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用手機發過,發看看。我常用手機在facebook打著上千的字。主要是記錄瞬間的想法,沒有特別成篇。

年初的時候讀胡波的《遠處的拉莫》並不真的覺得寫作者是個陰鬱的人,那時寫了不少那短留篇給我的心得,帶點黑色幽默在嘲弄世界。我覺得挺好的。不一定要從他選擇結束生命而用太多的陰暗罩住他的文字,和他透過文字和故事的呈現用力且不保留地回擊這爛透了的世界。

那是必須奮起才有的力量!就像《大象席地而坐》電影,絕大多數的人都感覺這樣一日的日常壓得人無法喘息,我卻認為最後韋布說的:「去看看」也是為了讓生命奮力向前而作的決定。

Read More →

《烏托邦 Ltd.》,是我在「小小書房」裡,看完的第二本書,除了上回那本《愛吃書的小狐狸》之外,其實我還看完了《劇作家》雜誌的一、二期(之後來寫一下心得)。我笑稱,現在我唯二能夠看完的東西,除了繪本之外,剩下的,大概就是劇本了。

劇本之所以迷人,除了它是簡單的以對話呈現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將場景及人物的動作,留給觀看的人,無比的想像。當然,我喜歡看劇本,還有另一個理由,字不多,句子也不太長,所以容易進入。

雖然《烏托邦 Ltd.》這劇本早在二○○一年出版,現在拿來讀,時間有點晚,但卻非常符合現在台灣的狀態。那些被營造出來人與人之間美好的形象,不斷的在事件裡被挑戰,於是我們看見互揭瘡疤的對話、看見不擇手段卸下美好形象後的真相,原先看起來的理想國,很輕易的瓦解、崩塌。

紀蔚然的文字很妙,夾雜著很強烈的幹譙味,卻不俗氣,還帶著一點嘲諷的幽默。關於台灣認同的、個人認知的、群體共識的,在這個《烏托邦 Ltd.》都有很不一樣的說法。它將人們自己最原始的想法拆解,再跟他人的組合,呈現台灣現狀的混亂。

台灣是一個沒有什麼「認同」的地方,除了中國人和台灣人之分,台灣人彼此又分客家人、原住民、閔南人之類的,很難講得出一起「認同」什麼。很多人為了中國人、台灣人在做抗爭,也有很多人為了自我身分的歸屬時常爭得面紅耳斥,而最終這些爭論、爭辯,究竟為了什麼?其實讓人很不能理解。

今年看世足賽的時候,我常會在想,如果有一天,台灣的球隊像那樣站在世界的舞台,這些爭吵的人,也同時站在同一個地方,會跟別的國家一樣,拿著那個部分的人不怎麼認同的國旗,唱著部分人覺得是狗屁的國歌嗎?

不知道。或許我的認知裡是會的。可是等到那一天出現的時候,真的會嗎?也許,會像《烏托邦 Ltd.》裡一樣,當一切真相都如此明朗的同時,面對的是不斷瓦解及毀壞的世界!

紀蔚然的劇本很有趣。起碼裡面沒有那些我看過且覺得爛透了的劇情。

(下一本《一張床四人睡》。)

《烏托邦 Ltd.》 2001.12.01 書林出版有限公司/ISBN:957586946X

P.S
有朋友開書店真好。哈哈哈哈,而且她會介紹書給你,會跟妳說劇本來了。是說,有一件非常討厭的事,就是「小小書房」進的書,我時常都還沒翻而且想買,就被買走了。
頭家娘,拜託有關電影和電視或劇本的,我也要買。:P

換日線的話:劇本也是有人要看滴!算我一枚。

二○○一年,我拿著不知道多少錢的票,坐在第一排,看我生平第一場舞台劇,也是吳念真導演生平導的第一場舞台劇,我很慶幸有機會可以看這一場戲,這一場讓我至今,都還會記得告訴自己「千萬要幸福」、「千萬要堅強」的舞台劇。第一次看舞台劇,心中很雀躍,在台下的心情,是窺視別人的人生,比電影電視都還真實,甚或說某些橋段自己也參與其中一樣。

我其實不太記得第一次上演的《人間條件》的內容,只能從這本圓神出版的《人間條件》劇本裡,喚回一些記憶,以及從它DVD裡的《人間條件》精華版裡,重溫一下二○○一年的感動,我也從吳導在DVD裡說的話,記起五年前的自己。

很喜歡吳導以《人間條件》來表達人與人溝通的狀態,利用借阿美(黃韻玲 飾)重回人間的阿嬤(黃韻玲 飾)來作為還在人間這些人的溝通「媒介」,讓原本看起來幾乎不溝通的人與人之間,有了一點點交集,有了一些聽見對方內心的方式。吳導說:「在這個溝通媒介那麼多的年代裡,人與人之間的溝通應該更無礙才對。」但是我們卻沒有因為溝通的管道及方式變多了,變得更關心身邊的人,反而是以為這樣多的聯繫及交流的方式多了,而減低了與人溝通的機會。

第九場,阿美的父親(李永豐 飾)怨嘆母親沒有給自己溫暖的日子,沒有給自己堅強的依靠,甚至為了一個男人,讓自己在外抬不起頭來。阿美的阿嬤才將事情原原本本的解釋了一遍給阿美的父親聽,這一場,跨越時空的對話,將幾十年的委曲,或者是不諒解,在同一個時刻裡解開,原本已經沒有機會,卻在阿嬤重回人間的時候,解開了阿美父親對阿嬤一生的怨。阿美說:「為什麼要這樣呢?爸爸,阿嬤。為什麼心裡最重要的話,反而都要放在最深的地方呢?都要讓它變成一種遺憾呢?」

這個《人間條件》的故事,最後結束在阿嬤說「千萬要堅強」、「千萬要幸福」這兩句話裡。我始終認為,看過這部戲的人,都會跟我一樣很認真的記住這兩句話,這不單只是阿嬤對我們的交代,也同時是阿嬤不願再留下遺憾,對還在人間的人最直接的話語,而我也一直相信所有的情感都是最直接的;所有想講的話是不應該被保留的。

最後,要讚嘆一下阿嬤的這個角色,黃韻玲很完美的將兩個時空、兩個年代的人,在同一個身體裡面,呈現出來,尾聲的時候如雷的掌聲,給阿美,也給這個戲的靈魂──阿嬤。《人間條件》在二○○三年又重新搬上了舞台,也在戲後發行了這套劇本加DVD。不論過了多久,這個故事對我來說依舊感動。

2004.04.29 圓神出版/ISBN:9861330143

P.S
這幾天《人間條件2》已經開演,我很想去看,但是,票可不可以便宜一點啊?:(
天雨不斷的台北城。

換日線的話:怨嘆一世人是沒有用的,有些話該講就快講唄!

冷冽。張愛玲給我的感覺!《她從海上來》的書封,很明白的用張愛玲的姿態表述了她給人的感覺,正如編劇王蕙玲在座談會上說的:『如果我們的體溫是36.5度,那張愛玲給人的溫度,大概是低個一兩度,是34度左右吧!』閱讀王蕙玲的文字,是舒服的,即便有那麼多那麼多的編劇去評斷王蕙玲的劇本是小說式的寫法,但從她的字裡行間裡,那份對故事的真誠、揣摩人物的感覺,是能引人入勝的,那是一刻也不想停留的,往下走去的心情。這也正是張愛玲後來給我的感受!

『見了他,她變得很低很低,低到塵埃裡,但她心裡是歡喜的,從塵埃裡開出花來!』對於她和胡蘭成,表面上帶給人的是一種距離、是一份互重的相伴,但心裡的歡喜,卻能從塵埃裡開出花來。不論是愛情,或是其他的部分,她總是隱著的,是一份熱切且澎湃的熱,是冷冽的張愛玲表面無法感覺的,而你必須轉身由張愛玲心裡那細小的縫隙鑽進她的心窩裡,你才能感覺她的溫度,不是34度,而是隨時可以向上攀升的暖流!

關於愛情,張愛玲、胡蘭成這一段,確實讓《她從海上來》這個故事,多加了一些較為迷人(或者痛恨)的部分。我是迷戀那段愛情的!那是相知而相惜的心情,所謂情欲、性愛,似乎都少了那麼一些,就連牽手,都覺得多餘。但是心裡那份『知』卻是彌足珍貴!也或許胡蘭成的『多情』(或者濫情)會造成太多的傷痛;也或許張愛玲的專注,會引來愛情裡的破碎,但在兩造相會的同時,我情願深吸那股相知的氣息!

至於親情,不管是與母親、父親、張子靜、姑姑,都足以造成張愛玲這一生(身)的傳奇。特別是母親與姑姑這兩個強勢的女性,更是深深的為張愛玲注入一層對外的堅決;而父親和張子靜的存在,反而成為母親與姑姑的對比。

我喜歡《她從海上來》這個劇本(應該說這個『故事』)。站在完全不熟悉的位置上來閱讀,有某些時候,是無法了解的,所謂無法了解,是一種模糊的感覺,一種因為沒有參與所以無法了解的狀態;反之,如果是一個死忠的張迷,便有『不滿足』甚至『不滿意』的狀態。不過,就我而言,看待這個劇本的時候,就是一個迷人的故事,至於內容是否太簡略或是太不足,不是那麼重要。

編劇王蕙玲說想寫一個沒有戲的戲,導演丁亞民說要拍一個沒有感覺的戲。當我閱讀著它的時候,就像窺視一個傳奇人物的生活、愛情,還有她的生命。故事開始之初,帶著探尋的好奇,每看一點,就像發現一個新的秘密,每到一個段落,便發現自己心裡又多了一些感覺,閤上書頁的剎那,那份飽足就像安穩的躺在棺木裡微笑的神情。

《她從海上來》,張愛玲的故事、張愛玲的電視劇,我沒有看電視劇,甚至連張愛玲這個人的文字,一字也沒閱讀過。我想,不管你了不了解這個故事的主角,知不知道那些經過,我們有其幸運跟著她,在冷眼旁觀的位置上,遨遊這場溫熱的人生!

當丁亞民問:有哭的人舉手。

我垂著雙手,笑著!我不想哭。因為,我慶幸自己閱讀了這個故事。安靜的在冷冽中,讓那攀升的溫度,暖暖我心……

2004.01.05 天下文化出版/ISBN:9864172409

P.S
入春了!真的入春了。有一股衝動想把衣服全都收起來了!拿出短袖的衣服,迎接正面而來的陽光!(《末代武士》好看!)
^__________________^

換日線的話:劇本,是迷人的。我一直這麼認為著!

伴隨著台北冬末的雨聲,我終結了《孽子》劇本書的閱讀。原本應該在過年前收到的劇本,因為年假所以懇請發行的公視暫緩寄送,直到年假結束後一個星期五,我才滿心歡喜的捧著《孽子》劇本書,在我好久未曾趴著看書的床上,細細品嚐。天氣,彷彿似乎是伴著《孽子》劇本書的情境而走,先是冷冽再是溫暖放晴,就在閱讀到最後的時分,窗外的雨水夾雜我此刻混亂的心情,在雨聲中和劇裡的阿青緩緩向前……

一年前,在台北的書展裡,我巧遇了《孽子》的主角之二,小玉(金勤)、阿青(范植偉),時間一晃眼的,這部戲也在我生命裡,強烈卻又安穩的存活了一年!沒看過《孽子》的原著,相較其他會將『原著』及『改編』拿出來比較的觀眾而言,我自認多了些許的幸運!然而對於劇本與其在電視上播出來的差異,又是教人另一種深刻的安排!

《孽子》的配樂在耳邊悠然響起,我也隨之沈浸在《孽子》劇本書內,還有腦海一幕又一幕的畫面,文至感傷橋段,仍舊像看戲一樣,緩緩的落淚,而這些眼淚,卻又不像當時對著電視機的悲傷狂嚎,那是帶著一點溫度在心裡翻騰的感受!

序言。
『我希望,跟他們站在同等的位置』。

第一次在公視的孽子討論區上,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在電腦前感覺著這幾個字。彷彿有個人用他的語言,在訴說著面對外界時,這群『孽子』的渴求。是一種尋求被平等對待的心,無須憐憫、無須鄙夷,只要站在同等的位置上,就能感覺彼此的心!我想,這就是《孽子》這部戲可以在一年後仍舊受到大家關注的原因。因為同站在一個位置,所傳達的,也就更加貼切主角及故事心境。

『凍凍果』。
看到《孽子》另一位隱身的編劇『王詞仰』寫的『序四 凍凍果』,不禁捧著劇本書,大笑了起來。除了編劇上的烏龍,更對其內容的真誠感受到無比的溫暖。

老實說,有那麼一個瞬間,我是痛恨這齣戲的。不過,也只有在那一瞬間而已!

那日,夜裡我竄進了一間昏暗的店裡,裡頭全是晃動的人群。有的交頭接耳、有的飲酒抽菸、更有的就是舞池裡擺動的身軀。我沒說話,只是靜默的坐在那裡,用我那雙有人以『敏銳』來形容的雙眼看著,試圖從這些人群身上探尋一些我在《孽子》裡感受的氣息。

沒幾分鐘,我開始覺得眼前這些昏暗以及震耳欲聾的音樂,會奪去我從《孽子》那裡換來的陽光味。於是,我一個人起身,走出那家店。跨上機車前,有一個人追上我,我停下了腳步,以帽沿蓋去慌忙,假裝鎮定與其對談,我突然發現,那片在我心裡的暖陽,不知不覺的已被蒙上一層灰暗,只是我不明白,是追上我的那個人留給我的,還是《孽子》這道光芒反射出來的灰?

我帶著那顆中了『孽子毒』的心,在人群中尋覓,不斷找尋一個答案,就在那一刻,我感覺到一種憎恨感。我討厭《孽子》!在那一個個的眼神裡,感覺到他們對這世界的排斥,那份排斥,來自於家庭、社會、人群。只是我不明白,這樣陰鬱、晦暗的世界裡,怎麼教人親近?就連想要走入都有著巨大的陰影盤旋不去!

《孽子‧劇本書》,當我看著編劇依著集數,對於其中的場次內容做文字上的說明時,有著莫名的衝動,想先翻閱二十集裡,編劇的話。只是,我沒這麼做,仍舊一字一句的讀著,嚐試讓自己再次經歷那些淚水、悲傷、喜悅……

我想,我還是愛《孽子》,如同我愛陽光灑落時那片閃耀的天空,這麼明亮溫暖,那樣真誠動人。不用像雨天裡,太陽躲進雲層裡;人群避到傘下去。我逃離了那個世界,情願一身《孽子》的毒,也不願在那一片揮之不去的暗層裡,任由它恣意的發霉長蛆,於是當我呼吸著陽光底下的氣味,那憎恨《孽子》的心情,已然消去。

↓以下,是我在2003/8/20於新聞台的留言板上留的言,略做修改。

我喜歡編劇給我的感覺。包括戲裡的和其留言對話時的感覺。也或許,戲裡有曹導的調配、有白老師的堅持或妥協,但是,我仍舊最喜歡編劇筆下的點點滴滴。白老師成組了孽子的軀體,曹導給予了孽子生命,而編劇,給了孽子『靈魂』!一種活躍的、不軟弱的光芒。

記得在看《逆女》和《男孩別哭》時,我是一邊看一邊罵的。《逆女》就我而言是原著《孽子》的另一個翻版,《孽子》講父子,《逆女》講母女,但同等的把同性戀這種現象硬塞入了『家庭』的緣故。而《男孩別哭》是我最不喜歡的同志系列!黑暗、墮落、吸毒、說謊、逃亡。也或者它有傳達其他的意念,光是看到那些陰暗的部分,真的只能搖頭!

再看『夜奔』、『藍宇』,沒有屬於家庭的那一塊,很自然的走,相遇、相戀(或者互相吸引),到最後分離。雖然所有的結果都逃不了離別,但是離別的結局總給人一點淒悲,特別是‧死別!我很喜歡《逆女》的呈現,但似乎比新版《孽子》少了一點靈氣!因為《逆女》依著原路走,平順穩固,挑不出什麼讓人評論的毛病,但結束的時候,太順其自然了,連死別的感傷,都沒有《夜奔》和《藍宇》來的悲愴!也許有淚,但卻沒有那種哭不出來的感覺。(哭不出來,往往隱著最深切的傷痛!)

反觀新版的孽子。(評論的人實在太多。我也無從再寫出比那些更精采的文字,我寫我的感覺!)

沒有預期的,我掉下去編劇給的氛圍裡。不想拿它跟原著比較些什麼,只是淡淡的感受那之中濃郁的感情。『親情、友情』一直是我最愛的主題!《孽子》有講到很多的『愛情』嗎?就我而言。沒有!我總是在那一刻落淚。沒有愛情的那一刻!至於愛情,我只在龍子對阿鳳狂吼的時候,哭了!

不假,看它二十集,我都哭!至於哪些部分,倒也記不太清楚了。真的沒有,我真的沒有看連續劇看成這樣,哭成這樣!會哭,其實不代表都是悲傷,但卻是滿滿的感動。它像是每分每秒都挑動你心裡最底層的部分,不管是悲傷、快樂;不論是相聚、分離;又或者是愛或不受,每刻都往你的心去,無法招架,觸動淚線,最後,模糊雙眼!

同志議題?

《孽子》看到最後,我們還在意是不是書寫同志嗎?不會的。最後羅平和阿青的『一、二、一、二』的步伐裡,我看見的,還是整個《孽子》呈現的情感。

堅強,不帶刺!
柔軟,不退縮!
挫折,但依舊昂起胸膛,向前走!

曾跟朋友討論,為何他不看《孽子》。他說:『不排斥,但也無法接受。』聊了許久,我才跟他說:『因為我們接收的「同性戀」永遠是負面的訊息!但我在《孽子》裡,卻看見了那一群孽子展開自己羽翼,向前飛行!』

我們也能飛吧 就算天空 只剩一道微落的光 
我們還能飛吧 就算殘敗身軀 有著刺心的痛不能平
我想 牽著你的手走 我要 跟你一起飛行
只是一句我愛你 對著你 也對著愛我的人群
我們可以飛吧 湛藍的天空 白雲相間我們的美麗
我們往前飛吧 勇敢的心 等待三個字 我 愛 你

後記:
看劇本書的當下,是我心情最混亂的狀態,糾纏的情緒始終圍繞著我。我躲到《孽子》的陽光下,暫且忘掉心裡的灰。感謝副導綺鷰,對劇本書催生的費心;感謝曹導認真及用心的呈現出《孽子》;感謝編劇『陳世杰‧王詞仰』用《孽子》帶來無比的溫暖;感謝曾經對《孽子》付出的人群;感謝在陰暗的角落,這些關心人與人之間原始情感的人群!

 2004 公共電視出版
  ISBN:9572918087(上)/9572918095(下)

P.S
劇本排直的,看不太習慣。
去年書展巧遇金勤和范植偉,今年書展遇見寫《人間四月天》的王蕙玲。閱讀,果真是件好事!
台北的雨,下了一整夜,不過溫度似乎沒什麼降低。
祝 雨中美好
^________^

換日線的話:劇本是戲劇的靈魂!

去年夏天,返回南台灣前,我在捷運大街裡,花了299元買下一整套《人間四月天》的錄影帶,但我一直沒看完,一直將集數停在第二集。秋天的時候,我在誠品用99元,買了《人間四月天》原著劇本,直到最近,我才開始認真的翻閱《人間四月天》,才真正走入《人間四月天》的故事中。

故事從徐志摩的墓碑開始。本以為,劇本這東西,我只是看幾眼,就擺在一邊,就像錄影帶的命運一樣,只是王蕙玲的文字,有著強烈的吸引力,讓人不由得向下探究徐志摩的一生。

在梁從誡(林徽音、梁思成之子)來台訪問時,曾批評《人間四月天》與事實不符,而我,卻認真的將劇中的徽徽和志摩放在心底!對於戲劇、小說,往往都有編撰的成分,與事實符不符合,倒是其次,不能否認的是它曾經停駐在很多人的心裡;曾經讓很多人著了『摩』。

看《人間四月天》的時候,我總喜歡學著志摩的語氣,喚著『徽徽』;總是用劇中對話的方式,唸著詩。我相信,二○○○年《人間四月天》播出的時候,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徹底的著『摩』。劇本和電視劇其實有點落差,因為電視製作的關係,刪去了許多劇本中的情結。還好,拍攝出來的樣子,並沒有太大的突兀感。

說起『徐志摩』,真的不知道該佩服他想愛的勇氣,還是該覺得他背棄道德,然後愛的盲目?只是,愛情本身就是盲目的,愛與不愛,真的在一線之隔,雖然,我很想痛罵他對幼儀的自私,也想罵他介入別人婚姻的舉動,只是當我看著他勇敢選擇他的愛時,不由得由衷的佩服他。也許,他背棄了倫理道德,但他始終沒有背叛過他的心。愛的時候從一而終!就像他後來對於小曼的愛,是縱容、是寵愛,但是他始終沒有背叛他愛小曼的心。

記得有那麼一場戲,應該是我最喜歡的一場戲。志摩剛回國的時候,他們在西山古寺的對話。(我省略部分的對話及場景!)

徽音看著爬滿青苔的墓塚石碑,她說:墓碑上有字,看不清了!
志摩:碑文都風化了。
徽音:不知年代多久了?埋的應該是廟裡的僧骸吧!
志摩:不!這裡埋的是我,千百年前我來過,是為了等妳來的!妳沒來,我不肯走,我從黑髮等到白頭,從壯年等成一堆荒塚!可是我心不死!我只是埋身在此,繼續守候!千百年,多少人來刮過這青石上的苔?來問這僧骸是誰?為誰守在這裡?我相應不理,我痴等!我從荒塚等成了古墓,等到連碑文都風化難辨,終於,妳來了,妳來悼墓了!

徽音:當我是背叛吧!你安我一個罪名,對我何嘗不是一種解脫!
志摩:痴子不說自己痴,背叛的人絕不會承認自己是背叛!妳儘管騙妳自己,那是妳看不到自己的眼睛,但在我這裡它是黑白分明。

志摩:我知道我沒有白白橫渡幾萬里的海洋回來,妳只是沒有依靠心裡害怕,才決定放棄。我兼程趕回來就是為了要安妳的神,要妳定心相信我們這條路是有希望有結果的,它不該再是千萬憾恨!
徽音:它是憾恨!因為只要有一個人為這感情受絲毫的傷害,它就是憾恨,我並不是沒有『來』,我只是無緣『留下』!

這一段劇情,不論是劇本還是片段,很深刻的留在我的腦海裡,至今我都可以想起志摩說著那段荒塚的神情。堅定、固執、毫不猶豫!對於徽音,那種想愛卻因為道德而退怯的心情,更是黑白分明的從周迅的眼中浮現!

徽音選擇了思成,其實讓人有著頗嚴重的難過,為什麼相愛的兩個人就是不能在一起?這讓我惋惜起她和志摩之間的愛情,但我更欽佩的是,徽音離開的勇氣,就像我佩服志摩想愛的心情一樣!有人因愛而在一起,有人因愛而分離,只是,分離的那一刻,總是讓人心碎!

後來,徽音、思成、志摩三者之間的情誼,也讓人為之動容。徽音與志摩由愛昇華的友情,思成與志摩情敵幻化成亦師亦友的心情,徽音與思成相守卻不激烈的愛情!感情太深了,就容易灼傷對方,就像徽音離開志摩時,燒痛志摩,也燙傷自己。

《人間四月天》這個故事,我愛的,還是志摩與徽音之間的故事。不過還是有部分其他角色讓人記在腦海裡。比方說,幼儀簽下在與志摩的離婚協議書時,說的那句話:『我該要謝謝你!因為這是我第一次知道,我張幼儀這三個字能完整的代表我自己!』;又比方說,長民(徽音的父親)與志摩之間的知交,與徽音的友情,他為難在女兒及志摩之間,他尊重女兒的決定,但他也是志摩一直能夠傾心的對象。至於徐志摩與其他人的友情,更是讓人銘記在心,無法忘記。也許感情的波折一直折磨著志摩,但是他依舊有著許許多多陪著他痛,聽他說話的人群!

我一直沒有提到小曼這個角色。不為什麼,因為看劇本的時候,小曼的存在,其實只是更突顯了志摩與徽音的感情是昇華後再也不能改變的事實,甚至是將幼儀拉回到一個更重要的位置上。我不提小曼,不是因為不喜歡這個角色,而是她讓我更珍貴的珍藏徐志摩的故事!

寫到這裡,似乎要停筆了,但是故事從來沒有停止發生。也許這個世代造就不出徐志摩這種人物,但是《人間四月天》確實是將我們拉回去一個陌生卻又被依戀的故事裡,丁亞民在劇本的開頭序裡寫著:『她(王蕙玲)喜歡徐志摩,喜歡的人物值得寫;她也喜歡徐志摩故事裡的許多其他人,值得一一與人分享。她苦惱想著,為什麼現在的人,怎麼過都精神萎瑣不快樂?為什麼徐志摩那時的人,卻個個精采?她想把徐志摩跟她自己對生命、對世界的問號,再放回人間,問一問現代的人類,還懂不懂得。在社會文化動盪爆亂、電影電視物欲橫流、官能刺激到不講道理的今日,她寫《人間四月天》,其實只單純的為了想寫一個感覺、一點感動:人找著、尋著,自己的生命,只為了的心底的那點真。』

我看過王蕙玲的《人間四月天》和《夜奔》,總是有那麼一點悸動,藉著文字,傳達到心裡,當你看著我微微拭淚的時候,就是她的文字,又再度敲擊我的心扉!


導演:丁亞民 編劇:王蕙玲
演員:黃磊、劉若英、周迅、伊能靜……

P.S
呼呼~~看人間四月天聽伍佰的演唱會的CD是什麼感覺?有機會你們試試,如果可以將聽清楚音樂,又可以看清楚文字,那麼會別有一番風味!
線姊:別在我在看《人間四月天》時,學著志摩說話的時候,說我『濫情』!我的感情不泛濫,充其量只是太豐富而已!(不然我也不會三不五時發報,哪來的心情寫啊?)
天,又要變冷了!我討厭冬天啦!什麼時候,四月天會到咧?春暖花開,多美好!
下回預告:『名揚四海』(當然不是寫電視劇囉!)要不就是『一首歌的時間』。(如果每次都那麼有靈感,那有多好!)
謝謝幾個在報台上、EMAIL裡和我對話的朋友。『說話』這回事,真的是人類的欲求,特別是想講話的時候,不講會很難過。謝謝你們陪我啦!(慧玲同學,也謝謝妳啦!那天陪我那麼晚。)
晚安!天氣多變化,記得隨身帶件衣服。

換日線的話: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