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影最大的悲哀在於:「沒有話題就沒有人要看,有了話題就不能批判(評論)。」一個好的創作環境要有健全的成長,是來自不斷地從閱讀(看電影也算是一種閱讀)、思考、對話,帶領創作者及觀眾或讀者往上提升。

《返校》的火紅無非就是打中許多年齡層,各自對於這段歷史的情感,但它絕對不是一部完整的電影,它也許可以觸動、啟發什麼,但它也只會是很微小的觸動跟啟發,甚或若是理解的角度不同,便會形成另一種對這段歷史另一種誤解。造成《返校》的空洞,最大的敗筆有兩個:

Read More →

也許是海報做得不夠吸引人,或是中文片名和文宣的力道不夠,讓這部電影上映不久就下檔。以網路真實作為故事主軸的電影不少,但絕大多數是想要透過故事去辯證「網路的存在」帶給人類文明的衝擊,而延伸出更多未來、未實現出的議題。(例如:《直播風暴》)

這部電影講述的不單單是「網路的真實」,更是呈現了絕對現實的樣貌。並且將人與人大量仰賴網路的部分,都盡可能的透過一個父親尋找失踪的女兒,來呈現「網路的存在」在群體間形成巨大的疏離,再透過看似緊密的人際網絡帶出監控的可能,最後才是回到劇情的本身,與網路無關但與人性有關的故事情節。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