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6-19 13.10.03

關西的雨下著, 前一晚太累,起床整理完照片,想起繞著守口走的那幾日,還經過一間沒逛過的超市。看著屋外的雨勢,決定哪裡也不去,打掃、整理一下房子,接下來要迎來姊姊入住,本來一個人的空間,要劃分出兩個人都好休息的位置。

如果要回想前一次我與姊姊長時間二十四小時相處在一起長達十多天,應該要退回我們都還是學生時代的寒暑假了。一想到這裡我所有的焦慮感占滿整個腦子。我能夠一個人隨性而活著輕鬆自在,但加一個人一起生活,還是想到整個人都慌亂起來。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10-6

太晚睡又太早醒來,全身疲累感完全不想動的一直躺在床上。來日本後我就很少有睡不長醒來還想再睡卻睡不著的問題。通常都是醒來可以繼續睡,或者精神很好就起身行動了。

原本預計要去寶塚看原子小金鋼的,一直到十一點都不想離開床上,於是換個行程,去心齋橋。來日本十天還沒真的在大阪中心走跳,剩半天就去吧!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08(EOSM2)-102

醒來的時候,已經睡不著,給朋友傳LINE說:「欸,想吃粽子了。這兒有賣,但一定不道地,你幫我多吃一顆好了。」預計好要去神戶的,也不知道路程多遠,先起床吃早餐好了。才走到小烤箱前想著「出門吃朝食(早餐)吧!」早點出門,應該時間充裕些。這是來日本第一天,八點不到就準備出門了。

到車站附近吃やよい軒的路上,看到不少學生和上班族。平日實在太晚出門,總是覺得這小區的人煙稀少。早起出門果然還是有好處,又看到不同的樣貌。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04-28

整理完照片想睡,躺在床上一陣巨大的聲響,像從樓上又像從門外傳來。有點害怕,不知道會不會有人破門而入的假想。是樓上的,這裡的隔音不算太好,加上我對聲音的敏感,很容易聽見細小的聲音。

例如,一直止不住水的廁所水箱。水箱上擱著太多我的東西,太想睡懶得起來看它究竟為何一直止不了水。在台灣,這事我應該可以簡單的解決,只是我好想睡覺。把廁所門一關,聽到樓上的聲響,等好一陣子才安撫自己入睡。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03(EOSM3)-22

七點多在冷空氣的守口醒來,台灣的朋友還很多在夢中吧。facebook上,已經有醒來的人,發著每日早上醒來的讀文分享。

「睡得好嗎?」姊姊問我。
「睡得好,但睡不長。」將近三點才躺在床上,不到八點就醒來,不知道該說好還是不好。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02(EOSM3)-21

清晨醒來。發現天還沒亮,睡眠又中斷,感覺有點沮喪。被窩很暖、床很舒服,轉個身後又睡著,一直到早上的陽光透進屋來。我沒起床,躺著滑手機、看facebook,姊姊說:「高雄下雨了。」這雨來得及時,台灣整個都要燒焦了吧? Read More →

2016 JAPAN 0601-2

已經不知道第幾個不見天亮的清晨,我醒在還看不到房間東西的躁熱裡。手機不在身邊,睡前沒電正在充著電,新iPhone SE的耗電率,都讓我不禁以為它還是原來那支衰敗的5S。才按下電源鍵,看著與睡前的時間,相隔不到四個鐘頭。我滑開手機看著facebook。

熱。才剛要六月,這樣的熱度,已讓我不知如何度過未來漫長的夏季。還好,我就要出發前往大阪度過一個月。說是流浪、旅行、生活,都好。這是2000年我一個人勇闖北城以來,第一次離家那麼久、那麼遠。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