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東,有一群人,每到元宵節就赤裸上身,只穿著紅短褲,站上神轎,讓人用鞭炮炸自己,炸到皮開肉綻,這些人被稱作肉身寒單爺。

《炸神明》裡,紀錄了三個世代的「寒單爺」,他們藉由這樣的儀式,在這樣一個小社會裡,取得自己應有的位置,他們必須忍受那段被炸的皮開肉綻的過程,必須在那樣的過程裡,挺起胸膛接受炮手丟過來的鞭炮,是什麼樣的信仰讓他們可以抵擋那些炸在身上的痛?在導演的鏡頭下,很確實的把那種信仰拍攝出來。但又是什麼,讓他們如此信仰呢?

看這部《炸神明》這部紀錄片的時候,我想起了遠在南部的表哥們。那些刺青、那些象徵宗教的儀式,以及跳八家將的內容,都會讓記起那個看似距離遙遠,卻又離我很近的那些人。

很小的時候,我聽說過某幾個表哥會去參與跳八家將的活動,一直沒能去看那樣的場面,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基於害怕,也有一部分的原因是這種儀式實在讓人感到太過莊嚴,不知道要用什麼心態去看。帶著好奇心去,好像又太過於不尊重,所以,我一直沒能看見,他們跳八家將的樣子。

我其實很害怕那樣子滿身刺青、嚼檳榔的人,偏偏我的表哥裡,有那麼一大部分都是有刺青會嚼檳榔的人。從小,我都不太敢跟他們說話,覺得他們可能都很兇或是隨時都會扁人的樣子。一直到年紀比較大,在家族裡慢慢變成大人後,才會開始跟他們聊天,才知道其實他們跟我們一樣,會想像自己要的生活,會勇敢、會懦弱、會保護人、會需要被保護。更重要的是,他們都希望被看見,被關注。

雖然《炸神明》的副標是「一部黑道兄弟的紀錄片」,但除了從他們口述的那些事蹟之外,我更看見了,那股生命裡企圖得到關注的力量,而在這股力量裡,我偷偷的冒出了很親切的感覺!

我的表哥們,現在好像不跳家將了,有的修車,有的做布袋戲,有的還在找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唯一相同的是,他們每年在廟裡有活動時,都會出錢出力,一起替他們的信仰做事。

只是沒有像炸寒單那樣,承受那些煎熬。

 《炸神明》(The Gangster's God)
導演/賀照緹

P.S
今天發晚了~~

換日線的話:哇哇哇~~他們其實都是好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