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介紹著《大佛普拉斯》這部電影時,大多數的人會這樣形容「這是一部描寫社會底層的小人物的故事」,不經意地便將社會層級,或描述者本身,與黑白故事中的主角,做了切割。一上、一下的,毫無微和感,好像這樣的故事離我們特別遙遠似的。

初看《大佛普拉斯》的預告,有導演的黑色幽默,每一支預告都好笑得要命,差一點就要以為它是什麼詼諧風趣、練肖話的電影。故事看到結尾,才知道這是無法以色彩訴說的故事,那美好的卡樂佛(colorful)在屬於「底層」人物的部分只有一台摩托車,其餘皆與這些主角無關。 Read More →

Share
Share

(Facebook.2017.10.17)

從龍江路的巷子轉出南京東路的時候,天還沒黑一半,若是夏日,夕陽還掛在地平線上。五點四十下班時間一到,在關機畫面前,鍵入員工編號。關上電腦和螢幕,離開辦公室的時候,馬路上的車還不太擠。

到建國北路上待轉,一路從建國北路、建國南路往南騎。若是途中沒有要去哪裡,便騎上建國高架,一路到忠孝東路下橋,經過建國花市、大安森林公園直到轉入辛亥路。再經過台大、二殯、辛亥隧道,最後在興隆路待轉,鑽進萬芳醫院對面巷子後,將車停在公寓門前,才到興隆路上覓食。 Read More →

Share
Share

這幾年對港片沒有特別大的興趣,零星的看了幾部,連拿來與《無間道》相提並論的《寒戰》,都沒引起我太大的共鳴。也就沒有特別關心港片到底有什麼新片。直到在電影院看到《追龍》的預告,就決定要看,因為它是雷洛、是雷洛啊!!

小時候總有些時候,會有一種病,看到有哪些小團體簇擁而上的偶像,就會用鄙視的眼神看著那群人,在一旁說:「我才不喜歡呢!」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有一個夜晚,可能是頗焦慮的吧!播著《大佛普拉斯》的原聲帶,竟然就安穩地睡到天明。配樂很好聽,電影還沒上映,那樣聽著像是在聽一張演奏專輯。或許是我特別喜歡bass的聲音,聽到bass低沈,就潛入夢中。

《大佛普拉斯》是一場夢,對於這個故事的角色來說,不知道何時才會清醒的夢。坐在戲院看這部電影,就像《全面啟動》那樣,走進編劇造的夢裡,我們都在旁觀,看著黑白人生的艱難,不知道他們將自己弄醒的開關機制在哪,而當我們離開電影院,一切都像與我們無關那樣。 Read More →

Share
Share

清水嚴趴趴走-3

突然有這麼一天,就上網查林園「清水巖」的資料。在腦海裡這個地方一直在遙遠的記憶,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只記得或許是很小的時候,曾經到達的一個地方。前一次,我爬上這座山時,看著山下的一片平原,天正藍,是送爸爸到祖祠安眠。那天的天空很清澈,可以看得很遠很遠。那時我還沒開始拍照,沒帶相機,但心裡想著,有一天我會到這裡拍一張照,將那時沒留下的畫面留下。 Read More →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