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JAPAN 0601-2

已經不知道第幾個不見天亮的清晨,我醒在還看不到房間東西的躁熱裡。手機不在身邊,睡前沒電正在充著電,新iPhone SE的耗電率,都讓我不禁以為它還是原來那支衰敗的5S。才按下電源鍵,看著與睡前的時間,相隔不到四個鐘頭。我滑開手機看著facebook。

熱。才剛要六月,這樣的熱度,已讓我不知如何度過未來漫長的夏季。還好,我就要出發前往大阪度過一個月。說是流浪、旅行、生活,都好。這是2000年我一個人勇闖北城以來,第一次離家那麼久、那麼遠。

醒來翻身幾回,身上的汗水讓雙腳都緊貼在一起。開啟另一台電扇,可以對著自己吹,比起原來那台風強,但怎麼也無法低頭的電扇,涼爽許多。只是來不及消散一身的躁熱,夏日裡我的行動力又比冬日憂鬱時強大,便一身活力的換上泳衣,前往泳池。

清晨的泳池,男女比大概是十五比一。沒有那麼早起看過這樣的晨泳,原來不只有那些七老八十的男人,有青春正盛的男孩、更有從未見過的同齡男子。他們擺動著身軀、滑動的雙手,沒有老男人們的悠然,更多時候都像要奮力到達岸的一端,以他們緊實的肌肉賣力著,無論長相是否能像金城武那樣帥帥的,那肌肉的線條足以讓人在水裡凝視許久。

下水後像是得到救贖般,我沉入水中、起身、再沉入。我沒有力氣游泳。身上的暑氣,一衝而上的讓泳鏡始終充滿霧氣。我沒有力氣游泳。游完一趟50公尺,我便待在牆邊看著滿池子的男人們,再看幾眼在他們其中的女人們。

女人們多半不是泳池裡的常客。能游長、游久的更是少見。幾週來固定游500公尺的我,也待著看著,再游幾趟後,我離開泳池,睏意襲來。此刻七點零五分。

我在泳池附近吃著出發前的早餐。飯糰、蛋餅、紅茶豆漿,皆是台灣才有的食物。我讀著報紙上王建民的好表現、NBA總冠軍的時間表。未來的一個月除了上網外。看到的全都是日文以及語句不一定同義的漢字。

也許是太熱睡不好,或許是那樣的烈陽,趨動著我的行動力,即使只睡少少的幾個小時,我都仍然活力十足,直到胃再度痛起。看著時間還早,進診所讓醫生開藥讓我帶到日本,沒想到診所裡早就排上幾號人。醫生笑著說:「去玩就會好很多了!」我也笑了。

家裡的貓這幾日慵懶毫無生氣,想必也是被熱浪襲來,緊貼著大理石的地面不肯動。我將牠們抱起,說說:「要好久不能看到你們喔。」牠們想掙脫,太熱了,人貓合在一起,牠們換毛季節黏滿我雙手,我們彼此的溫度令人貓都煩膩,手才一鬆便跳走了。

我拿起手邊要放入行李箱的書,將它們一一包上一層霧面的書皮,希望在旅程中可以讀完它們,在四處奔走時還可以保有它們的完好。書店的店員看著我拿的書,問我:「你怎麼會買這種殺人事件的書?」我笑著說:「我就喜歡變態的主題。」

2016 JAPAN 0601-31

一整個月,不過就是換個地方生活,卻擔心看不到熟悉的事物,反而有一點點焦慮起來。租屋處的房東,稍來息問我:「緊張嗎?幾點到呢?」我說:「還好。不算太緊張,但第一次到大阪,還是要弄清楚許多事情。」

出門前看著辛苦一輩子的母親,竟有些不捨起來。不捨她為何不讓自己輕鬆點,偶爾像我這樣說走就走,人生勇敢一點點,試著拋下一些什麼重量,好讓自己體驗著不同的人生,哪怕只是三、五天,都是不同於那些辛苦人生的日子。

我們的父母那輩,生於戰後、經濟起飛又看著孩子這輩經濟不穩定的大落以後,總會遵守著,日子能過就好,什麼夢想、理想,都在生活上消磨耗盡,或者連最後一丁點勇氣,都無法像年少一樣,總是牽掛著、牽絆著。

用計程車車隊app叫來的車在樓下等著,我剛換上隱形眼鏡,還在想著哪些東西沒有帶,一邊打電話給司機,一邊衝入屋內拿眼鏡,想不起還有什麼沒有帶。其實時間還很充裕,不好意思讓司機再等,下了樓、上了車,才記起藥沒帶、信用卡帳號還沒繳。算了。上車。

司機開著大大的休旅房車來,讓行李能好好的躺在後車廂,我也舒適地坐在後座。他穿著制服,認真講話的方式,像是在跟特別重要的人說話。

我問他:「有開uber嗎?」
他問我:「去哪玩?」

聊得起勁,拍下他的名片說好回程再call他來載。

他說:「像你這樣真好,想要怎麼規劃都可以。」
他停頓了一會,不像大部分的人都會說:「好羨慕啊!」
他說:「不過這就是人的選擇。」
我笑著說:「很少聽到有人像你這麼說。」

他讓我下車時,下到國際線的入境大廳,我再搭電梯上出境大廳。報到櫃台前已排滿人。我開啟手機,企圖以手機轉帳,繳掉忘記繳的兩張卡費。還是想不起姊姊的相機究竟被我放去哪裡、想著沒有藥的胃好像又痛了起來、想著到底何時可以好好睡上一覺。

「下一位。」地勤人員喚我。迅速辦理完行李的托運,準備出境。正好排在一團中國旅客之後。掃瞄條碼的警察先生很不耐煩,進到X光機前的工作人員,一面無奈的提醒著「皮帶先拿下來」、「水要倒掉」,一面又好笑的看著一群阿姨伯伯們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我取下耳環、手環、帽子、耳機,通通放進塑膠盒裡,通過X光機。我盯著手上的護照,我看著所有可能被我遺忘的東西,希望這回不要再失手將什麼東西遺忘在不該忘的地方。

幾回跟M出國,問她:「妳幹嘛不辦快速通關。」
她答:「要蓋章啊。」

我拿著護照,走到自助通關的機器前排隊。快速的通了關。

我相信所有我能做到的事,都不是因為我性格好積極向上。有時候或許是我過分的叛逆,不相信所有的定律、規矩,而做出的反叛行為,最後學會很多好像看起來不是很簡單的事。例如一個人做很多其他人不會一個人做的事。

我是第二個登機的。飛機延後抵達高雄,登機的時間也晚些,有些人先行排隊,不料空服人員喊著ABC座位的人先登機,我才剛站到她面前,她就讓我走到登機口。讓其他已經排隊的人目送我先登上飛機。

2016 JAPAN 0601-14

第三次搭廉航,一回酷航、一回香草,這回搭的是樂桃才從高雄飛大阪。機上的位置擠得我無法動彈,坐在靠窗的一對情侶,男孩胖胖的、女孩像是第一次出國,他們不好意思的讓我先行起身讓他們坐進座位。

男孩不斷地向女孩說明所有的細節,從安全帶要何時繫、手機要關機(害我也緊張的快點關機)椅背不能先放下,他拿出京阪神的旅遊書,蓋著大大的「高雄市立圖書館」,交給女孩,女孩開心的翻閱著,每一分一秒對她都是新鮮的事。

我太睏了。整個航程都在睡覺,位置太小一樣睡得不舒服,也沒興緻像上回搭香草坐第一排那樣輕鬆,還點飛機餐來吃。最後醒來再也不想這樣不舒服的睡著,拿出書來讀。斜後方的爸爸抱著小嬰孩,安靜地睡著,他手抱痠了,環抱著孩子將餐桌放下,也將手和孩子放下,睡得香甜。

總算到關西國際機場。每個人像與世隔絕多久,紛紛拿出手機上網。我一手背著背包,一邊咬著上網的sim卡,一邊拆下原來在台灣的sim卡換上。身後一對夫婦問我:「先生你的網路可以用嗎?」我又被嚇到,遲頓的回話:「喔。有。我剛。好像有連上一下。可是我現在用的,用的是我的自己的。不是。不是機場的wifi。」

日本的入關工作人員像在台灣的工作人員那樣,一邊無奈要國外的旅人們注意自己的入境表單有沒有填寫好,一邊又幫忙大家檢查。大部分的人都忘記填寫飯店名稱,像我在airbnb訂房的,工作人員還會問上一句:「airbnb?」。「yes。」我回答。

等到我受檢時。一個月的留在日本的期間,果然還是被多問了一下。英文、日文都無法好好表達我的意思,海關人員更是不清楚我為什麼待那麼久,最後只好拿出筆寫上「旅遊、大阪、京都、嵐山、和歌山。」才順利的通關。是不是一個人待在日本那麼久也是一件奇異的事?連職業欄寫designer也被問了一下。

2016 JAPAN 0601-21

從關西機場搭巴士進到住處,需要搭接駁車從第二航到第一航廈。出發前印好房東先生給的訊息,到一航廈繞了一會兒才搞清楚方位。一航廈到處都是人,排JR票券的、買旅行車票、門票也在一樓大廳的imformation站排起人龍。

買好京阪兩日券想到JR服務處買原小金鋼的ICOCA卡。看著長長的人龍,再看看時間,如果錯過到守口的巴士,勢必要再等上一些時間。我向後頭排隊的中國旅客說:「我想我還是放棄好了,這不知道要排到何時。」我們最開始聊起的是哪些票要到哪裡買?都說中文,都來旅遊,每個人的目的地都不同,也不一定能幫上對方。

2016 JAPAN 0601-24

巴士站的位置在一航廈的門口,原以為會有售票口,需要用很爛的英日文溝通,走到才發現全部都是機器,點點、按按,付完鈔票後就完成購票,再走到對應的候車處,把行李交給工作人員,掛上號碼條、取走號碼單,等車來上車就行。

巴士上高速公路,最後一站便到守口。大阪的氣溫不高,大概是台灣寒流不再的春天,天氣很好,穿上薄薄的襯衫,還有些微微的涼意。我連上facebook,看著台灣朋友的大小事、台灣的大小事,寫著我的大小事,離不開網路的我們的生活,連旅行都是共享的。我們在台灣看著別人在紐約、京都、巴黎、上海,別人在他們的城市裡看著我們。

2016 JAPAN 0601-26

真的起心動念自助旅行。純粹是一種試驗。想知道不用別人的方式旅行,自己到底可以玩出什麼花樣。下車前往住處的時候,我經過一個不大的超市,走在守口那樣寂靜的夜色裡,這應該是我的幸運,每一次誤打誤撞挑中的住所,都是最好的住處。守口的街道路燈不多,屋子也都不是蓋住天的大樓,抬起頭可以看見星星閃耀著。

已經不記得上一次在台灣的街道,在夜晚九點的時候,可以感覺到沈靜,連呼吸都那樣清晰,是在什麼時候了?忽然看見一隻貓躍向路面,我向牠走去,牠停下腳步。我們彼此不動,在這樣安靜的夜裡。

我拆著從超商買回的食物、酒,用熱水沖泡一碗熱湯。連上網路開啟平日裡會在家看的線上節目。不一會兒我將它們關上。開啟iPhone裡的音樂。在這寸土寸金的日本土地上,是該好好利用有浴缸的住所。

2016 JAPAN 0601-33

2016 JAPAN 0601
20160601~0701相片珍藏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