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在讀熊儒賢《我的流行音樂病》回顧了我童年到成年之間的台灣流行音樂的興盛,再在整理二手書準備再一次大清理/斷捨離時拿起了這本《好書:2007→2008不能錯過的好書》來翻閱,想起了2006年中從體制內的職場離開後到隔年年底搬回高雄的這段期間,我獨立書店的人生,徹底打開了我對「書」的想像或期待或依賴。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二十歲以前「就知道自己將來要做什麼」而立定志向?又有多少人在進入職場後就給自己畫了一個目標而朝著它前進?還有多少人像我一樣,一直不知道自己想做什麼?能做什麼?生活日復一日的上班下班領錢花錢省錢⋯⋯

要說「真的想做什麼」?在二十出頭的時候,我對「流行音樂」的喜愛和認識,應該遠遠超過對書的喜愛,沒有想過要跟書為伍,沒有想過有一天會成為做跟書有關的設計,沒有想過想家裡後來會堆滿其實我都沒有看的書。

Read More →

關上大部分太個人/太行銷的書界友人的動態,以及一直不斷地砍著Facebook的廣告後,我就很少看到書界的消息,反正我沒事就會逛一下readmoo和博客來的新書頁面,要知道有什麼新書,也不不是太難的事,加上噗浪和幾個會私下聊天的朋友有時候閒聊也知道一些書市的動態。倒是1111這個被商人炒起來的購物節,終於燒起書市最大的隱憂:折扣越殺越多,不打折,你還買書嗎?

昨晚看到友人松鼠文化的負責人凱俐寫下從電商平台下架的聲明,才知道原來1111的折扣戰火,終於讓人忍不住「又」討論起「折扣」這件事,對「賣書」到底是不是一件好事,對利潤越來越稀薄的書界到底有沒有「益處」,對「推廣閱讀」這件事的幫助到底有多少?

Read More →

每日回到住處,我就開始玩我的手機、上網、打字,姊姊就拿著手機看著還有哪裡沒有去,在各大youtuber和部落客的介紹中尋找可以去的地方。沒有行程意味著自由,其實也包含了所有的不確定性:不確定好不好玩、不確定有不有趣、不確定去了到底要幹嘛。

這天到處亂走的目標是江南,原本要到一個朋友傳來網址在江南的二手書庫,但實在沒有寫完整的位置,用中文在googlemap上不好找,在never和韓巢地圖上又常因為簡中、繁中的譯法不同,也不好找,決定直接略過這個目標,先到廣藏市場吃早餐,再直接前往也是某日看到朋友分享,在江南COEX MALL的星空圖書館。

Read More →

回高雄生活後,有一個工作是書店。老闆看我在小小書房的經驗,便問我願不願意幫他的忙掌管書店?我正想逃離那時像實驗鼠被逼到絕境縮瑟在牆角的窘迫。我說好。

這個書店有租借的服務,有點像漫畫店,但借閱的一般書籍。從文史哲、心靈勵志、理財規劃,一般書店裡應該有什麼書,它就有什麼書。因為會被借閱,也便擔心起書籍的折損率,「包書」這事,也就成為一種新書進店後,重要的儀式。

Read More →

20151104MLD Reading-1

MLD台鋁倉庫打從電影院開幕以來,我已經記不起我去過幾次。

一直很期待電影院旁的書店、生鮮賣場開幕,想看看這個團隊會打造出什麼樣的閱讀氛圍,是不是跟它的電影院一樣走出自己的路。

MLD Reading,仿照誠品的風格,以黑色為主調,再以黃色燈光打向書本,整個文青味中,還加入與誠品比較不同的華麗氣味。 Read More →

記得電影《2001太空漫遊》裡的視訊畫面出現時,我出現了一抹微笑,那是我2010年突然拿2005年在香港買的電影,看沒有半小時,我就不耐的關上了,唯獨留下那個視訊的畫面在腦海裡。

我最喜歡的、關於未來的電影,應該仍是《回到未來三部曲》,或者還有也跟穿越時空的機器有關的《時光機器》。為了塑造未來的景象,天馬行空的去思考科技的演變,會成為什麼樣子?如同那個《時光機器》裡的電子解說員,在地球再一次歷經重新演變之後,仍存留在未來的世界中,都讓我期待某些電影裡的未來,在現實生活中,不斷的被實現。

就好像《關鍵報告》裡那個神奇拉來拉去的畫面,已不再是電影裡的虛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