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JAPAN 0602(EOSM3)-21

清晨醒來。發現天還沒亮,睡眠又中斷,感覺有點沮喪。被窩很暖、床很舒服,轉個身後又睡著,一直到早上的陽光透進屋來。我沒起床,躺著滑手機、看facebook,姊姊說:「高雄下雨了。」這雨來得及時,台灣整個都要燒焦了吧?

睡睡醒醒一直到12點以後,才真正的坐在電腦前,做一個出版社追加的banner。出版社su問我:「日本天氣好嗎?今日台北大陰天。」

守口的天氣非常好,但微冷。起床後把小窗和放洗衣機的後陽台落地窗打開,屋外的冷空氣襲來,我縮著身子坐在電腦前,繼續跟su說話,並把她要的banner做給她。

su問我:「到底要買哪間網卡?」
我說:「我這次買三種不同的公司的。」

我把知道的網卡,一一傳給su。我笑說依照第一天三千字,寫三十天,回台灣可以立即寫一本書了。我特別沒有耐性,像大多部落客把旅行寫成百科似的,雖然它們對我來說非常有幫助,但我想寫不同的遊記,不是條列式的資訊,更不是撿便宜的安排著行程。

su說:「那樣可以吸引廠商。」
我說:「我需要一個經紀人。哈哈。」

我們聊旅程的細節,也聊帶來什麼書準備要讀,一直到雙方不再回應。我才出發開始今天的行程。踏出門後收到姊姊的LINE問:「今天去哪玩?」我說:「現在才要出門。哇哈哈。今天沒有要離開守口。」

2016 JAPAN 0602(EOSM2)-3

守口是我到過日本四次裡,與其他地方最不相同的城市。出發前與房東閒聊時,說起我是高雄人,曾聽朋友說大阪像高雄。房東說:「高雄我去過,守口更像高雄。」守口的不擁擠一點都不像高雄,而我也想不出來有哪個台灣的城市像守口。

到日本四次,住過京都、池袋、東京的杉並區(高円寺駅),杉並區已經算是步調不快、人也不算太擠的地區。守口的步調更慢,來來往往的人潮給人對日本全新的印象,街道上穿梭的單車量,也比其他我到過的日本城市更多。

房東先生稍早傳了幾次訊息給我,一直擔心我沒有順利入住,是否發生問題。我說:「這裡好舒服,一直在睡覺。」也順道的向他道歉,沒有即時的回訊息。守口大概就是這樣的節奏,慢慢的,不用那麼即時的。

2016 JAPAN 0602(EOSM2)-2

沒有換隱形眼鏡,以為涼風底下的陽光並不刺眼,不用戴墨鏡出門。才沒走幾步路,罩著薄牛仔襯衫的身體已經微微出汗。路上人車不多,慢慢地走、慢慢拍照,看著日本街道上的每棟建築,不像台灣總是複製貼上的模樣,每多走一步,都像發現什麼新奇一樣。

這裡沒有太高的樓,遮不了整片天空,這裡也沒有旅行書上寫上幾筆的景點,能看的便是完完全全的日本人的生活。偶爾聽到幾句中文,回頭看看,皆是旅行的人,不知道是不是跟我一樣是碰巧來到這個地方。

房東說:「這裡有種樸素的感覺。最特別是天橋下的各種店舖。很有昭和感覺。你有機會要坐坐京阪缐。車站和乘客都是比地鉄JR悠閒。」

我回應他:「有喔,去京都的時候,就會搭到京阪線囉。我很喜歡看當地人的生活。倒不像一般旅客那樣,只往旅行書上寫的景點去。」

他說:「原來你也是日本通。哈哈。」

2016 JAPAN 0602(EOSM2)-11

也不。旅行總還是會做一點功課,免得浪費時間找路,或者浪費錢在交通工具上。但能像我這樣以「熟悉住處附近環境」的旅客實在少數。時間寶貴,要湊和著用。但如果有機會,確實可以像我這樣把住處附近走一圈,看看不同的建築、逛逛各式各樣為著居民而生的小店,或者經過學校,然後看見這裡的日常。

我沒有目標,想在哪裡轉彎就轉。拜科技所賜,出門標好的地標的googlemap,最終都會帶我回到我要的路上。我沿京阪電車鐵道下方步行,偶爾烏鴉在我頭上鬼叫,一抬頭發現五六隻成群結隊啊!

2016 JAPAN 0602(EOSM3)-34

守口的舊日式木屋不少。這是在關東很少見的。京都也很多,但還沒踏入大阪市中心,也不知道是否有那樣多的木屋。木屋穿插在水泥建築之間,新與舊總讓人想著「如果在台灣,應該是連棟老建築全拆,一次性都更了吧!」

我在小巷看見一間茶店、停在制服的店,小小的溜滑梯也會引起我的注意。即使是小小的、提供給孩子們玩耍的地方,都不會因為它們小,就當作「沒有也沒關係」,就這樣待在路邊的一個轉角,或者只是一個庭院的大小。

2016 JAPAN 0602(EOSM2)-28

經過小學校之前,一個小男孩走著走著,看我拿著相機拍著,本想拍他的背影,怎料他一回頭好奇的看著我。我不會日文,如果會的話,我應該會跟他說上幾句。我不會日文,在郵便局裡看到手塚治蟲的郵票想買,最後來個會說英文的女孩,她的英文還不錯,但我的英文只比日文好一點點,最後請出google翻譯,才知道手塚治蟲的郵票是預售的,而且要郵寄收件。作罷,向年輕女孩買了繪本的郵票。

問她:「有70¥的郵票嗎?我要寄回台灣。」(當然是用英文,簡單的。)
她問:「postcard?」
我答:「yes,postcard.」

她有點抱歉的看著我說:「沒有70¥的郵票,她拿出50和20的郵票。」我搖頭。
她說:「你如果有到京都,那裡會有更多不同的選擇。」
我笑著向她道謝,離開郵便局。

這裡花店很多、髮型設計店也不少,還有兩家生鮮超市,更有些隱藏版的,像是一間手作冰淇淋店。

2016 JAPAN 0602(EOSM2)-39

天氣並不算炙熱,我走進去指著menu上一球冰加甜筒餅乾,再看著冰櫃裡的冰,說了「chocolate」。結完帳有些後悔,對著年紀不算輕的店員(不知道是不是老闆?)說:「change」,他看著我,我指著「Mango」說。他用他的發音再一次的唸了「Mango」,我點點頭,他又指指巧克力口味說:「おいしい」,我說:「ok~chocolate」,最後他挖了一小匙的芒果放在我的巧克力上。

守口有一間百貨。不算大,但感覺有點年紀。人不多,但地下一樓的超商還是每樣看起來都很好吃。我逛著我想逛的樓面,只買了一塊雞肉餅。「冷的」我跟姊姊說。

2016 JAPAN 0602(EOSM3)-40

我離開百貨,想買瓶乳液。日本太乾燥,平日在台灣完全沒有使用任何保濕用品,在這裡迎著乾燥的冷空氣,還是有點不舒服。在路邊的藥妝店像是補齊生活用品般,還買下一大罐的泡澡劑。

好像是一路都一直吃東西,章魚丸子、冰淇淋、炸雞肉串、炸雞肉餅。突然一陣胃痛,全身發冷,我快要直不起身,坐在路邊,想讓身體舒服一點。還好沒維持太久,又走回路邊的居酒屋想點門外立著彩色照片上的套餐,在座位的菜單上不見那些照片。我把手機拿出指著進門前拍的照片給店員看。店員說:「lunch。」我只好起身離開。因為單點我看不懂沒有圖片的菜單。

最後吃到晚餐已是晚上七點以後。在有中文菜單的機器台前,點點、按按,交給店員,就在位置上等飯來。鄰座的年輕男女,男孩帥帥的,女生穿著長裙,好像食物出了點問題,請店員來處理。店員百般抱歉的把整套餐取走,女孩趁空檔拿走男孩的碗,替他再添一碗飯,她便這樣帶著愛意的眼光望向男孩,像母親看著敖敖待哺的孩子,但多了更多濃情蜜意。

2016 JAPAN 0602(EOSM2)-48

我的飯菜來了。我點了不算便宜的厚切燒肉定食,拍起照來讓人口水直流。好吃,但日本的食物最大的缺點就是好鹹。我以冰水配飯的方式吃完這一餐。那原來的白米飯,還可以在點餐的機器上點一下就可以換成十六穀米飯。

最後回到住處前到兩家超市再買進一些日常用品(食物),再慢慢走在安靜的夜色裡。兩台相機,一台在剛出門就沒電陣亡,另一台撐到拍完食物就負氣關機,好讓我安穩的吃著晚飯。

2016 JAPAN 0602(EOSM3)-39

守口不像高雄,也不像印象中的日本。比較接近高円寺駅那裡的氣息。很難想起如果在台北,它會是哪一區?在高雄,又會是哪裡的模樣?這裡靜靜的、慢慢的、不擁擠的,是個宜居的地方,生活也便利著!

2016 JAPAN 0602(EOSM2)-52

2016 JAPAN
0602

20160601~0701相片珍藏集

One Thought on “2016日本關西/守口市

  1. Pingback: 2016日本關西/如果一個人在路上 – 文字邊境‧換日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