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聽起張雨生很久以前在新加坡木船的現場演出,才想起我可以參加這個matters的社區活動。

在大部分人還沒流行起「斷捨離」這個名詞前,2007年我剛回高雄時幹了一件我此生少數覺得遺憾的事。我的房間太小了,但是興趣太多又特別喜歡蒐集,既然要留在高雄定居了,就應該要清理一個讓自己舒服的空間,於是我著手開始丟掉很多東西。

(但即使未滿三十前就開斷捨離,興趣太多這個性格,依然在我年過四十後還是沒辦法有個極簡的空間。)

我最開始丟棄的是初戀時跟情人以email往返的情書,那些信每封動輒超過一千字,而且都是以十二級字印出來的紙張,厚厚一大疊的情書,就是怕哪一天電腦掛了,這些文字都會不存在,於是我一一列印下來後,又一一用碎紙機至少碎掉了三袋以上的小垃圾袋。(而且每張都彩色列印我有病。)

Read More →

「聽」公共電視的《有話好說》應該是我幾年來的習慣,週一到週四的晚上快十點,我就會打開《有話好說》的youtube頻道,聽一下節目裡討論當天或當時重要的國家大事、社會新聞,或者有時討論著沒有人關心的公共議題,如空汙、環境保護、長照公托公宅等相關政策,若是國際上有什麼重大的事件,也會被拉出來做一集至數集的節目,如:美國大選、香港反送中……等議題。

《有話好說》討論的多半是台灣一般新聞頻道不會花太多時間著墨的議題,比較能夠深入探討問題,以及不會像政論節目一樣,充滿了比較針對性的爭吵。(我也很喜歡「聽」政論節目,不論政治立場為何,我常當綜藝節目聽。其實就是讓環境裡有聲音XD)

Read More →

多久沒有逛唱片行了?應該是我過著隱居的生活,很多店家我都不再去,昨日去認識的朋友店裡坐坐寫寫小說,才發現「啊!真快,我跟很多人都兩三年沒見了!」但說起書店跟唱片行,也不是刻意不去,而是在台北以外的台灣,真要把這種店家當作自家廚房的走踏還真不容易。

上一次逛唱片行也是去台北走走時,把想買的CD留給實體唱片行,去了一趟在西門町的佳佳唱片買了電影《陽光普照》的原聲帶。原先六月北上時本來就要去「沒有新歌的唱片行」買張蘇慧倫的舊專輯,那是初戀女友送給我的第一張CD,也是我年少時不曾花太多錢聽的女歌手的CD。因為行程總是滿得難以調度,等到我想起來要去唱片行時,卻不巧的碰上了公休日,還非常抱歉跟老闆說保留的CD不要了。

這回北上沒有把行程填得太滿,便在行程和行程間安插了空檔,去了「沒有新歌的唱片行」一趟。

Read More →

總是被問著:「你會想要誰來高雄開演唱會?」好像就這麼盼著、念著說:「李宗盛(以下就稱小李好了XD)。」生性怕吵,那些轟轟的音樂聲響,總讓我離演唱會遠遠的,若非特別喜愛的歌手,大概也不願意擠進也讓我全身緊繃的人群裡。2019年接連聽了不算新的歌手林宥嘉、一個人出專輯的青峰,沒想真的又迎來李宗盛第一次在高雄的開唱。

也不是真的從小就對小李的歌有多麼深刻,那些歌在我還哼著小虎隊或是張雨生的童年,也進不到我心裡,有些真是年紀越大聽著越有感覺,也在一個又一個年歲過去,轉換不同的氣味,有著不同的體會和心得,也像聽著一年又一年不斷在生命變化中小李的故事。

Read More →

浙江的K有日傳訊給我,要我去唱片行時告訴他,他要請我代買唱片。我竟想不起來高雄還有哪裡有「專賣」CD的地方!是啊高雄快要沒有那種「街角的書店」外,我還真的已經很少在實體店面買CD了。K問我,那你去哪裡買唱片?「網路啊!」我說。

還是買錄音帶的年紀時,CD的價格是錄音帶的兩倍多一點,錄音帶一百五一捲,那種盜版的「流行金曲」、「發燒排行榜」,有的九十九就買得到。直到在方師傅抽中那台可以互錄的雙卡收錄音機後,我便很少買那些盜版貨,大多都是聽廣播時錄下來,再轉拷成不同長度的錄音帶,放入可以自動翻面的Walkman裡,在上課藏著耳機、放學騎單車掛著頭戴式耳機,在南高雄大街小巷晃盪。

Read More →

李宗盛上一次的〈山丘〉,大概還有太多部分,不是我的心情,畢竟年紀還不到(XDDD),還一直在往上爬,還沒越過山丘,有些歌詞就是聽著聽著,有著小小的共鳴,一些些還摸不著頭緒地觀望、想像。五年過去了。再聽這首〈新寫的舊歌〉,共鳴度更高了。單曲一上架,又在我的iTunes不斷地重複播放著。 Read More →

伴著金曲獎在youtube的首頁上,還有一個連結,大概已經在Facebook上一再的被分享、分享、再分享。我想大多分享的人都有被這首《山丘》的歌詞震到,像是前些年在聽《給自己的歌》那樣。

說聽李宗盛,我大概聽的,以不是他自己唱的為主要。直到縱貫線時《給自己的歌》。 Read More →

123996898622

因為一個很烏龍的事件,謝和弦在自己的部落格上放自己寫的、唱的歌,卻收到中華音樂著作權協會的通知,說他侵權,他的部落格還被無名關了幾天,我才注意到這個歌手,找了他的歌,聽著聽著就聽見這首非聽不可的歌。

謝和弦的聲音,跟他的長像很不像,老覺得聲音和他的照片合不起來。他的聲音有一種現在歌手沒有的,很特別的嗓音。剛開始聽他的歌,一直覺得很好笑,歌詞很幽默,直到聽見這首《請你不通嫌棄我》,才靜靜的聽著他唱的每字每句。因為這首歌,謝和弦真的應該好好聽一下。 Read More →

今天,看見音樂摩人李小克(為什麼要那麼認真的把她的頭銜寫完XD)的這篇《那些關於心碎的歌…》 ,文末的小克留了這麼一段話,她說:【今天換你引用來讓我延伸閱讀】,於是,我便想下班後,要來寫這麼一篇,回應她的文章。至於要不要是「心碎」,我想,就當作是「心底」吧!那些,逝去的情感,放在心底的,不論何時再憶起,總是深刻!

於是,我們就開始吧,讓記憶往下往下再往下,往心的最底層走去。人問:「情人一直在你心上,是什麼感覺?」我說不上來。就是一直在,如同我曾經書寫的那篇《安置我心》 一樣。我不知道怎麼開口回答這個問題,那種感覺就像把一個自己珍貴的寶藏,埋到土裡、丟到海裡去一樣,你知道它們的位置在哪裡,只要記憶存在著,它們就一直存在。但是它們會泛黃、腐蝕,可能會三三兩兩的少東少西,但總是還在著。

A,本來我要選的那選歌,是阿杜的《他一定很愛你》,但是想到因為另一個人的存在,所以得選擇離開,那種滋味與心底的,是不堪及難受的。於是我選了這一首江美琪的《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來取代那樣的難堪。在心底,我始終記得那個夜裡,因為車禍的衝撞,拿起手機最想撥的電話是A的手機,但是A卻不在我身邊。想像著自己已經無法與她像情人般的方式,是一種溫暖的心情、是一種被放在心裡最前面的,那一刻終於明白,親愛的,妳已不會再我身邊!

於是每一次,當我在KTV及不經意的聽見這首歌時,我就會想起那個血流如注的夜,想起那個我深深深深愛戀過的人,就算不知道未來在哪裡,我也要跟她一起走一輩子的人!

江美琪/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

B,能選的歌,相當的多。於是,我挑選了兩首歌,一首分手前我就不斷重複在IPOD裡聽的歌,陳奕迅的《不如這樣》,那時總以為,這首歌其實是在說我與A的戀情,可是聽著聽著,就變成我離開B時,最難過最難過的歌。不論我們分開的原因是什麼。我依舊記得,說好分手的那天,她回到一起的住處,說著:「我會把你當作這輩子比朋友還要好的朋友!」於是我們在雨的午後,走永福橋去公館,去了我一直嚷嚷要吃的拉麵店。

這首《不如這樣》,每次只要吉他一刷,我便會開始蘊釀眼淚的情緒,陳奕迅唱著:「倒不如這樣 我們回到擁抱的現場 證明感情總是善良 殘忍的是 人會成長」與A同在的時候,情感的善良,在最後殘敗的收尾下,曾經深深的警惕自己,不論再怎麼悲傷,再怎麼難過,都不可以傷害曾經相愛的人。與B,我始終不知道最後那碗拉麵,算不算結束的點,因為在我們善良的情感結束後,又製造了許多傷痕、痛苦,以及其他又深又難過的記憶。

陳奕迅/不如這樣

記得B曾寫過一篇文章呼應了那篇《安置我心》;記得在看小克寫吳克群的《牽牽牽手》,想起第一次毫不害怕牽起我的手的B。如果可以,我希望記憶停在那碗拉麵,停在那個當下,往後的彼此傷害都不要有,讓記憶往前,讓彼此成長,讓這段戀情結束的美好且勇敢。可惜的是,我們都不夠勇敢,在逃避自己的傷痛的同時,也非常深的刺傷了對方。

而我最想送給B的歌是陳建年的《想你一切都好》。是自作多情,亦或是虛情假意,不論別人怎麼想,戀人放在心上,戀情在記憶寫下,曾經經歷過的一切,怎麼樣都是深刻的。在未來的日子裡,即使我們不能「牽牽牽手」到老,是不是能夠,一切都好?(A、B一切都好,我也一切都好!)

陳建年/《想你一切都好》

還小的時候,我們總會有些小情小愛的存在。喜歡哪個隔壁班的男生女生,喜歡哪個帥氣的男老師、美麗的女老師,總是有那麼一點點,那麼一點點是在記憶裡,想起會覺得自己非常可愛的情感。如果戀人的愛情,可以留在心底,那麼,可不可以偷偷留著一段,不是愛情的情感。如果說,要提起這樣一段情感,十年總是太長,比起任何一段戀情都還長,不明白哪來的毅力和堅持,就是這樣念著一個人,整整十年。

在來來去去的戀情裡,這樣的情感,在孤單的時候,勇敢了自己的懦弱。我永遠記得第一次聽《心動》這首歌時,那種強烈的感受,無法言喻。那人,好像就住在我身體,一直守護著我。從來就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取代這個人的位置,在《心動》的弦律一起時,替換這個住在心底的人。我曾經想過,會不會是這個人,才是那個最深愛的人,於是就在這個念頭一出的時候,就將他輕輕的,放進記憶裡。

於是,十年的過程,我沒將它延續。就這樣讓時序,停住。而它,也輕輕的陪著我,直到《心動》再起,才會將記憶跌往那些有他的日子裡。我老說,這不是愛情,不是愛情。可又誰能相信,不是愛情的東西,可以那麼長那麼久那麼深的住在心底?如果你要告訴我,你也有這麼一段不是愛情卻深刻的情感。那麼我會願意選擇相信你!

林曉培/心動

(我們聽歌。記憶,就是記憶。人是往前的,我懂,我懂!)

P.S
如果再繼續寫另一篇文章,會不會太動腦袋?
高雄天晴。

換日線的話:其實本來有想要寫《如果這都不算愛》!

開始看「超級星光大道」,是去年回家時,姊姊在看星光二班的比賽,自那天開始,我就開始往回追,將星光二班的比賽從百人初選開始看到正在比賽的階段,瘋狂 的時候,一整個晚上五、六個小時,就定在電腦前,看那些片段。看了星光二班,免不了,當然也要看一下星光一班的比賽,由於之前並沒有電視可看(也沒有時間 看),所以當大家在瘋狂討論星光幫時,我還不知道楊宗緯、林宥嘉、周定緯、潘裕文,最多就是看到一堆網路新聞而已。

老是被姊姊笑是井底之蛙的我,一集一集的,將那些錯過的比賽全部補齊,對這些已經紅透半邊天的人,也算有些概念和印象。漸漸的也開始喜歡上這幾個男聲,特 別是楊宗緯!可能是楊宗緯太愛哭了,所以我對他的印象也深,每次他在唱Goodbye My Love時,我都還會很受不了這個男生怎麼可以那麼愛哭,邊笑他愛哭,又邊被他們的氣氛影響,偶爾還會掉下幾顆眼淚。

楊宗緯在超級星光大道的演唱,一直都讓人沒話說,但我真正開始覺得這人厲害時,是在去年金鐘獎時,他唱的那段組曲,百聽不厭,每一首歌,都讓人浮起一些過 去的畫面。那唱歌的自信,就好像非得要他來唱不行一樣。楊宗緯的感染力是很強的,不論是聲音裡,還是表情上,他總有能力讓人覺得「嘩!這首歌被他起來就是 不一樣!」。

2007金鐘楊宗緯組曲(看一百遍都不會膩)

年初,楊宗緯繼小美盧學叡之後,成為星光一班發行專輯的第二人,我聽了不下五十遍,總覺得少了什麼。歌聲是好聽的,歌也是好聽的,每首歌幾乎也都能夠朗朗 上口了,仍舊少掉了什麼。直到前幾天,看到《對愛渴望》的MV,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原來楊宗緯的歌,不能只用聽的,你還得加上他的表情,不論是甜蜜的情 歌,還是苦到心裡的悲歌,都要配上他的表情,那感覺就整個對味了,即使他不是個超級大帥哥,卻一定要想著他唱歌的表情,整首歌才有了魂~~

《對愛渴望》MV

老有人要比星光一班和二班。我雖是從二班開始看起,但喜歡比較多的仍是一班那些聲音。如果真要比較,其實歌聲都很優秀,但是一班散發出來的感染力非常強。每一首歌,他們都可以唱得好像自己就是原唱一樣,那種能量是二班缺乏的。就像林宥嘉在新年特別節目唱吳宗憲的《小姐,這是我的名片》,完全唱出自己的樣子,你看不到、聽不到吳宗憲的影子,這大概就是一班跟二班最大的不同了吧! 話說回來,楊宗緯經歷了Roger的改造後,從山頂洞人到現在越來越有男人味,也越來越有型,看(聽)他唱歌,確實是一件非常棒的享受啊!

《幸福的風》MV

《讓》MV

P.S 我也非常喜歡潘裕文的《補夢人》。 高雄白天熱,晚上冷! 

換日線的話:三班可以超越一班的精典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