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文片名《은교》的《蘿莉塔:情陷謬思》是金高銀的首部電影,關於電影的譯名,台灣還是有點扭捏作做了,韓文的「은교」是女主角的名字,也是以女主角延伸貫穿整部電影的小說名,台灣不曉得為什麼看到老少戀就非得翻成這樣,若以片名來直譯:銀嬌(維基百科的中譯,也是中國片名譯名)、恩喬(平台中台詞的中譯),會更準確一些,才不會非要跟俄國作家納博可夫的作品《蘿莉塔》連結在一塊。

蒐集韓國影星的作品得從維基百科的連結一部一部爬起。看金高銀的作品不像看金泰梨的作品那樣,正好都在熱頭上(金泰梨的作品我全看完了,金高銀在此《小女子》之前只看過《鬼怪》)兩人的出道作品都是充滿著文學性與情慾的表現,並且都將「慾望」這件事拿捏在內斂不色情的界線,雖說這樣的作品都被規範在限制級、十八禁的範圍裡,但稍稍對文學、藝術感興趣的青年來看,應該是能從中感受到情慾流動在肢體交纏間的或喜或悲,而生出對性有更高層次的想像!

Read More →

改編至閻連科《為人民服務》的電影,在南台灣應該只短暫的撐了一週又幾天後就悄悄的下檔,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即在平台上架。

疫情之中電影票房不好或是沾醬油的上檔一下就下片,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特別是像這種文學改編,又多有政治色彩的電影,不太能吸引一般觀眾也非常正常,但讀過閻連科作品的人,喜愛他那文字中極盡嘲諷任何「不能說的祕密」而時有會心一笑的讀者,應該會喜歡這部場景從中國換成說韓語的《為人民服務》。

Read More →

「時間」是生命裡很奇妙的魔法,常常隨其變化,沖淡著情感、獲得了解答、選擇原諒或者釋放……但時間最常給人帶來的是「遺忘」,那是再也回憶不起來在哪個時間點上,曾經遺漏過什麼樣的細節、對話、眼神、景物……

很意外地《夕霧花園》的美學,打動曾經有很長時間背著相機出門的我。透過畫面想要傳遞誰也沒有說出口的情意,流動在電影裡的造景、拍攝的角度、主角眼裡框出的畫面。有些情感不說,就那樣靜靜地借景,攤在眼前。像是雲林最後與妹妹那一眼的交會,是永別也是一生的遺憾;更像是年輕的雲林,在屋內望向屋外的友朋,深知那個道別會是一生都想尋找到真正的解答。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