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發現串流平台把一些過年經典一再重播十數年的片子上架,其中不乏看到會背的「賭」系港片,周潤發的背景都不知道看過N百遍。伴隨著「賭」這事,肯定有「詐」這個舉動。不論是賭牌或是魔術表演,幾乎都是抓準人性的小破口,有時讓你感到出神入化,有時又破綻百出的讓人想糾出那些沒有耍好的把戲!

《詐團圓》用了老少配的婚宴來開場,挑明的告訴觀眾這是由Jason(陳昊森飾)和王芸(隋棠飾)母子檔就是以一場又一場的局來維生,但說是騙局,更可說是一次又一次的「角色扮演」。

Read More →

長久以來,台灣電影只要加入「同志」這個題,就容易陷入一種「不能自拔的自憐」裡。總是會在其中輪迴著「∵(因為)是同志,∴(所以)悲傷、黑暗、不快樂、沒有未來、不能面對、無法啟齒……」數不清的負面。(當然也有那種神話的同志烏托邦)。

《命運化妝師》的同志梗,其實在陳庭(隋棠 飾)一出現,就爆了(一直很猶豫要不要寫這個梗。)不知道片子的命名,到底是為了不想破梗,好製造一種驚奇,或是將這個梗視為自然的發生?若是前者,就不足以欣喜,但若是後者,則是讓人樂見一種觀念的轉化,不再強調讓這樣的關係成為故事的軸心。(但如果是要像海報那樣製造一種陰暗、死亡、恐怖的氛圍,那真大可不必。)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