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陽光普照》編劇加上張耀升後,鍾孟宏的電影多了一點柔軟的調性,雖然依舊維持著鍾孟宏「冷眼旁觀」的敘述,也維持著他總是埋著對人性中很溫暖的呈現,但不知道是不是加進張耀升後,鍾孟宏的電影更靠近「生活」「日常」!

鍾孟宏作品中的角色,多半都帶著偏離所謂正常軌道的思緒;你可能很難遇到那些角色在現實生活裡出現,但卻又相信那樣的人存在只是自己沒有遇到而已!就像許多人在看過《陽光普照》後都會問出:「為什麼建豪後來做了那個選擇?」,或者就真的是像看戲一樣,相信有許多角色只有「戲裡才會出現!」

初看《瀑布》的預告片也沒多想,看見「鍾孟宏」就自動把它排到進電影院的行程中;看完電影再回頭看預告片,反而覺得那幾支預告片剪得太像驚悚片,彷彿一切都是鬼魅般的存在,驚悚得像是下一秒就會有人殺人一樣!(《瀑布》應該也是鍾孟宏電影中唯一沒有死人的電影吧?)

將「思覺失調」這個精神病癥用這麼驚悚的方式剪輯出那樣的預告,確實滿符合的,不論是思覺失調的母親或是面對思覺失調母親的女兒,在生活裡都滿驚悚的。而這個直接呈現偏離正常軌道的思緒,反倒是鍾孟宏電影中沒有出現過的形式:偏離軌道的行為都以「思覺失調」來延伸,使其本來就擅長描寫「脫軌」的人性,有了一個明確的說法!

「思覺失調」也的確是越來越多機會被放進戲劇裡,尤其是這個越來越瘋癲的世界,加進了不知何時才會停止的疫情,以及不知道何時才會恢復的日常(世界的日常)那在腦海中巨大的轟隆!轟隆!都在每一個人的日常中不停地敲打著;人與人的界線要有一定的安全距離,人與世界、疾病,有著不知道何時才能終止的對抗、防衛,也許用Covid-19看進「思覺失調」的世界,就能理解那些終日無法停下的疫情,總是不斷地死灰復燃、總是想辦法要控制,卻只要一不留心就會疫情再起,並且難以再回到疫情之前的正常,要持續多久也不知道!

鍾孟宏說原先有想過找《我們與惡的距離》編劇來寫這部電影的劇本,但呂蒔媛說:「你的劇本應該只有你可以寫而已啊!」(害我大笑。)確實,這兩個人的調性是很不一樣的。呂蒔媛擅長抽絲剝繭,而鍾孟宏的劇本是一種「我要跟你說這世界就是有這些事!這種人!」的直指核心沒有太多交代也不太做說明!

《瀑布》花了一部電影的時間描述最後才帶出的「思覺失調」這個詞。非常像為「思覺失調」去污名化的宣傳片,但這樣的日常更象徵疫情中所有的狀態都逐步地成為了「正常」,你只能調適自己與病毒共存、並行!

加入張耀升後的鍾孟宏,多了一些日常的細節,少了一點冷冽,但原有在電影中總是會留下的溫暖依然留在鍾孟宏的電影裡,不論是殺人殺得多麼果決,或是一個死人都沒有的《瀑布》都有一絲陽光從藍色帆布透進那個晾衣的陽台裡!

但《瀑布》有個地方讓我還是覺得多餘了點!究竟為什麼要以那場洩洪結束這部電影?是象徵「轟隆!轟隆!」的巨響不一定真的會帶來崩壞,還是硬要搞個「人生一定有希望」的結論呢?如果停在小靜傳來烤肉現場開心的照片、影片那顆鏡頭會不會好一點?

關於任何精神疾病乃至於所有被污名化的標籤,只有不斷地將它們視為日常、正常,它才得以被陽光擁抱,也才能讓更多人不害怕地去理解、去靠近!

最後,電影裡有不少演員彩蛋:劉冠廷的消防員/《火神的眼淚》、許瑋甯的身心科醫師/《麻醉風暴》、張少懷的醫師/《怪胎》、陳以文在片中要過路人倒車/《陽光普照》⋯⋯

*張耀升的《腿》文青腔特重XD

*不想寫「不正常」所以寫「偏離軌道」。

《瀑布》The Falls/2021
導演:鍾孟宏
編劇:鍾孟宏、張耀升
演員:賈靜雯、王淨、李李仁、劉亮佐

圖片來源:《瀑布》Facebook

P.S
鍾孟宏的電影都值得進電影院再多看幾次。女主角我會投賈靜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