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的K有日傳訊給我,要我去唱片行時告訴他,他要請我代買唱片。我竟想不起來高雄還有哪裡有「專賣」CD的地方!是啊高雄快要沒有那種「街角的書店」外,我還真的已經很少在實體店面買CD了。K問我,那你去哪裡買唱片?「網路啊!」我說。

還是買錄音帶的年紀時,CD的價格是錄音帶的兩倍多一點,錄音帶一百五一捲,那種盜版的「流行金曲」、「發燒排行榜」,有的九十九就買得到。直到在方師傅抽中那台可以互錄的雙卡收錄音機後,我便很少買那些盜版貨,大多都是聽廣播時錄下來,再轉拷成不同長度的錄音帶,放入可以自動翻面的Walkman裡,在上課藏著耳機、放學騎單車掛著頭戴式耳機,在南高雄大街小巷晃盪。

高職同學家住文化中心附近,那兒還有一間飛雅唱片,有時放學早些便跟同學一起去飛雅尋寶。那時已經進入CD時代,家裡環境不好除了飯錢外,母親給的零用必須花在所有在學校的雜費(含醫藥日用品)買不了CD,只得買錄音帶。

那個CD盜版還沒有那麼猖厥、電腦不是人人都有、mp3還沒帶來流行音樂黑暗期前,倒是有不少賣得很差的歌手常有錄音帶出清,一片三十九元,我挑撿著比較喜歡的歌手,或是僅有主打歌喜歡日前沒有買入的錄音帶,將它們一一帶回家轉拷成自己的精選輯。

直到長我兩歲的姊姊開始工作賺錢後,家裡的經濟狀況沒那麼糟,我也存滿錢買下一台Panasonic CD Player,才開始從錄音帶換成CD,此時錄音帶的價格已經超過半張CD,常常會在價錢上游移,決定不了要少吃一餐買CD還是買錄音帶?但買唱片的地方倒是變多了,光南、玫瑰好大一層樓,乃至整棟樓買起其他影視產品,可以一下午全泡在裡頭。

錄音帶和CD交替的時代沒有太長,千禧年那波網路泡沫化前,家用電腦正要開始普及,我們這幫讀資訊管理的學生,抓mp3放在共享的資料夾裡,每到電腦教室就各自share彼此的新歌。很快,聽mp3的機器一再推陳出新,再沒幾年有iPod超酷炫的,在共享資源抓mp3的年代,我幾乎不記得2000~2007年我在台北是去哪裡買流行音樂的CD,應該仍舊是光南、大眾、玫瑰吧?

那幾年不只mp3造成唱片界的惡夢,還有盜版CD的猖厥,熱狗在2006年發行的《Wake Up》的Intro裡提到:「首先,先謝謝大家買了我這張唱片,希望你們是在唱片行買的而不是在夜市」,夜市當時仍然有原先小時候買錄音帶的攤販,但仍然不敵那些99元一張的盜版CD,沒多久夜市就再沒有賣錄音帶、CD的攤子。

同時網路書店有流行音樂的CD可買,我也開始聽起獨立音樂,常逛的「唱片行」應該只剩「誠品音樂館」。2007年底回到高雄以後,除了網路商店和誠品、光南外,曾有一度走入從大路上搬至林南街的飛雅,CD的價格還是沒有辦法與其他連鎖或博客來抗衡,品項也不如當時還是一整層影音商品的光南多。也就好像再也沒有逛過「真正的唱片行」。

去年電影《誰先愛上他的》在金馬拿下最佳電影原創歌曲,隔日我到光南想買這張原聲帶買不到,又轉去也是在高雄剩不幾間的誠品,才把這張CD帶回。大概是過了二十五歲後接觸不太到太流行的音樂,而原先青春年代聽廣播的習慣也淡去,在大量看電影之後,會買的CD也只剩原聲帶,加上電腦光碟機再不是必須,也沒有任何音響可以播放CD,慢慢習慣也被改變,只買線上數位版本。

直至前年(2017年)租了空間當工作室買台CD音響後,將一張專輯從第一首聽到最後一首,不斷重複一整天,每一首歌的結束都知道下一首的前奏,才重溫只能這麼一直重複聽著一張專輯的年少記憶。電腦硬碟裡有一兩萬首mp3,iTunes裡有聽一整天也聽不完的音樂,卻怎麼也取代不了一張CD不斷repeat的陪伴感。

那是聽到CD player沒電還得換電池的青春年少,那還是沒有任何一個人想起身換CD百無聊賴跟戀人膩在一起的午後,更是太喜歡一張專輯捨不得它從音響離開,或者更像一種安眠的睡前音樂,聽著聽著就安靜地睡去!

前幾日看完《Bohemian Rhapsody》便上網找了原聲帶和Queen的另一張專輯,順便將日前也想買下的《A Star Is Born》原聲帶一起帶回。台北的佳佳唱片行找到比博客來便宜的價錢,這才想起:啊!台北還有佳佳啊!下回得去那裡逛逛啊!台北還有唱片行啊!

至於「串流音樂」我只付過幾個月的月費,怎麼都覺得它們不好用。因為有太多2000年前的歌上面沒有、有太多獨立音樂也找不到。還是買CD放進音響聽吧!或是轉成mp3再組成從前那樣專屬自己的歌單,一直在iPhone、mp3 player陪著自己。

2019.03.11寫於facebook

P.S
youtube也成了另一種聽音樂的模式,播著MV當音樂聽!
圖為我尚在的工作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