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常想念和Q聊天的時候,言語間有著很厚實的語詞、問候,以及對彼此的關心多有層層疊疊對對方的探索,或從交談中發現了對方看見自己沒有看見自己的事。每回與她交談都能感受著「啊!這真的是上了年紀的人才有的溫柔。」怎麼能夠把你心裡的缺、內裡的慌,那麼輕描淡寫轉換成一種「沒關係,慢慢來。」「沒事啊!你這個年紀這樣很正常。」或者有時像從對話中被你啟發了什麼:「啊!你這樣想真好,我也來換個想法。」

Q是年長我三十多歲的忘年之友,她應該不知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感到心慌焦慮時會拿筆寫信給她,寫很長很長很長很長,寫完後情緒過了就擱在那沒寄。有時候人不一定需要真的有人給你什麼回應,但需要透過「對話」「書寫」去釐清自己心裡怎麼都理不順的情緒,但不用每一次都按下送出,因為心裡的那些,多半只有自己清楚。

Read More →

一直覺得「筆者」是一個超級疏離的詞。

內容世代,所有的文字平台都需要無限的文字篇幅來充實自己的網站,好像誰都可以寫專欄,誰只要能上某些平台就算是「自己文字有價值」(其實沒稿費!)是不是因為沒稿費就可以不用太糾結去修飾自己的文字?隨心所欲?反正別人巴望著要你的文字、你的內容,所以你愛怎麼寫就怎麼寫?連用詞都不用自我挑剔一下?

Read More →

這麼說,好像會讓許多希望自己長高一點的人感覺得是種不知足;千萬別跟任何身高高於平均身高的男男女女們說:「你的身高分一點給我。」如果能分,我們應該也很想要把自己太多那部分分給其他人了。

從小,我最常回答的問題是:「你好高喔,你爸媽一定很高吼?」這個問題我應該有回答過五百次以上。(不誇張)好像我的父母是什麼籃球國手都打中鋒那樣,所以我才長得特別高。若以平均標準看,我的父母大概就在他們成長年代裡,算是高䠷的,但不算「很高」的。於是這個答案又無法滿足所有的人,接著會有人問:「那你為什麼長那麼高?」我只好搬出母親說的:「外公好像有一百八。」(到底「為什麼我那麼高」有那麼重要?)

Read More →

我真正進入出版界的第一份工作,應該是我用「寫字」換來的。那年代還沒有什麼部落格、社群網站,剛有網路的時代,還得要會一點程式語言、架站功力,搞個什麼留言板、討論區,再不就是去BBS寫些五四三。(BBS才是至今䇄立不搖的玩意兒,記者都爽爽抄!)

資訊匱乏的年代,訊息不像如今飛快的更新,人與人的連結也不那麼緊密,人群裡總是可以遇上不少動不動就長篇大論的人,每一個人都像是身邊沒幾個可以講話的人,總是緊依著能夠深入對話的人,有時寫著寫著就戰了起來(也有時候寫著寫著就談起了戀愛)。

Read More →

本文無業配,我對這個鍵盤是真愛。羅技如果要送我一個白的或粉的,我會很開心!XDDDDD

我總共買過四個(還是五個)K380的鍵盤。好巧不巧今天出門的時候,因為沒有帶外出用灰色的那個,就把媽媽家連MacBook pro的藍色帶出門,回到住處剛好三個買過的顏色到齊,就來寫這個拖欠很久的推薦文。

我是一個走到哪裡想打字就會很需要鍵盤的人。雖說用iPhone也是可以打出一篇上千字的文章,但絕對沒有帶個鍵盤出門的方便。我買過將近十種的藍牙鍵盤,為的就是在移動的過程中,可以在咖啡館、捷運上、地鐵、飛機上打字,把想法記錄下來。

Read More →

如果可以晚一點出生在千禧年以後,我想我會跟我的父母說:「可不可以不要去上學?在家上網就好?」網路大量的資訊,可以取代很多學習的方式,不是網路世界的人,是無法想像的。雖然不是生在一出生就接觸網路世界的世代,我很慶幸在我十五歲那年,從父親手中接過一台電腦,開啟我注定活在網路世界的未來。

緣起:

大概是從開始接設計案(平面設計、書籍設計、網頁設計),我常會遇到「被找出去談談」的狀態。談什麼?談找我做設計的人「想要做什麼?」只要不是出版社,我們大概要花兩個小時以上,去統整對方究竟要做什麼?希望設計什麼? Read More →

2015-05-05 00.22.07

桌子組好快一年了。有朋友叫我把組桌子的過程寫出來。後來就焦慮到忘記要寫,現在不焦慮時又想起這回事。所以過了一年後,就把它寫一寫好了。 Read More →

2016-03-08-13.56.55-1

每一次跟年輕的孩子在一起,我都會想起自己的小時候。

去警察局跟青少年們一起的課後活動,是一個一起學色鉛筆的同學N問我的,她問我有沒有興趣去陪這些青少年們。我很好奇,就像那個年紀的孩子們一樣,也就答應了。

原本上學期就要去的課,因為去年我的情緒狀況不太好,一直拖到新學期的開始。 Read More →

20130704貓喝貓杯棉布袋-12

自從奇摩有了拍賣後,人人都可以成為一個賣家,只要有網路,沒有商店,也可以把自己想要交易出去的東西放上網路賣,「面交」就成為這樣的交易之下,而產生的物流方式。

有些東西需要面交。像是3C,寄送不保險、需要測試;大型物品如傢俱,賣家如果自己不想搬,也會請買家自己現場取,或請買家叫貨運來收,也算是另一種面交。

剛開始,「面交」似乎是一件省錢的事。一件物品50元,運費也要50元,到底還是覺得不划算,於是有人約在捷運站不出站面交、有人買東西一定要選擇面交,彷彿省了50元,就省了一大筆錢似的。

還有些是因為家裡沒人在,寄回家沒人收,於是寄到公司,後來多出來「超商取貨(付款)」這個選項,好讓沒有人在家的人可以就近到家裡附近的超商取貨。

為什麼「面交」是網路交易的爛選項? Read More →

64535_10201949566442676_1715832120_n

一直到某天心情很不好的時候,第一次踏進政大書城台南店時,我才搞清楚為什麼喜歡逛書店。

讀書,可能不是必然(閱讀是,但不一定是書!)但逛書店勢必是生命裡一件很重要的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