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08-13.56.55-1

每一次跟年輕的孩子在一起,我都會想起自己的小時候。

去警察局跟青少年們一起的課後活動,是一個一起學色鉛筆的同學N問我的,她問我有沒有興趣去陪這些青少年們。我很好奇,就像那個年紀的孩子們一樣,也就答應了。

原本上學期就要去的課,因為去年我的情緒狀況不太好,一直拖到新學期的開始。

警察和那些太躁動的孩子,一直是我人生中很害怕的兩種人。國中有三年,我成天躲著那些要撂人來揍我的威脅,沒有人能替我解決,我總是害怕著,每日都縮在被裡,期待天亮醒來,我已死去。

沒有死去,就必須再害怕一天,再睡去、再醒來。我以為脫離學校,出社會工作會好一點,頭幾年也被整得有點慘,直到很後來很後來的現在。

N一再提醒我,這些孩子們都不壞,就是不受控制愛罵髒話了一點。

離開體制生活、工作已經屆滿七年。原來在體制裡被限制的、被規範的、被安排好的那些,掙脫掉反而自在一些。說是罵髒話嘛,我好像也不差;說是不受控制,大人們會失控的更多。

我邊拿著熱縮片說明,邊應付他們停不下的講話欲望和嬉笑怒罵,想起我的國中同學。那些動不動就把我嚇得發抖,以為末日就要來、希望明天就死去,至今想起來心裡還是頗害怕的。

這群躁動的青少年,沒有給我一絲的害怕。也許是彼此的角色位置,而形成的距離,讓我覺得他們很可愛,也有趣。

2016-03-08 18.33.35

男孩畫好他的鋼鐵人拿來,我幫他縮成小小的。我說:「很漂亮喔!」他默默的說:「哪有!我不要了。」然後默默地回到位置上。他應該是躁動中的孩子裡,很安靜的一個。

女孩也畫了鋼鐵人,沒有替它著色。下樓的時候,我們同搭一台電梯,電梯裡還有其他人。她也安靜著有點害羞,而我也是。我們沒有聊太多天,只有離開電梯時,說了簡單的再見!

因為過熱的關係,烤熱縮片的時候,熱風槍和烤箱都因為跳電而暫停,我們失敗了很多個,也請他們重畫、重做好多個。

我忘記在處理這些壞掉的熱縮片跟他們說:「嘿,像我來教你們的人,也不會全部都是完美的,所以我們放心玩吧!玩壞了,重來就好了!」

但我記得當他們問我:「我可以幫它塗別的顏色嗎?」、「我可以畫我自己想要的圖嗎?」、「我可以寫字嗎?」、「一定要著色嗎?」

2016-03-08 18.03.42

我都是這樣回答的:「你們想用什麼顏色就用什麼顏色」、「你們有喜歡的圖就畫喜歡的圖」

這個世界的規矩太多了。在某些範圍裡,你們可以盡情地,做自己想做的。而那範圍,需要花一點心思去理解!為了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就花點心思,不難的。

警察大哥還是有嚇到我。哈哈哈。黑臉的角色真不好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