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北部工作的朋友傳訊息給我說:「我回來了。」多半,我們都是在連假、過年,或者這種投票的時候才會有機會碰面。別說牛郎織女一年碰一次面,像這樣北漂的朋友,回高雄多半都是在一個又一個飯局、家人聚會中,度過他們每一個連假返鄉的日子。

十多年前我也是這樣。那時候還沒有高鐵,有時候心一橫就搭北高班機,省得搭台鐵五個小時、國道客運夜間拼趕時間快的話四個小時多一點就能下交流道。每一次台北往返高雄都在搶票、排隊、等空位中經過,若是比較長的連假,還得提前或稍晚幾天跟人群錯開,萬一再一不小心忘了訂票,只得搭上一直下交流道載客、讓乘客下車的野機車,蹲坐在車門旁的小小階梯,一坐就是八小時才能回到台北,趕上午夜、凌晨回到家,好在隔日能夠準時上班!

比起其他土地面積大的國家,台灣這樣的北漂往返不是太過辛苦的事,而這樣的往返路程比起以天數起算的舟車勞頓,也真不算什麼,只是總是在心裡期待著高雄的樣子能夠再多一點可以留住青年、讓北漂孩子回家工作的可能!

一回問了一個讀設計科系在便利商店打工的女孩:「妳畢業想做什麼?會想去台北看看嗎?」去過台北走跳幾年,我總是覺得那些年是讓我打開一些視野,我總會在有人問著:「留下來或去台北?」的選擇中回答:「去台北看看!挺好的。」或是那些因為考上北部學校必須離家就讀的孩子,我也會跟他們說:「就去吧!你也許人生就只去讀這麼四年的書,去看看!」

便利商店的女孩回答我:「可是我不想離開高雄。」我又說:「可是做設計在高雄可能沒什麼工作,待遇還很不好耶。」她無奈的說:「對啊!」我們便再也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很久很久以後,她傳來LINE跟我說換了一間新門市工作,我去了新門市找她,問她:「欸,到底畢業了沒有?」她大叫笑著說:「我畢業很久了耶!」她沒有選擇去台北找工作,也沒有選擇就讀設計相關的出路,她留在那間她從大學時代打工的便利商店,成為正職的員工。

從2007年我回到高雄以後,不斷地送走一個又一個剛認識、新認識的朋友,他們有的每天往返台南高雄、有的去了台北;有些去了台北又只剩國外的工作機會,也出國看看再回來還是留在台北;還有是出了國想家回到高雄你問他:「那你留在高雄要做什麼?」他也答不出來,不知道有哪個產業適合自己?

其他的不是留著孩子老婆在高雄,先生遠去新竹桃園工作,他六日往返回到高雄;再不就是反過來孩子老婆留在台北,自己待在高雄工作陪伴父母……一個又一個的偽單親家庭、隔代教養的情形越來越嚴重!

我從小長大的地方,再看不到幾個像我這樣的青壯年,連他們的孩子都少見!那些留在高雄與我同齡的人,除了有穩定收入的那些,多半不是服務業、餐飲業,就是傳統產業的勞工階層。我總是在一個一個連假時走進固定擺攤的夜市,看著滿滿的人潮,擠滿家門那條從小我們走去上學的路。

我問著小學上學經過的肉圓攤的阿姨:「連假生意比較好吼!」她會帶著一點勞動的甜蜜跟我說:「嘿啊!那些從台北回來的小孩都說早餐一定要來吃我的肉圓。」那時,阿姨在北部的孩子也會在一旁幫忙她一起端著肉圓、收拾碗筷,像我們都還沒長大那樣,還留在家鄉!

投罷免票的這一天早上,我去吃了四顆肉圓。罷免一個市長以後,希望高雄有一天能讓北漂的孩子在自己的家鄉工作!

圖:20191006早餐肉圓,吃肉圓就是要加蕃茄醬,不是可果美那種!是充滿色素還有點甜的那種。這是家的味道、高雄的味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