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無業配,我對這個鍵盤是真愛。羅技如果要送我一個白的或粉的,我會很開心!XDDDDD

我總共買過四個(還是五個)K380的鍵盤。好巧不巧今天出門的時候,因為沒有帶外出用灰色的那個,就把媽媽家連MacBook pro的藍色帶出門,回到住處剛好三個買過的顏色到齊,就來寫這個拖欠很久的推薦文。

我是一個走到哪裡想打字就會很需要鍵盤的人。雖說用iPhone也是可以打出一篇上千字的文章,但絕對沒有帶個鍵盤出門的方便。我買過將近十種的藍牙鍵盤,為的就是在移動的過程中,可以在咖啡館、捷運上、地鐵、飛機上打字,把想法記錄下來。

Read More →

如果可以晚一點出生在千禧年以後,我想我會跟我的父母說:「可不可以不要去上學?在家上網就好?」網路大量的資訊,可以取代很多學習的方式,不是網路世界的人,是無法想像的。雖然不是生在一出生就接觸網路世界的世代,我很慶幸在我十五歲那年,從父親手中接過一台電腦,開啟我注定活在網路世界的未來。

緣起:

大概是從開始接設計案(平面設計、書籍設計、網頁設計),我常會遇到「被找出去談談」的狀態。談什麼?談找我做設計的人「想要做什麼?」只要不是出版社,我們大概要花兩個小時以上,去統整對方究竟要做什麼?希望設計什麼? Read More →

2015-05-05 00.22.07

桌子組好快一年了。有朋友叫我把組桌子的過程寫出來。後來就焦慮到忘記要寫,現在不焦慮時又想起這回事。所以過了一年後,就把它寫一寫好了。 Read More →

2016-03-08-13.56.55-1

每一次跟年輕的孩子在一起,我都會想起自己的小時候。

去警察局跟青少年們一起的課後活動,是一個一起學色鉛筆的同學N問我的,她問我有沒有興趣去陪這些青少年們。我很好奇,就像那個年紀的孩子們一樣,也就答應了。

原本上學期就要去的課,因為去年我的情緒狀況不太好,一直拖到新學期的開始。 Read More →

20130704貓喝貓杯棉布袋-12

自從奇摩有了拍賣後,人人都可以成為一個賣家,只要有網路,沒有商店,也可以把自己想要交易出去的東西放上網路賣,「面交」就成為這樣的交易之下,而產生的物流方式。

有些東西需要面交。像是3C,寄送不保險、需要測試;大型物品如傢俱,賣家如果自己不想搬,也會請買家自己現場取,或請買家叫貨運來收,也算是另一種面交。

剛開始,「面交」似乎是一件省錢的事。一件物品50元,運費也要50元,到底還是覺得不划算,於是有人約在捷運站不出站面交、有人買東西一定要選擇面交,彷彿省了50元,就省了一大筆錢似的。

還有些是因為家裡沒人在,寄回家沒人收,於是寄到公司,後來多出來「超商取貨(付款)」這個選項,好讓沒有人在家的人可以就近到家裡附近的超商取貨。

為什麼「面交」是網路交易的爛選項? Read More →

64535_10201949566442676_1715832120_n

一直到某天心情很不好的時候,第一次踏進政大書城台南店時,我才搞清楚為什麼喜歡逛書店。

讀書,可能不是必然(閱讀是,但不一定是書!)但逛書店勢必是生命裡一件很重要的事。 Read More →

IMG_1467

有加入我的粉絲團(我討厭這三個字!)的人都知道,我2012年8月底開始經營袋子副業、2012年底成立工作室成為負責人。可是好像沒有在部落格上好好講過件事除了這篇文章:母親的第二人生-我的,另一個啟程,我們的小書袋,我的,我愛書!。所以只看我的部落格的人(還有人嗎?請留言)大概只會感覺我的部落格已死。而未發現換日線還活躍在另一個網址裡!線。作/Sunline Design

我記得國稅局打電話來想搞清楚我的工作室到底在幹嘛的時候,我是這樣回答的:「我媽媽做我設計的袋子在賣!」 Read More →

冬日傍晚,四點半到日落之前,氣溫是一天內最舒服的時候。有陽的冬日,站在陽光落下的地方,溫暖地曬著,微微流著汗,卻又些微冷著。若是夏日,在這樣的時間裡,肯定需要一杯冷飲解解渴。

習慣在下午五點前離家,騎著母親代步的摩拖車,匆匆地到郵局,寄信、領信、存錢、領錢。每回還未走上五樓的家門,母親便問:「你又買什麼回來?都要吃晚餐了。」我搖晃手上的零食,邊吃邊遞給邊叨唸卻也邊吃下肚的她。 Read More →

因為昨天一個杯子被貓暴衝撞落桌下,少了耳朵,也破杯口,所以找到櫃子裡的這個原先杯子太多被媽媽收起來的杯子。心裡一喜,原來它還在,和它一組的盤子也還在。十年前送我這個禮物的人,不知道還會不會記得,她曾經送過我這個禮物。

「那種假裝和協的交換禮物」對某些人來說,是痛苦的,對我也是。並非不喜歡,而是「不知所措」那種不知道該怎麼辦,特別是要很殘忍的,看著別人抽到你的禮物,拆開它時一點喜悅也沒有,卻要一副好像拿到從天而降的大禮似的,那時我心裡都有一種「可不可以不要玩這種虛偽的遊戲啊!」的吶喊!(抓頭) Read More →

又像貓又像獅子,我中了星空的毒

朋友N,是我回高雄後,給予我很多幫忙的人,比方說,手斷掉的時候,因為跟他約要談事情,也是他載我去看醫生、回家的人。而開發我上台講話、教課的潛能也是他。

這回,我不教課了,而是去上朋友N和朋友C,一起弄出來的課程。有手工皂、藍染、優格製作、押花課,等等有趣的課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