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個很有自信的人,在我走進接案人生之前,我一直都不算太有自信,但說「沒自信」倒不如說我在人際關係的格格不入,才是讓我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的理由,要一直到我單打獨鬥的接案人生中,我才發現能背上十八般武藝,成為一個別人來問:「阿線,這個你能不能做?」時,大多都能回答:「可以啊!」的人,真的不是太容易的事,那時我才慢慢壯大我與人溝通時的自信(也許看來自傲也說不定。)才能回過頭與那個在職場人際關係碰得頭破血流的自己對話,跟他說:「嘿!你以後成為大人的時候,要想起你現在遇到的事,對那些跟你一樣的孩子溫柔一點!」

我是一個「不太合群」的同事(同學),這點在所有的同溫層、群體裡從來沒有改變過。

Read More →

關於發稿請別人設計的部分這裡有寫了:電子書系列/製作紙本書及電子書的發稿注意事項!

如果你是行銷端發稿做平面設計或banner,這裡也有寫:寫給出版社外發行銷設計案件的工作建議!

每次想要寫這一系列,肯定是我手邊正在進行一些讓我覺得必須寫下來做為日後讓想進入出版這行的新人們的工作指南,以及往後我跟其他人合作時,讓人可參考的建議。

Read More →

說起「排版設計」這個專業,我一半是有人教過,一半則是自學的,不過幾乎不是在學校上課學到的。之前說過我現在所利用來工作糊口的專業,有很大一部分是我上班後學習而來的。因為工作需要,也有很熱於教學的印刷廠業務稍微教我一下,我慢慢摸索出來的。另有一部分是我本身就非喜歡「版面設計」以及對圖像的思考比較敏銳一點,加上選擇職校從電腦最最最基礎的部分學起,對「使用電腦」「認識軟體」打下反應很快的根基,所以「自學」好像不是太困難的事。

最近去朋友家教朋友「設計」「使用軟體」,拿起朋友自己買的illustrator書籍來看,一如既往我看了就頭痛,就像從前上學的時候,每次學校發下來那種厚達5cm的電腦「軟體」書,我都看不懂一樣。(注意是軟體書,程式設計書還好)這也慣壞我上教學課不喜歡寫「講義」這種東西。

Read More →

「要有效率的工作」應該不是我成為自由工作者後才有的能力,而是必須回到我還是個小童工幫著母親一起做成衣的年紀,就有一定的「工作效率」這種思考。倒也不是說「標準作業流程」就是「最有效率」的方法,而是要從標準作業流程再去精簡不必要的時間成本。

千萬不要認為「斤斤計較時間」的人,是個難搞、不好商量的同事,因為「時間」要斤斤計較,要有方法、要腦袋的思維非常清晰,並且對工作流程的細節都非常仔細,才有可能在工作流程中省去自己和其他人的時間!

Read More →

大約五年沒有接過排版的案子,主編祿存是我合作多年的朋友,有回他問我一個排版的問題,聊著聊著他便問我要不要接他主編的書。「好。」我向來有案就接,特別是我最擅長的排版!

接案這麼多年,經手排版的書大概不到十本,多半是圖文書,純文字書大部分的出版社都是直接發排版公司或自己排,加上我在高雄如果用紙本改稿用寄的來回就是一天,時間成本比較高。(是說現在還有多少人不用pdf改稿?)所以本來我最專業跟最擅長的一項才能,很少在我的接案人生成為我的收入來源。(另一部分是我對排版的費用訂得高些,還有一些很不討喜的堅持。比如說我不排沒有校對過或有可能大量更動的稿,浪費時間。)

排版是件非常有趣但看起來單一沒有變動的工作,圖文書還有變化的可能,而純文字書則是可以拿來練習熟悉排版基礎的教材。

Read More →

身為一個在家工作十多年的自由工作者,每次看到那種要求自己在家工作要學會「自律」或是「規律」(紀律)安排時間的說法,就感到被約束和被框架而覺得心的不自由。倒也不是說自由工作者不需要在時間上有所規劃,而是不需要用這種有規範性的詞𢑥來限制在家工作時可自由支配的時間。

「自律」在字面上就是表現出自我限制和自我規範的框框,好像你不做到「自律」這件事,你就完成不了任何事!又好像常有人會在聊天的過程中表示:「欸,我沒辦法像你這樣在家工作,因為我不是一個很自律的人!我一定會一拖再拖……」、「我沒有辦法像你說去睡覺就去睡覺,還能每天有規律的寫文章、做稿和作飯。」

Read More →

C.C是個二十多歲初入社會的大男孩,他有時會拋出讓我回想自己從來沒有思考過的問題。回答他的時候,也像在回答二十多歲的自己。

「喜歡」這個詞在台灣的教育裡有時候是一件不需要存在的想像,也許隨著時代越來越多元、開放,在自我選擇中,「喜歡」才逐漸地成為生命選擇中會被拿出來思考的事!我翻尋自己的記憶,想從自己的工作經歷中找出一項「喜歡的工作」,回答C.C這個問題!

Read More →

寫於Facebook

那是將近二十年前的事了(2000年11月)。我不是文字相關科系畢業,在同齡裡的學歷算普通,是當年還算熱門的科系畢業,但對編輯、企劃一竅不通,大概還是憑藉著對文字的喜愛,有幸空降到雜誌社成為一名編輯。

母親和姊姊一直都不知道我在台北的工作是什麼,直到最近日劇的《大姊當家》播出後,她們才略略從劇情的發展,推敲我的工作內容,以及稍稍明白為什麼我能轉來轉去都在出版這一行,賺不了錢也不會有人覺得了不起的一行,也許還沒向下探到谷底的一行。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