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這場疫情過了兩年半,大量的改變電視(影集)、電影的觀影模式。算算疫情前我每年能累積進電影院的次數至少維持在一週一部或一個月四部左右,但疫情的關係,除了「不能去電影院」以外,更多時候是因為受疫情影響拍片進度或上片計劃而沒有太多可供選擇可以進電影院觀賞,常常像是在過從前的日子,不斷在看哪一部片的經典復刻。

關於經典重映,串流平台這幾年倒是陸續把一些十年、二十年起跳的電影放上線,確實也讓人偶有無事時點來看看,不同的年紀看相同的電影,總還是有不同的心情,十幾歲看到的驚喜,四十多歲再看,還能有悸動的,多半都是很好的電影。

因為疫情的關係,宅在家的機會大增,串流平台成了打發時間很好的選擇!有些電影繞過院線直接上平台,而有些小眾電影意思意思上個院線反正票房也不怎麼樣,偏遠地區如高雄(笑)一週至十天火速下檔,三個月不到就在平台上看得到,這還算滿足了我抽不出時間看爛場次的需求。

而原先擠不上電視熱門時段的台劇,藉由這波宅在家看劇的熱潮,不論製播間或是上映時期製造不少的聲量,努力要炒作出「這些作品」「都很好看」的熱度,但經常是內容跟不上大力宣傳的口碑,即使是「台灣TOP10」還是常常邊看邊讓人覺得那些熱議的討論或是聳動的標題都是「誇大其辭」了一點!

還沒有串流平台之前,我是立志要進電影院把台片都看過一輪的人(除了鬼片和場次對不上的。)放上線後,我依然有事沒事會巡一下新上的台片有哪一部我沒看過的點開來看,連同影集都是盡可能的把「新上線的」都看過一輪,如果恰好遇上從前喜歡的舊片,也會再打開來看看重溫的心情有沒有什麼不同。

大量的影視台灣作品放上線與他國的作品一較高下後,真的經常慘不忍賭。且不討論韓流是如何從劇本、演員和砸下大量製作經費站上收視首選這事,台灣的作品經常缺乏一定的厚度、質感,即使是演技爐火純青的演員湊在一起,常常都撐不起那部真的只有「說起來好看」的作品。

除了大量的小情小愛、偶像崇拜外,這幾年台灣的作品充滿了推理懸疑,好像沒死個人就沒有戲可以演一樣,要不常常是怪力亂神來個驚嚇連連;最讓人發笑的是不管什麼類型的片總是要湊和上饒舌嘻哈音樂來當配樂或是主題曲,或者就只找那幾組正紅的歌手唱!(幹嘛不好好弄好配樂呢?從前經典的電視原聲帶都超好聽的呀~)

而這兩年間竄出的喜劇類型,也不是說「很難看」,或者可以說的是劇本常流於「好笑」而忘記好笑會有它一定的節奏感和深度:苦中作樂的好笑是一種類型,無厘頭的好笑也是一種類型,靠北你到底在共殺小的好笑又是另一種⋯⋯但「喜劇的類型」不會只是笑鬧而已,如果失去了戲劇本身的舖排節奏,最後會只剩下「不知道在笑什麼」的內容了!

當大量的台灣作品被放同一個平台與其他人相評比,也許短期還是觀影的TOP10,但所呈現出來關於作品本身的質量,真的不像台灣大肆宣傳的那樣「真的有多好看」,也不像那些podcast或文字評論講得多麼了不起,還喜歡條列式去寫「你沒有發現的OOXX」「編劇要說的XXYY」⋯⋯其實常常是「劇本根本沒有多加著墨那個部分;邏輯上導演根本就忘了有那回事」那都是你腦補而已!

長期看很多台灣作品,這幾年更大量的在串流平台看各式各樣的作品,才發現「啊!為什麼那麼多人不看台灣影視創作?」真的是,很多,都好難看啊啊啊啊!啊哈哈哈。就不好說有哪些難看的了,至少近幾個月來我看的幾部都想罵人啊啊啊!(好看的我有寫。)

前幾個月看了一則山繆傑克森談論串流與戲院的差異的簡短訪問,最後那個回答很好笑!拍大量的推理驚悚懸疑,觀眾愛看也很好,但如果是「故作」出來的內容,觀眾眼睛都是很雪亮的,大概後來都會成為找碴的遊戲,而不是看戲了!

如果韓劇能從那些情情愛愛的故事裡跳脫出來,拍出很多動人的親情、友情與深刻的愛或日常,還能部部叫好又叫座,台劇能不能有更多的可能呢?但這種「可能」我們也許已經討論了一、二十年了吧!

圖:20161104漫長的藉口@高雄電影節,Canon EOS 5D Mark I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