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JAPAN 0609-22

去年去東京時,我在第一天抵達時,就弄丟我一個後背包,是個相當驚心動魄的過程。雖然我一直都保持鎮定,但回想起來,還是會替當時的自己捏一把冷汗。

昨天去神戶回來有點累,12點我就躺在床上不醒人事。六點多醒來滑滑手機,還沒決定醒來去哪,便又再睡去。有點慵懶的決定,再度宅在屋裡吧!反正也想不出要去哪裡。

這是我第一次驚覺自己那麼喜歡替自己準備吃的。我想大部分的東方孩子,是無法進入廚房這個領地。通常它屬於女主人的。只要跟母親同住,母親又是一個餐餐下廚的人,入主廚房便是一個權力象徵。像我這種連杯子都隨時有可能被母親收到她看不見、我找不到的地方的人,是不可能從母親手上奪回廚房這個空間的權利。

當我不停懷疑自己在台灣的時間用去哪兒了,怎麼沒有替自己作飯的欲望,才想起那個領地不屬於我。更多時候,當母親們說著她們是我們的老媽子的同時,她們也不會輕易的將空間釋出,甚至不願意讓任何她們不會使用的材料、用具,出現在她們的空間裡。

2016 JAPAN 0609-1

在台北生活的那幾年,我下廚但我煮得不好,可是吃得開心。我租屋的條件需要有廚房可以開伙。如果不與人同住,很難用便宜的租金,租一個能開伙的房間。我有好長的時間,為省錢而天天下廚,不論回到家是不是八點,煮完飯吃完已經九點,我都願意替自己煮上一桌菜,剩下的成為隔日的便當。我不在意食物的美醜,有時候根本不鹹,不是那麼美味,我都願意替自己打理這些。

倒也不是為了省錢,我在日本下廚。(作飯的地方很簡陋,改天再寫)很純粹我是喜歡這件事,而且日本的超市實在太好買,什麼看起來都很好玩,想要買下試試。我每天要花掉1000¥以上在超市裡。就得把它們煮完、吃完。

2016 JAPAN 0609-2

我替自己做早餐、玩著昨日在百元商店買回來的飯糰材料,變出兩顆飯糰時,興奮的像是第一次打開瓦斯爐,煎好一顆蛋那樣。我坐在電腦前想著要把這些東西都帶回台灣,我要每天替自己準備食物,那種滋味太開心。或者也有一點從母親手上奪回屬於自己應該有的權利,那樣的欣喜。

也不知道是誰撥了我台灣的手機。在我取消飛航模式時,收到幾通未接來電的簡訊,請facebook上的朋友幫我回撥,都說沒有找我,還一通留了言,我無法聽取,出發前我只開了簡訊的漫游,無法打電話,更無法透過漫遊聽取留言內容。

傍晚出門準備尋找可以領錢的地方,順便在京橋駅吃飯,或者找個地方寫寫明信片,找個公用電話聽取留言。我簡便出門想起身上一張鈔票都沒有,但提款卡在身上,只要找到提款機,應該就行了。又摸著相機,也忘記帶了。心想,都不是重要的東西沒關係,再一回神想起,連護照都不在身上。已經在月台邊,還是回頭去拿吧!

因為同站進出,無法出站,出示只有外國人才能買的原子小金鋼卡,站員便清楚我是外國人,雖聽不太懂我說什麼,他還是接過卡幫我處理無法出站的問題。我走著平時不會走的天橋,到沒有走過的地方,發現住天橋上有前幾日我找不到的咖啡店,可以好好坐下來寫字、打字的那種。

2016 JAPAN 0605-129

我回頭拿著相機、現金、護照,再度出門經過公共電話亭,盯著說明看了好久,才學會如何打電話回台灣。兩通高雄區碼開頭的電話都沒人接,其中一個人給我留言,到底有什麼事,我好想知道!我不接電話的習慣好幾年,知道找不到我的人都會用其他方式找,那麼留言,到底是為什麼?

我撥了海外聽簡訊的那個號碼,才知道我慣用的密碼,不是讀取簡訊的密碼,國際電話太貴,懶得再試,就隨便它了吧!但已經被搞得有點毛躁,連找個提款機都繞了許久。

2016 JAPAN 0609-4

費盡力氣看到郵局的ATM全是日文字,看不懂,想找找7-11有沒有中文,找到的7-11又是沒有ATM的,逐回頭到郵局,google網路上的日本提款教學,最後終於提領出現金。卻已離我出門時間過兩個小時。

2016 JAPAN 0609-25

我坐下吃飯,逛著京橋那說大不大,但說小又像迷宮般的百貨。一層一層走著,途中掏錢時,發現原子小金鋼卡片掉了出來。撿回收好。最後走到肯德基想找張桌子寫明信片,問店員幾點關店,便坐下來一張張寫著。

給A寫著每天看著他畫畫挺有趣的;跟B說謝謝幫我打電話;跟C說認識那麼久都還沒碰過面呢~沒寫幾張就累了。寫字比打字要耗掉的力氣更多的。待我起身離開肯德基往車站的路上,我開始反射性找著錢包、原子小金鋼票卡。

2016 JAPAN 0609-26

我找不到我的錢包。我慌亂起來。這一天最後的這樣慌忙,都是那該死的電話,搞得心神不寧的。我把所有的東西都放到地上,確認口袋裡只有手機和一包面紙,自己背的包裡東西都翻過幾回,就是找不到錢包。我慌亂起來。最後終於在放護照的腰包裡找到錢包,結束這場自己嚇自己的鬧劇。

可是原子小金鋼的卡呢?口袋沒有東西了。錢包裡呢?沒有。又再確認提款卡、信用卡都在,決定告訴自己跟原子小金鋼無緣,安慰自己它裡面沒有多少錢,損失不大,還好丟掉的不是錢包,還好。

像廚房不是我的空間那般。我經常性地在生活裡,無法分清楚別人的重點順序。有時我沮喪地想知道,為什麼使用一個空間那麼困難、為什麼弄丟東西常常緊張的不是自己?為什麼我在別人的人生裡,不是建立我的生活樣式,而是需要在權力(利)之間角力?

一個人旅行,不單單會看見自己的樣貌,或者可以看見原來生活的全貌,別人包容你的有哪些?別人限制你的有什麼?哪些是需要妥協的?哪些是不需要配合別人的?

我其實只是想要可以支配自己全部時間的生活,以及一個作飯用具不會因為同一個空間使用者看不順眼而被收到找不到的廚房。

(在京橋站的百貨七樓看到料理教室多拍了幾張。莫名地呼應這篇。哈哈)

2016 JAPAN 0609-30

2016 JAPAN 0609
20160601~0701相片珍藏集

One Thought on “2016日本關西/總會遺忘些什麼的~

  1. Pingback: 2016日本關西/一個月的自由行的準備與花費 – 文字邊境‧換日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