣是好還是壞?

單薄,是唯一讓人不喜歡這個故事的原因。就好似早已被無數人罵過的,那些要命的、該死的字卡。套句姊姊的話來說:「編導好像把觀眾當白痴,是沒有字卡就看不懂喔?」(的確,我們身旁的觀眾,連有字卡都看不懂XD)

我其實滿喜歡這部電影的整個色調和畫面,說美倒也不是,而是那種蘊藏在畫面裡的東西。嗯,是詩意,比起整部電影其他的部分,畫面是詩意了許多,輕輕的、安靜的,沈睡著。只是,在張孝全演陳柏宇和蔡子涵的角色間,我們看見陳柏宇沈睡的青春,也看見蔡子涵在陳柏宇沈睡的夢中裡找到了十年前那個自己戀著的女孩。那青青呢?青青的孤寂、青青的沈睡青春,應該是什麼樣子的?

青青的故事,只有開頭的與父親對話,製造了青青應該孤寂、喜歡獨處的理由,對比著蔡子涵與陳柏宇,瞬間的重量就顯得輕了。而字卡的存在,也更削弱那些應該由故事的進行呈現的重量。我想,「沈睡」的青春,是由很多很多很重的力量,迫使原來應該是要熱情綻放的青春沈沈睡去才對,過於簡單的舖陳,只會讓那樣的青春,變得無病呻吟而已!

當然,電影中的青春還不到無病呻吟的境界,至少還有個蔡子涵和陳柏宇撐著,至少就陳柏宇來說,他的青春,是讓人感受到重量的。但是青青,除了母親的離去,除了酒鬼的父親,我其實覺得,她活得滿愜意的。要真的說她這個角色帶著悲傷,其實也只有淡淡的瞬間而已,或許是她表演的方式,或許是角色一開始的設定,她都顯得太過刻意,刻意的像演的,就是演的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幾次的電影裡,老演員都讓我覺得跟這些新演員搭不上,你真的就會覺得「啊~~我可不可以不要看那些演員『演』戲?」那些本來看起來詩意的、有感覺的片段,一旦落到這些老演員的身上,就會開始真的知道自己在看一部電影,知道它是假的,也就無法像看個故事那樣單純,單純的想要相信,或者單純的想把它放在心裡。
 
回程,我跟胖胖聊到樂生那個場景。很難想像,它是樂生,是要被拆掉的地方,也很難明白像那樣漂亮的地方,怎麼會上演著那些風風雨雨,而不是留作像是《練習曲》裡,大家可以起身去看台灣的其中一地?
 
我想像,青春的沈睡,應該要很有重量,而且要有很大很大的內心糾結才對。如果可以再試著讓自己與劇中的角色置換,如果那些重量,不再是自以為的文字解釋,這樣的沈睡,會遠遠來的更有力道一些。我想,我應該要跟胖胖喊話一下。「好啦~我不把它跟《練習曲》比,反正不是我花錢,看齣電影也不賴XD,是說,有啦,有想要看其他的片子啦!你算是有把我的信心拉回來一點,至少我還期待這些人下一次更讓人深刻的作品!也請你好好的支持國片,有好看的再跟我說!」
 
最後不得不提一下。請大家稟持著聽楊宗緯歌聲的精神,下次字幕還沒跑完請乖乖的坐在位置上,好唄!
 
(嗯,我很喜歡這張照片!來源是《沈睡的青春》部落格。嗯!我不喜歡該死的用部落格當電影網站!)
 
《沈睡的青春》( Keeping Watch )
2007出品/佳映娛樂
導演/編劇:鄭芬芬
演員:張孝全、郭碧婷、劉亮佐、陶傳正、王琄
 
P.S
我的新倉頡死掉,害我得用很難用的舊倉頡。感冒講不了太順的話,連打字都被限制。XD
另外,如果你覺得文章末了有那種很奇怪接不上的感覺,請原諒我隔很多天之後才做的結尾。收得不好就當想不出來該怎麼說好了~~
 
換日線的話:媽呀!妳以為妳說妳再也忍受不住十年的煎熬有感動到我?沒耶!

※行天宮,心誠則靈!

金鐘之前,在EMAIL郵件裡收到Linda的來信,『有金鐘的票,去不去?』我在電腦前,用力的點頭,大聲的叫好,當然要去,怎能錯過呢?11/4,台北夜飄著雨,我討厭這樣的細雨,心想,明晚(11/5)會不會也飄著雨啊?那星光大道怎麼辦?不管了,我往行天宮走去,說過要為《孽子》拜拜的。說真的,六年級生的我,平日拜拜都是媽媽帶著去,準備供品、水果等等的東西,而這一次,我什麼也沒帶,背著《孽子》的書包,走進行天宮。

行天宮內,或許是因為小雨飄著,當天的人潮不如我先前步入的多,右手邊的服務台,本來要走近請教這樣為《孽子》拜拜,該要有什麼行式?我止步,停在廟門口,觀望著!沒開口問,走到廟中央,看著拿著香拜拜的大人、小孩、老人們,點了三根香,跟著別人走,說真的,真怕沒有特定的儀式,祈福沒祈好。但,心誠則靈,我在心裡喃喃的唸著:『我要《孽子》得獎。』很好笑的願望吧!後來想想,這樣不夠,於是一個一個唸:『寶哥得到最佳編劇、曹導得到最佳導演,《孽子》得到所有的獎項。』(貪心嗎?有一點,但每個獎項都值得讓《孽子》獲得!)後來拿出《孽子》劇本第一集,雙手合十,將它緊緊的合在手掌裡,『神啊!請讓寶哥的《孽子》拿到最佳編劇吧!』(廟裡的氛圍,一切莊嚴!雖然我看起來有點呆呆的!)

離開前,我閉上雙眼,再默唸了一次:『我要《孽子》得獎。』張開眼:『所有的獎項。』小聲說:我還要《孽子》劇本順利上市!

※背著《孽子》書包去金鐘

11/5 晚上六點整一過,我站在光復南路上的麥當勞門口等一起參加頒獎典禮的其他三人,Linda、貝兒、佳盈。左右張望了一下,才發現人還滿多的呢!心想,除了《孽子》之外,不知道其他的人是為何而來。(哈)六點十分,Linda出現了,一身的行頭,讓我誤以為是跟哪個入圍者站在一起,Linda還說:『這妝是在飛機上畫的呢!』我驚奇的看著她,這,未免也太神奇了吧!(Linda剛從南台灣的高雄趕赴金鐘盛宴。)我看看自己一身的打扮,嘿嘿!還好我的墨鏡拿掉了,否則別人會說我是Linda的隨身保全。(哈)六點十五分,第一次見到貝兒,感覺上像是認識了很久一樣,胡亂的哈拉起來。此時,Linda開始急躁,因為佳盈還沒出場,手機又沒開,我也隨著Linda開始拉長著頸看,就在貝兒決定先去買瓶水的時候,佳盈才匆匆趕到。(貝兒,我後悔沒買水,喉嚨喊痛著。呃~~買水,還不如買喉糖!痛!)

題外話:台北的天氣是怎樣?一下冷一下熱的,我以為冷,穿著黑毛衣搭著卡其褲,外加一件襯衫式的黑外套,熱死人了!拍手很不方便。在場內一激動起來,熱到爆!

一進場內,三十排之後的中間地帶,被慈濟的師姑和師兄給占滿,清一色藏青服裝,雖然暗色系,但卻很刺眼,而且像小朋友一樣一個接一個的入座。我們四個人找好位置坐定位後,開始聊起內心的緊張和期待,手裡翻著大會發給的橘色金鐘系列書,光是看到秦楊和苗可麗頒最佳導演,我就傻眼!四個人放肆的狂聊《孽子》,前方的大螢幕播著星光大道的景況,我也不斷的看著現場,找著《孽子》演員,還有編導等人,人陸續的入場,還有世新一大票學生,眼尖的我,先是看著大螢幕上王玨王叔的身影,大叫著。後來發現有人做了《孽子》的大海報,想必也是《孽子》的加油團吧!很想問他們,我們要不要坐一起?

我們一時心動,想換位置到三十排前的空位還一堆,於是,我們向前進攻。在我們還沒換座位前,狂聊《孽子》的時候,前面坐了幾個《孽子》的親友團,本來要跟他們一起坐,不過後來被拆散了!他們聽了我們聊了很久的《孽子》,才跟我們說:『我們也是《孽子》的人!』會場裡椅子接著椅著的空位太小,進進出出的時候,根本就是跟別人擠在一塊兒,我們往前進攻的位置都是對號座位,坐下沒多久,就發現身後副導和一大排《孽子》的演員坐在我們身後,小阿青、弟娃、敏爸、趙無常(還有誰啊?我不記得了。)後來,因為是對號座位,很多人都是在晚會開場後才進場,於四我們四人還是回到三十排之後找座位,當時已是許紹洋開始唱歌了!(根本不知道唱什麼!)只是,三十排之後,剩的位置都是零零星星的,只有一個或是兩個相接的座位,我們四個拆成兩派,貝兒跟我、Linda跟佳盈。我和貝兒入座前,前排的兩個人看著我的《孽子》書包,還驚呼了一下,她們也是《孽子》的影迷吧!

※這獎,真是怪啊!

老實說,我心裡的目標只有三個『導演』、『編劇』、『最佳連續劇』,很貪心(雖然沒有拜拜時,那種貪心!)但我覺得這三樣大獎是鐵定是《孽子》的。不過,從一開始在頒攝影、燈光、單元男配角時,心裡那種『配票』的聲音越來越大,覺得有些獎會被分掉。接連四個技術性的獎,除以二,《孽子》拿了兩個,之後的頒獎部分,也都是平均分配的感覺。(雖然《孽子》是大贏家,但配票的意味濃厚啊!)等到導演這個獎項公布時,有點擔心編劇或最佳連續劇有一個會壯烈陣亡。(導演這個獎項為什麼放在那麼前面?應該穿插在中段的部分比較好。)一路擔心之中,所有入圍的、得獎的,都有《孽子》的影子,每每看見有參與《孽子》演出的演員上台時,台下的驚呼聲都會不斷,特別是《孽子》加油團的方向,從看入圍名單開始,就吼得特別大聲!曹導第一次上台時,我興奮的站了起來,那墨鏡就K到前座的觀眾。(真是不好意思呢!)坐下時,我決定把手上的手錶、手鍊給摘下來。手太大有時候還會打到手錶和手鍊。(痛!)

頒獎的中段,我都快睡著了,因為拍手拍得很累,又要盯著螢幕看《孽子》群入圍的人坐在哪裡?倒是佩服那堆見了面要講『感恩』的慈濟師姑和師兄們,從頭到尾,只要大愛有入圍的,他們聲音絕對不小,而且聲勢壯大不輸其它的加油團隊,而且,整齊劃一!(哈哈哈)只是,大愛這次是中了邪還是?居然只得一個戲劇類的獎項(啊!那個還是《孽子》的演員呢!)另一個則是廣告獎,入圍那麼多項,只得兩個。我都說今年的金鐘獎,不是在創記錄的方案,就是配票方案!

頒連續劇最佳女配角時,我居然篤定的說:『SAYA』,果真不出我所料。SAYA得獎時,讓我更擔心起後面屬於《孽子》的獎項!沒想到男主角、男配角還真的四四落馬(人家是雙雙落馬,《孽子》是四四落馬!)真的想都沒想到,各占兩名,居然一個也沒得。更誇張的是編劇,本以為《孽子》沒得,也該給《家》得,後來給了《名揚四海》,老實說,我很愛《名揚四海》,但我覺得《孽子》更該得獎!(後來看了評審不給《孽子》得獎的原因,簡直#$%&!@……無言以對!)我等待著寶哥上台領獎的時刻,沒想到上台時不是因為《孽子》而是因為《名揚四海》,草草的講了幾句話,就下台了!接下來頒的女主角和男主角,說真的,分票的樣子更明顯,《家》得男主角時,我也在猜女主角不可能再是《家》,果真又猜對了一次!(我承認,我故意沒風度,所以這麼說!我還是希望那獎是《孽子》的。)

補充:Linda跟佳盈在部分的獎項頒完後,我和貝兒的前方空出一大排的座位,她們也跟我們坐在一起,四個人,團結力量大,聲音真的很大!但是,最後一排的位置,我們再大聲,也壓不過別人!

※今夜,讓我們FANS到底!

如果要說FANS,我大概是這群人裡,最FANS的吧!特別是對寶哥。只不過,今鐘當晚,我看大家都成了十足的FANS了。從每個入圍名單公布開始到得獎尖叫聲就不斷,於是,撐到最後!一開始,曹導上台時,我還真不太敢喊,後來有一個操著不知道那個省口音的男子大喊:『曹瑞原,好樣的。』我就覺得那阿伯太神勇了,我也要喊!後來,連原先坐在我們前面那一群親友團,也開嗓了!(後來,結束時,我們才知道跟那群親友團坐在一起的,是曹導的媽媽、姊姊,她們說:『你們真是很好的《孽子》加油團啊!從頭喊到尾,謝謝你們!』我這才發現,原來前面那排慈濟的師姑們為什麼老轉頭看著我。聲音真的很大,呵~~~差點要拿擴音器去咧!)

曹導第一次上台,本來跟Linda分在兩頭的我,雙雙的興奮站起來高呼,我在這頭,Linda在另一頭。後來頒其他的獎項,我們的手已經拍到發腫,只能趁著中段兒童類或娛樂類的時間休息,中途我還因為太緊張,跑了廁所。等到寶哥因為《名揚四海》上台時,我管不了是不是《孽子》了,就先喊:『寶哥,你好棒!』,當場冷場(>__<|||),因為音樂剛好出來沒人聽見我們大喊。等寶哥講話時,我們又喊,還是沒人理我們。(真是冷到不行!)

在頒完『編劇』這個獎項時,佳盈沈默了很長的時間!等到『最佳女主角』柯姊上台,佳盈叫得最賣力,似乎要把之前『編劇』沒得獎的鬱悶給全喊出來,一直大叫著『阿母,妳好讚!』,(當時,我們根本打算爬上椅子學弟娃站起來叫:『阿母!阿母!』。)最後,重頭戲來了,『最佳連續劇獎』。原本我打算在頒編劇獎《孽子》得獎時,我就要大喊:『公視,請給我《孽子》劇本!』結果『編劇』這一項沒拿到,沒機會講,等到『最佳連續劇獎』,我不管了,田麗還沒拆開名單,我就先開始大喊『孽子!孽子!孽子!』然後坐在副導後面那群孽子FANS,也加入!(同事說,電視機前還能夠分得清楚哪一個是我的聲音。不,不會吧!-__-""")『孽子!孽子!孽子!……』(你們在電視機前,有沒有跟著我們的節奏喊,那一刻,我根本就是覺得,這個場子,是《孽子》的,還有電視機前,廣大《孽子》群的!)

《孽子》順利拿下最後一個大獎,有那麼個瞬間,我根本就是要把《孽子》書包拿起來甩,這像不像某一場演唱會裡,我們拿著螢光棒大聲喊叫的模樣?

※尾聲

離開國父紀念館時,人群已經沒有像傍晚時那樣多。我喜歡越夜的台北城,喜歡在安靜的氛圍裡,感受這個平時熱鬧喧嘩的城市!在那安靜的片刻,我回想,從電視開始播出《孽子》後的每一幕!『一二、一二』,我們一起往前……

P.S
※曹導,我們優雅不起來!

『我是台灣人,我一直覺得台灣人是很優雅的,不是在四處放火的。』曹導最後在台上說的話。那一刻,我們一直在後面胡吼:『曹瑞原我愛你!』、『曹瑞原,你是最棒的。』、『《孽子》是最棒的。』、『《孽子》我愛你!』。

你們說我們這樣會不會太不優雅了?會不會太張揚了?前面那群『感恩』的師姑們,好像要衝起來K我們了,管他的呢!今晚,我們是《孽子》的FANS,而FANS狂吼一下,有何不可呢?
『曹瑞原,我愛你、《孽子》,我愛你!』(本來以為最後這個獎項,可以看見全場起立鼓掌。有些小失望!)

『最後,我要感謝,上帝!』

給曹導:
你知道我看到你舉起手上的金鐘向天時,我有什麼感覺嗎?(呵)日前看了FACE OFF的重播(不是『霹靂火』裡的那個喔!)你就像尼可拉斯凱吉迎著風走在機場跑道上,風揚起外衣,然後一臉自信。帥、酷、有個性!(很想給您一個擁抱!)

※後記

我並不喜歡東森所主辦的金鐘,打歌的打歌、打片的打片、打書的打書、打電視劇的打電視劇!嘿~~什麼跟什麼嘛!真是糟糕的內容。得獎者只能講45秒,主持人和特別來賓居然還有一堆時間可以講到全場發冷!時間應該控制,但45秒的時間,會不會太誇張?而且還有些得獎者是一整組的,第二個還沒講完就幾乎沒聲音了。主辦單位是不是應該更尊重得獎者?

金鐘獎隔天,翻了報紙,看見評審說的『得獎原因』……
編劇這個獎項,評審因為『原著就很精采』,所以沒讓《孽子》得獎!我只想送給評審一句話:『不夠用心!』原著和改編之間的差異,是不能以『原著就很精采』的理由,而不給獎吧!那一句『天雷勾動地火』要用多少篇幅去舖排?那一段趙英和李青之戀,延伸到二○○三《傷心的歌》的MV裡,全都是『原著』嗎?不懂。讓人不禁懷疑評審到底有沒有看過《孽子》的電視劇?到底有沒有仔細的去感覺編劇的用心?(講了有些火氣,請見諒!)也或許是因為我是《孽子》的FANS,所以這麼說,只是我更認為評審對自己的專業不夠尊重!就像S.H.E在金曲獎獲得《最佳重唱組合獎》的理由:『全方位的表現。』讓人錯愕!

我猜想,如果我們有個『最佳改編劇本』,《孽子》還是會因為『改編過多』而被捨棄!(除了無言還是無言啊!)

評審們,加油吧!希望不要再有這樣令人錯愕的理由!

其實,我一開始很討厭阿鳳,
從他身上的那一片刺青,到身上火紅的衣,
就是看不順眼。
還有他那狂傲的態度!

直到後來,
我有一度的認為,馬志翔真的愛上庹宗華,
那種感覺,從阿鳳的眼中滲出,
我才發現那雙眼神透露出的訊息。

『我喜歡他,他喜歡我』
當阿鳳說出這句話時,我是用很驚喜的表情看著他,
原來,他也會這樣說啊!
總是有那麼一點感覺,像是龍子自己一廂情願的心情,
而在阿鳳的雙眼中,還是承載著許多的喜歡,
就連站在龍子母親及副官前,他仍舊是那一股狂傲,
因為『我喜歡他,他喜歡我』。

當他的眼,落下淚的時候,
似乎也看見他的軟弱、他的害怕,
龍子的母親說:『離開他吧!』
那一雙手,握著阿鳳,像是一種請求,
不知道阿鳳是怎麼想的,
但是,我的腦中,卻閃過梁靜茹的新歌《為我好》,
還有那一段在MV裡的對白,
『到底是為你好,還是為我好啊?』
於是,龍子的那一句狂吼:『把我的心還給我!』也輕輕浮現耳邊。

龍子的愛,是一種灼熱的,會將人燒傷的,
那樣的不顧一切,那樣的挺起胸膛,
我深知那份愛給人的壓迫,
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那樣的追求幸福的愛情,
在內心深處的那份占有,卻是讓人無法喘息。

我想,最讓人難過的畫面,
應該不是龍子與阿鳳之間,
而是那一幕,母親握住阿鳳雙手時的懇切,
還有副官拿出錢塞給龍子的畫面。
愛情之於人類,是一種必須,
而親情之於人類,就是一種不能失去的存在!

『他喜歡我,我喜歡他』
有的時候,別人不懂,
但也有的時候,不說,別人更不會懂。

希望這世界的愛情,都不需要別人懂,
就只是一個眼神,將它放在心上,就夠!


導演:曹瑞原 編劇:陳世杰、王詞仰(原著:白先勇)
演員:范植偉、金勤、馬志翔、張孝全、楊祐寧、吳懷中、丁強、王玨、柯俊雄
柯淑勤、庹宗華、李昆、金士傑、沈孟生、夏靖庭、張捷、吳擎……

孽子官方網站

我看著那張照片,壓抑的情緒,無法收回。
四個人的照片,一家團圓的畫面,已經無法重演,
就連隔著不到半公尺的距離,連那一面,也見不到!
阿青的爸爸在簾外說著:麗霞,讓我進去看看你。
阿青的丫母在簾內喊著:你走啦!我這輩子沒有臉見你!
然後,父親的背影,再拉回那張照片, 眼淚就這麼止不住的流下來!
我不知道那一刻阿青心裡想的是什麼,
而我想的,是那張一家四口的照片,加上小敏說的:『你會不會想家!』

小敏高大的身材裡,隱著一顆很細小的心,他以為這輩子就跟著張哥了!
揉揉眼睛,腦中想著送便當到辦公室去給張哥的畫面,
沒有微笑,沒有感謝!換來的責斥,讓小敏的細心,成為一種錯誤。

老鼠的細心,是從來沒想過的,
我腦海裡,直呼著:哇拷!不會連食物都要偷吧!
當他靜靜的塞給阿青時,我才從那個眼神中,看到老鼠的心細,
以及被放在心上的感覺!

師傅說:有困難為什麼不找師傅。
八百塊的大鈔,塞往手中,那樣無助的心情,
僅在一瞬間就被了解。

阿青的哭聲,每次都讓人心碎!
阿母的悲淒,讓人不禁落淚!
父親的背影,有著無限的失落!
小敏的身軀,藏著讓人心疼的不捨!
老鼠的舉動,為心裡帶來一道暖意!
師傅的雙手,是最想望的支柱!

若問怎麼沒提到小玉,
我真想問,你那甩開老周那隻手的動作,
是看什麼學的啊!
真是『讚!』

你會不會想家?
今天的畫面,確實鮮明的演著,
每個人心裡那份思念,不論思念什麼!


導演:曹瑞原 編劇:陳世杰、王詞仰(原著:白先勇)
演員:范植偉、金勤、馬志翔、張孝全、楊祐寧、吳懷中、丁強、王玨、柯俊雄
柯淑勤、庹宗華、李昆、金士傑、沈孟生、夏靖庭、張捷、吳擎……

孽子官方網站

片頭的開始,父親一路追著李青跑,直到李青消失在巷子的那一頭。看見父親用手擦逝著淚水,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太專注的看著,藉著那雙眼滑落的淚水,在預言之後的眼淚。

兩個老部屬在口沫橫飛裡,描述著當年老長官英勇的事蹟。失落的、寂寞的,搭著廁所裡拍打蚊蟲的聲音,而那聲響,似乎與腦海中那段漫天炮火的過去形成強烈的 對比,當汗水淋漓的衣裳已不再是因為奮征戰而潮溼,湧上心頭的只剩逃離,再也沒有當時的英雄狀志。當他拿著勳章在夜空中晃動,而那一閃光亮,也消失在夜空 中!

『阿母!阿母!』弟娃叫著、喊著,是對母親的思念,是對母愛的呼喊,卻在真正見面那一刻,被母親的閃避,狠狠的,深深的刺向心中。弟娃沒有再提起母親,不是長大,那是一種不願面對被母親拒絕的痛!他將那份情感,寄放在心裡,就像是阿青只肯將淚水拌著水餃吞到心裡,細細咀嚼!企圖讓其他的味覺,掩蓋著心裡的酸楚,卻不知道越是遮掩,卻越難挑離。

很難形容阿青在病房裡那陣呼叫時,我臉上的表情。不知道是他們在哭,還是我在落淚,眼前的畫面就是這樣模糊了!阿青抱著父親,他用最軟弱的心,貼近父親;他依靠著父親的胸膛,流著那份屬於那個年紀的淚水!

父親、母親、阿青、弟娃,這四個人的淚水,應該是不同氣味的,卻在眼淚落下時,才知道這些淚水,都出於同一個源頭!

很喜歡范植偉的聲音,在安靜的氛圍裡,像是一個老朋友,在跟你說一個故事!一個屬於他最內心深處的那個故事。


導演:曹瑞原 編劇:陳世杰、王詞仰(原著:白先勇)
演員:范植偉、金勤、馬志翔、張孝全、楊祐寧、吳懷中、丁強、王玨、柯俊雄
柯淑勤、庹宗華、李昆、金士傑、沈孟生、夏靖庭、張捷、吳擎……

孽子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