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陽光普照》想必大家心裡都會有一個疑問:「為什麼建豪做了那樣的選擇?」

不知道有沒有人有過這種「明明活著也沒什麼太大的煩憂,也沒有特別挫敗的困難,卻尋不著『生命的出口』的感受?」一切好像都可以迎刃而解,但一切卻又像是那樣不踏實的存在,以致在心裡不斷地質問「活著的意義」或尋找「生命的出口」。

對於劇本給出建豪這個角色的安排,是令人震驚和震撼的,那迫使你去思考這件事的原因,想探究那個決定的理由。但就如同整部電影的調性一樣,它不給你標準反應、標準答案,就留個白給你,讓你去思考每一個角色、每一段對話、每一顆鏡頭。(看了三遍仍然可以將自己交給每一場戲)

或說在電影的中段之後,就是在回答建豪內心的困惑,以及我們對於那樣安排的困惑也行。認真要討論「活著」與「死亡」是相對大的題目,沒有任何一個人可以真的能回答出這兩者之間最好的回答。《陽光普照》只用一個角色的決定讓你心懸在那裡,帶著那樣的困惑跟著後面的劇情不斷回放那個疑問,日復一日!

是啊!「日復一日」其實就是生命最日常的循環,好像經常來不及處理剛發生的事,下一件事就緊接跟上,人是被時間推著走的,通常沒有太大的空間思考、太長的時間去做選擇。幾顆空拍的空鏡頭,也有這樣的意涵:「生命就是這樣流動著,日復一日的。」有些人往前去了,有些人就此停留在原地。

柯淑勤在金馬星光大道的訪問裡提到母親這個角色「留白」這個部分,也是少數台灣電影會做的事,但也是多數台灣觀眾比較無法融入台灣電影的部分。《陽光普照》留了許許多多的白給觀眾,包括情緒的反應沒有太過直接且激烈,在劇情的舖陳也不見得要將每個細節都一一拆解至給出一定的答案,但它又有別以往那些很壓抑的台灣電影讓人無法靠近,而是讓觀眾願意去從每一個角色的角度去思考所有面臨的狀態:「停下來想一下,你得停下來想一下。」這才是「活著」的常態。沒有誰真的能在任何一件事上,都完美的做出最好的選擇和最好的應對!

因此《陽光普照》也就充滿相對的溫暖。不要急著找到答案、不用馬上做出一定要有的反應、不需要用非常強硬的姿態去面對任何讓自己都不能處理的狀態……而這些都需要與一起生活的人,在關係裡相互扶持、依靠、傾聽、陪伴。像母親坐在阿和的單車上,仰望著天空上的光影,像是懂得那個還很小的阿和為什麼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坐在單車後面的心情!

光與影的變化,也是要多看幾次,才能從中發現那些相同場景,不同光景要呈現的樣貌。日子雖也一樣,陽光依然公平,但不同的心境、不同的時光,光與影的變化,都是從心開始轉變。像父親在夢裡跟現實的那條巷子,以及暗下燈光後做的那個決定!如果陽光是公平的,沒有陽光的時候,也是公平的,只是在陽光普照和陰暗籠罩的時候,我們選擇用什麼樣的方式回答。

後來細聽這部電影的原聲帶,一度認為它與《大佛普拉斯》太相仿,再回頭進電影院看,又認為配樂做得極好,雖說同是出至林生祥之手,仍有《大佛普拉斯》裡配樂的調性,但依然非常符合電影的情節和節奏。特別是最後阿和奔跑的部分加進了電貝斯,搭配後來空拍的空景,再轉場進最後一場,便有著「陽光普照」一切明亮之感!

這是一部極度貼合台灣的台灣電影。它很現實也很殘酷,它很黑暗也很溫暖,它讓人困惑也令人感到悲傷,它是直達內心的溫柔,讓人能夠從中找到一些放慢腳步的能量!

延伸閱讀:
《陽光普照》越陽光越黑暗,越溫柔越強大!
《陽光普照》父親與母親的樣貌
《陽光普照》沒有說出口的陰暗現實面

《陽光普照》A sun /2019
導演:鍾孟宏
編劇:鍾孟宏、張耀升
演員:巫建和、陳以文、柯淑勤、劉冠廷、許光漢、溫貞菱、尹馨、吳岱凌

圖片來源:iMDb

P.S
鏡文學要不要幫出劇本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