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看完《相愛相親》的時候,我心裡響起的是《心動》的主題曲,以及張艾嘉的那段念白:「如果相識是一種緣分,那分手是不是也是注定的呢?人與人之間的一切,都好像發生的很自然很簡單。可是卻也不盡然……」再回頭去讀看完《念念》的時候,寫下的文章,才發現每回看張艾嘉的電影,同時都會哼起:

有多久沒見你 以為你在哪裡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
有多遠的距離 以為聞不到你氣息
誰知道你背影這麼長 回頭就看到你

彷彿人在年輕時代凝視著「愛」,從《心動》到《念念》,最後到《相愛相親》,見山是山、見山不是山、見山又是山。而愛,亦然。跟《心動》和《念念》比起來,《相愛相親》更像是從青春的心動觸碰的惋惜,到念念的分別與掛念和跨越,是人生往下一個階段的豁達。

《相愛相親》說起來是個再普通不過的故事。甚至有大量的日常對話(場景),濃濃的情感有張艾嘉的樣子,但太過日常的樣貌,又不怎麼像張艾嘉。一路拼拼湊湊的堆疊,到了尾聲〈花房姑娘〉的歌聲裡,姥姥揮一揮手,揮走一輩子的牽掛,整部電影匯聚的情感,在這裡衝到了頂端,看似一種難捨難離,卻又擁有最終放手的豁達。

故事從遷墳開始。究竟是母親的遺願,還是生者的不甘心不放手?到底父親對母親是愛,還是對老家的姥姥才是?那是生者的猜測,還是亡者曾經在心留下的印記?

若聽過黃磊唱著的〈等等等等〉:「有天這女孩碰上城裡的男子 兩人交換了生命的約誓 男子離去時依依不捨的凝視 翠翠說等他一輩子」或者林慧萍唱過的〈驛〉那歌裡長長的對白末了:「水:等你三十年 我先走了 英 留」關於「等待」那無從知曉的情感,是何其令人絕望的愛戀。

可當姥姥翻著男人寄來的信,多給的幾毛錢,要她買件棉襖,那名為愛卻又不是愛的情感、不是空白的等待,還能取得一些些的溫暖,究竟所謂而來?

當姥姥往椅子一站,見著她一輩子模糊的臉,往後一站;等到姥姥收到合成的照片,冒著雨想要風乾模糊臉龐上的臉,卻不經意的擦破了相紙,空白一片就像自己的等待,最後只得輕輕的揮手,讓愛離開。

再回到年輕一代的愛,就顯得勇敢、果斷些。我愛你所以我留下、我愛你所以捨得你離開。但那以愛之名的情感,仍然與之相伴,等時間過去、等人變老、等你再回望的時候,才發現那個夢中的男孩,是身邊唱著〈花房姑娘〉、髮白臉皺的男人。

到底〈海闊天空〉自黃家駒死後,被唱到爛掉了。愛還是老的美妙,阿達的豪情壯志,終究無法窩在愛裡,必須轉身離去,或許哪日薇薇會像《心動》裡那樣,唱著:「有多久沒見你 以為你在哪裡 原來就住在我心底 陪伴著我的呼吸」,又或者多年以後,是阿達再也不嘶吼,對著薇薇唱著這段詞。

或說這部電影是這幾部張艾嘉的電影裡,我認為最極為平淡的。雖然每一次的劇情轉折,都有可能讓淚水噴發。我始終笑著看著電影裡的情感互動。這世上的情感,無非就是拽在手上,或是輕輕放開,海闊天空各自自由。然而只要有愛,情感終究不會是自由的,只能掰開手,看著曾經真的有過的心動,念念不忘著,相愛相親!

《相愛相親》Love Education/2017
導演:張艾嘉 編劇:張艾嘉、游曉穎

演員:張艾嘉、田壯壯、郎月婷、宋寧峰、吳彥姝、譚維維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facebook

P.S
想來,劇中貞節牌坊的設定也有趣。從古代開始,就以這樣的牌坊來定女人的情感。但我想這個設定並沒有要定義是男或女的感情必須只對一人忠貞。也許編劇有這樣的意圖,但我想還是用其他劇情來推翻「忠貞」,反而更著重於人與人之間的情感流動。

Shar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