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久沒有逛唱片行了?應該是我過著隱居的生活,很多店家我都不再去,昨日去認識的朋友店裡坐坐寫寫小說,才發現「啊!真快,我跟很多人都兩三年沒見了!」但說起書店跟唱片行,也不是刻意不去,而是在台北以外的台灣,真要把這種店家當作自家廚房的走踏還真不容易。

上一次逛唱片行也是去台北走走時,把想買的CD留給實體唱片行,去了一趟在西門町的佳佳唱片買了電影《陽光普照》的原聲帶。原先六月北上時本來就要去「沒有新歌的唱片行」買張蘇慧倫的舊專輯,那是初戀女友送給我的第一張CD,也是我年少時不曾花太多錢聽的女歌手的CD。因為行程總是滿得難以調度,等到我想起來要去唱片行時,卻不巧的碰上了公休日,還非常抱歉跟老闆說保留的CD不要了。

這回北上沒有把行程填得太滿,便在行程和行程間安插了空檔,去了「沒有新歌的唱片行」一趟。

「沒有新歌的唱片行」在北捷古亭站四號出口沿星巴克右轉後,在那條非常不起眼會被忽略的第一條巷口的後方,如果沒注意就會走過頭。本來就有在Facebook追蹤它的專頁,大致知道店裡不會有太多新歌,也抱著尋寶和追憶的心情去看看這年頭到底誰還這麼瘋狂弄一個幾乎要被科技給淘汰的店面。

倒是想起前陣子網友寫的文:〈老派類比與新穎數位並存的美麗〉買了這本書《老派科技的逆襲》來看,書裡提起唱片行的逆襲,喚醒我從前在唱片行、書店都可以泡上一下午的記憶,那時只為挑一張CD、一本書,替生活添上各種不同的元素,為思考多增一點撞擊,從文字到樂曲!

「沒有新歌的唱片行」的店面很小,一進門就見著小虎隊《星星的約會》的宣傳海報,老闆坐在他們的前方,我羞怯地問:「老闆可不可以起來讓我拍小虎隊!」他二話不說地起身,讓我拍下那幅我小時候可能會很想要貼在家裡的海報。(當年唱片業真是火熱,這麼大的海報都是錢啊啊!)

我在架上拿起了蔡琴的CD來看,有好些張我都買過,腦裡還能隨曲目簡單哼著我還記得的句子。那張王菲還叫王靖雯的《天空》曾經也從姊姊手中轉轉成為我的收藏再又賣掉,在架上看到時又想將它買回聽上數年!而孫燕姿、陶喆的CD也都躺在我的CD音響、隨聲聽裡陪著我幾年。但在mp3盛行到了有iPod和iPhone面市之後全都被我因為占空間的理由給出售掉,以為此生再不會買入任何一張CD。

一直到近年又買了一台CD音響,又在記憶裡找尋這些歌手一首接著一首播放的節奏,連前奏都還沒下,就可以記起下一首歌會是什麼。倒是沒有想過要把它們全部買回,心裡就想著有些離開自己的東西就不需要再追回了,如果有再重新追憶的,肯定是非常喜愛的那一張專輯。(是一張專輯喔,不是一首歌,這年頭有在聽「整張專輯」的人真的不多了!)

不過角頭那一疊偽裝成黑膠包裝的CD們,我都捨不得賣,巴奈、陳建年、昊恩家家、勇士與稻穗……都還安穩地待在我的書架上。好像應該再把《泥娃娃》拿出來再聽數回!(馬世芳做過回顧

離開「沒有新歌的唱片行」前,是該要挑一張想要的CD走,問了一句:「沒有蘇打綠的舊歌嗎?」老闆說:「都收回去了!」我恍然大悟地想起了什麼似的說了「喔!對吼!」我在一旁瞥見青峰剛上市的新專輯,本來就要買的CD,就在這裡買下了。

當大夥都在寫著哪兒的書店值得推薦,或問著我哪兒買唱片。我都只有一個念頭:說真的,這年頭只要有一個地方能摸到一本書、一張CD,我都覺得珍貴!

有些人認為「你再買折扣書以後就沒有書店(或沒有書)」是一種情緒勒索。但它們都是現在進行式啊!而且快要變成過去式了呢!

只不過我倒是沒有任何一點期待它們還能留存多久,我只想在還有機會摸到它們的時候,買一本書、買一張CD。如果有一天完全消失了,我也不會為此感嘆些什麼!

沒有新歌的唱片行|台北市大安區和平東路一段12巷4號|AM11-PM8(周日公休)02-23680608

圖:
沒有新歌的唱片行,忘了帶相機,iPhone8加Foodie App。相片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