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JAPAN 0608(EOSM2)-102

醒來的時候,已經睡不著,給朋友傳LINE說:「欸,想吃粽子了。這兒有賣,但一定不道地,你幫我多吃一顆好了。」預計好要去神戶的,也不知道路程多遠,先起床吃早餐好了。才走到小烤箱前想著「出門吃朝食(早餐)吧!」早點出門,應該時間充裕些。這是來日本第一天,八點不到就準備出門了。

到車站附近吃やよい軒的路上,看到不少學生和上班族。平日實在太晚出門,總是覺得這小區的人煙稀少。早起出門果然還是有好處,又看到不同的樣貌。

やよい軒是按機器點餐的,有中文菜單。吃過一次晚餐後,再吃早餐便先按下把白米飯換成十六穀米飯的按鍵,再點下一客460¥的早餐。

2016 JAPAN 0608(EOSM3)-10

早上八點鐘的店裡,吃早飯的都是中年大叔,每個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靜靜地吃著眼前的餐點。我拿出前一天寫好的明信片,一一替它們黏上郵票,待會路過郵筒就能寄出。待餐點端上時,我還是不時的想著:「台灣的時間都去哪兒呢?這些東西在台灣也能自己弄成一桌才是啊~」想起instagram上有個日本網友:toshihiko76。天天作早飯、拍早飯,稍早前他說他那兒下雨,我回了留言說:「大阪也下了一日,希望待會出門是好天氣。」

去神戶從守口必須先搭車到阪急線轉車。前一晚用手機查了幾種方式,決定搭車到京橋的JR線上換車到JR的大阪駅再走一段路換到阪急線上,一路搭車到神戶三宮去。由於太過懶散,搭到的都是普通車,慢慢地將近一個半小時,才從守口抵達神戶。

2016 JAPAN 0608(EOSM3)-23

但也因為搭著慢車,每經過一個地方,看著它們不同的變化。日本還是有大量的高樓,只是高樓間還是有非常多的小矮房。看起來是居住型的大樓,也幾乎都有陽台,很大的那種,不像台灣的陽台小小的,小的只是為了放一台洗衣機或是一台冷氣那樣。

2012年到京都,利用JR PASS到過神戶港,很喜歡這個港口,會讓人想起高雄港口,有想家的感覺。但神戶三宮駅並不靠神戶港,要再走一段路。出站時剛好看見神戶的單車租借系統,本想要租單車騎到港口,卻在研究系統時,被日文完全打敗,幾乎花了快一個鐘頭研究,才發現已經十一點多。本來預訂要吃的Steak Land Kobe牛排就在附近,決定先去吃牛排(不是剛吃完朝食嗎?)

2016 JAPAN 0608(EOSM3)-60

Steak Land Kobe在台灣部落格很有名,本來以為十一點多應該大排長龍,沒想到一個排隊的人也沒有。便隨著前一組入門的客人上樓點餐等餐。前一組客人是一家四口的香港人,而我後一組的客人是兩個說著捲舌音很重的中國人,中港台三地坐在同一個桌面上,滿有趣的組合。

等餐的時間有點久,二樓的幾座鐵板前,只有一位廚師服務,大概等了快半小時才輪到煮好我的。蒜片很好吃、牛排也很好吃,後悔沒有點好一點,但之後還有機會來吃,會點貴一點點的。廚師切牛的刀法俐落,問了我們也聽不懂的幾分熟後,便速速煎完牛排,分到我們的盤內。離開Steak Land Kobe的時候,外面已經大排長龍。以這樣服務的速度,不知道外頭這些人還要等多久。

2016 JAPAN 0608(EOSM2)-27

我沿高架橋下往港口走,路上經過一棟漂亮的建築,在路上拍起來像畫。再走一段遇見中國城,被吸引走了進去。迎面而來紅通通的全家,不知為何中國城就得如此紅吱吱。沒有家的味道,連路邊那些為端午而生的粽子,都引發不了我的興趣。

中國城的街道裡,走動的不是外國觀客,而是大量的日本學生,中學、小學的到處都是,他們手中還拿著旅行的作業,彼此看著彼此紙上的那些我看不懂的字,吃著中國城的食物。他們成群結隊、他們三三兩兩,我穿梭在他們之間,聽著日文介紹著中國城的食物,偶爾聽見不知何地的中文,招著客人。

2016 JAPAN 0608(EOSM2)-31

我什麼也沒買,鑽出中國城時,遇見一間賣中國紀念品的商店。李小龍的服裝和雙截棍讓我停了下來。店內放著中文的流行歌,記不起來是誰唱的。還有那些古代人戴的帽,總讓我想起僵屍片跳跳跳的僵屍,我火速的逃跑往港口去。

下了一天的雨,關西的天氣非常的好,天藍藍的,港邊沒有什麼太高大的建築,一望無際的海洋,像搭渡輪往返旗津的海面上那樣望著。我不斷地按下快門,用手機拍整個港口的全景,發上instagram。我從塔這端走向摩天輪那端。都是shopping mall。

他問我:「去神戶去哪些景點了?」
我說:「哪兒也沒去,就待在港口。」

2016 JAPAN 0608(EOSM2)-67

有些人會誤會你,是個只看有文化、歷史景點的人。我哪兒也沒去,就喜歡這個港。大大的、靜靜的,觀光客再多,也因著那樣的寬闊而不覺得急躁或煩悶;我哪兒也沒去,俗氣地逛著shopping mall,從百元店逛到運動用品,從免稅商店走到平價服飾。我邊逛還邊傳LINE給姊姊,我邊想著我現金不夠了,應該要刷卡才對。

我只在百元店買了幾項小東西,其他什麼也沒買,要湊免稅的門檻10000¥,我有點湊不齊。我肚子餓了。用手機google這個位置能吃什麼?從車站走來的路上,亂走、亂玩花太多時間,一晃眼竟是吃晚餐時間。google給我幾個部落客的文章,都說仙台牛たん(仙台牛舌)好吃。我看著其他的食物幾乎都是洋食(西式餐點)或是放題吃到飽,決定吃這個仙台牛たん。

2016 JAPAN 0608(EOSM2)-97

邊吃仙台牛たん的時候,邊想「媽媽應該來的」,旅程上總會有這個念頭,想著她這一代的人,應該要拋下對於「花錢」的不捨,讓自己出門一回的。哪怕只是五天,短短的,都要出國一次。人不會因為花一次這樣的錢,就窮途潦倒或者需要傾家盪產的。也許無法打開什麼視野,總還是一種完全不同於人生其他時候的體驗。

我哪兒也沒去,我拍著下午的、傍晚的、太陽下山以後的神戶港。我想著高雄。旗後那頭、中洲往前鎮的渡輪看出去的、紅毛港那貨輪經過的,跟神戶港的都不一樣,它們也彼此各自分散在我的腦海中。我拿出相機想要拍下美好的神戶港夜景。

2016 JAPAN 0608(EOSM2)-114

我將相機擺上平穩的位置,等著小光圈釋放著快門;我拿出帶在身邊的《絕歌》出來墊高相機,再換個角度,一張要等上20秒以上的照片,我就這樣拍著好多張。我想不起來我在高雄這樣拍過港邊的景色,我也想不起哪個夜晚,我會在高雄為著這樣一張張照片,可以等待著。

等我走回車站時,中國城的街道空空盪盪了。幾個店家還營業。我傳給H一張粽子的照片,他說:「看起來還不錯喔」這個「喔」的用法讓我想著:「這個人最近講話都有這種語助詞,實在不太像他會說話的方式。」我沒有問。我說:「今天吃太好了,回程中國程也關了,下回遇到再買。」

我搭上特急的車,從神戶往梅田。身旁坐下的男人,看著我拿出《絕歌》這書時,多看我兩眼。我也多看他手機幾眼。他玩的遊戲字太小無法辨識是不是中文的。直到他和同伴準備下車前,說著腔調跟我差不多的中文,我才確定應該跟我一樣是台灣來的。

他們拿著手機用定位看著自己是不是應該要下車了。阪急車上沒有字幕秀出到站是哪裡。必須自己先記好那一站的日文發音。不然搭到特急,過站是要好幾站後才能再搭車返回的。

我從阪急電鐵下車,尋找著JR的車站,要換車回京橋,再從京橋換到京阪電車回守口。我並不知道確切的地點,我只知道在這裡旅行,不需要急急忙忙穿梭在人群裡。有時候找個不會被衝來衝去的人撞到的位置,抬頭看清楚那些指標;有時候待在小角落上滑一下手機,定位自己在地圖上的哪個點,然後找到方向,向前走去。

有時候我們以為有些太難的事,都是別人的經驗。在日本搭車,需要的不是勇敢,而是放慢的速度。慢慢地弄清楚,走錯路再回來重走,也就好了!

2016 JAPAN 0608(EOSM2)-122

2016 JAPAN 0608

20160601~0701相片珍藏集

One Thought on “2016日本關西/神戶

  1. Pingback: 2016日本關西/一個月的自由行的準備與花費 – 文字邊境‧換日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