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難得為了一部電影,只看了一次卻寫了第二篇。四個小時的電影,值得再用一千字多寫一篇。

如果每一個人的人生,都有多種面向。那《大象席地而坐》這部電影,勢必將可以再從其他的角度觀看。如果那些灰暗的畫面,呈現的是生命裡被壓迫的絕望,讓整個世界像是沒有色彩的模樣,那最後一幕從巴士打向人群的光,會不會是故事想要說的另一個面向?

延伸前一篇《大象席地而坐》/無法直視的希望! 的最後一句話:或者逃離的人其實才是留下來的!

韋布、王金、黃玲他們一同出發前往滿州里,看似是逃離了那一整天(一生)的壓迫,卻也意味在已無處可去的生命裡鑿開一個洞,讓遠方的大象,給自己一點希望。

王金告訴韋布:「你能去任何地方,可以去,到了發現,沒什麼不一樣的/我告訴你最好的狀況,就是你站在這裡,你可以看到那邊,你想那邊一定比這好,但你不能去,你不去,才能解決好這的問題。」

「去看看。」韋布跟王金說。

如果說一槍把自己打死的李凱(沒有人知道他有沒有死。)是面對這沒勁的世界其中一個選項,最初提起大象卻留下來的于城是則是另一個選項,而起身去滿州里看大象的其他人,也只是選了眾多選項的其中一個。

這部電影可以思考的太多、太大也太細小了。

如果「離開」作為重新思考「活著」的意義,甚至只是去到遠方發現沒有什麼不一樣,於是放棄與活著的絕望對抗,而展開其他形式去重新看待「活著」這件事,那麼「離開」會不會就不算是「逃離」?會不會就不算是象徵自我的軟弱?而是一種正面對決的果敢?

也許胡波只是想透過那樣高強度的壓迫,一再將每一個主角身上的情緒扭曲變形,迫使每一個安於現狀的靈魂去思考、想像不同的方向,或者只是抽離現狀,然後從遠方回望、梳理一切的混亂。在絕望的縫隙裡透進一點光,像最後散場那樣,不再是偏冷的色調,而是充滿溫暖的燈光。

你可以悲傷、可以絕望,可以原地不動像李凱和于城,你也可以像韋布、王金、黃玲,不知道遠方究竟到達以後會是怎樣?

最終選擇結束自己的胡波是否曾經起身去尋找過他心裡的大象?我想應該是有的。只是最後他以這樣的一部作品,陳述自己想要說的所有。

每個人都有自己對生命的選擇,沒有誰的選擇是絕對正確的。留下來的不一定是勇敢的,離開的也不一定是逃避的。《大象席地而坐》或許也在說著:要不,我們也一起去滿州里看看吧!去那裡真的會看到大象嗎?為什麼要跑一趟只為了去看一只大象呢?也許大象(希望)並不在滿州里,一直都在你身旁。你必須先站起身出發,才能看見傳說中席地而坐的大象。

你可能到了那裡什麼也看不到,但你替自己做了一個選擇,至少那一刻,你終於和自己在一起,再不是那個只是為了和世界的絕望對抗而活著的人,而是終於能和自己活下去的人。

或者逃離的人其實才是留下來的!

《大象席地而坐》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2018
導演/編劇:胡波
演員:章宇、彭昱暢、王玉雯、李從喜、王超北

圖片來源:《大象席地而坐》豆瓣電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