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隨著台北冬末的雨聲,我終結了《孽子》劇本書的閱讀。原本應該在過年前收到的劇本,因為年假所以懇請發行的公視暫緩寄送,直到年假結束後一個星期五,我才滿心歡喜的捧著《孽子》劇本書,在我好久未曾趴著看書的床上,細細品嚐。天氣,彷彿似乎是伴著《孽子》劇本書的情境而走,先是冷冽再是溫暖放晴,就在閱讀到最後的時分,窗外的雨水夾雜我此刻混亂的心情,在雨聲中和劇裡的阿青緩緩向前……

一年前,在台北的書展裡,我巧遇了《孽子》的主角之二,小玉(金勤)、阿青(范植偉),時間一晃眼的,這部戲也在我生命裡,強烈卻又安穩的存活了一年!沒看過《孽子》的原著,相較其他會將『原著』及『改編』拿出來比較的觀眾而言,我自認多了些許的幸運!然而對於劇本與其在電視上播出來的差異,又是教人另一種深刻的安排!

《孽子》的配樂在耳邊悠然響起,我也隨之沈浸在《孽子》劇本書內,還有腦海一幕又一幕的畫面,文至感傷橋段,仍舊像看戲一樣,緩緩的落淚,而這些眼淚,卻又不像當時對著電視機的悲傷狂嚎,那是帶著一點溫度在心裡翻騰的感受!

序言。
『我希望,跟他們站在同等的位置』。

第一次在公視的孽子討論區上,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在電腦前感覺著這幾個字。彷彿有個人用他的語言,在訴說著面對外界時,這群『孽子』的渴求。是一種尋求被平等對待的心,無須憐憫、無須鄙夷,只要站在同等的位置上,就能感覺彼此的心!我想,這就是《孽子》這部戲可以在一年後仍舊受到大家關注的原因。因為同站在一個位置,所傳達的,也就更加貼切主角及故事心境。

『凍凍果』。
看到《孽子》另一位隱身的編劇『王詞仰』寫的『序四 凍凍果』,不禁捧著劇本書,大笑了起來。除了編劇上的烏龍,更對其內容的真誠感受到無比的溫暖。

老實說,有那麼一個瞬間,我是痛恨這齣戲的。不過,也只有在那一瞬間而已!

那日,夜裡我竄進了一間昏暗的店裡,裡頭全是晃動的人群。有的交頭接耳、有的飲酒抽菸、更有的就是舞池裡擺動的身軀。我沒說話,只是靜默的坐在那裡,用我那雙有人以『敏銳』來形容的雙眼看著,試圖從這些人群身上探尋一些我在《孽子》裡感受的氣息。

沒幾分鐘,我開始覺得眼前這些昏暗以及震耳欲聾的音樂,會奪去我從《孽子》那裡換來的陽光味。於是,我一個人起身,走出那家店。跨上機車前,有一個人追上我,我停下了腳步,以帽沿蓋去慌忙,假裝鎮定與其對談,我突然發現,那片在我心裡的暖陽,不知不覺的已被蒙上一層灰暗,只是我不明白,是追上我的那個人留給我的,還是《孽子》這道光芒反射出來的灰?

我帶著那顆中了『孽子毒』的心,在人群中尋覓,不斷找尋一個答案,就在那一刻,我感覺到一種憎恨感。我討厭《孽子》!在那一個個的眼神裡,感覺到他們對這世界的排斥,那份排斥,來自於家庭、社會、人群。只是我不明白,這樣陰鬱、晦暗的世界裡,怎麼教人親近?就連想要走入都有著巨大的陰影盤旋不去!

《孽子‧劇本書》,當我看著編劇依著集數,對於其中的場次內容做文字上的說明時,有著莫名的衝動,想先翻閱二十集裡,編劇的話。只是,我沒這麼做,仍舊一字一句的讀著,嚐試讓自己再次經歷那些淚水、悲傷、喜悅……

我想,我還是愛《孽子》,如同我愛陽光灑落時那片閃耀的天空,這麼明亮溫暖,那樣真誠動人。不用像雨天裡,太陽躲進雲層裡;人群避到傘下去。我逃離了那個世界,情願一身《孽子》的毒,也不願在那一片揮之不去的暗層裡,任由它恣意的發霉長蛆,於是當我呼吸著陽光底下的氣味,那憎恨《孽子》的心情,已然消去。

↓以下,是我在2003/8/20於新聞台的留言板上留的言,略做修改。

我喜歡編劇給我的感覺。包括戲裡的和其留言對話時的感覺。也或許,戲裡有曹導的調配、有白老師的堅持或妥協,但是,我仍舊最喜歡編劇筆下的點點滴滴。白老師成組了孽子的軀體,曹導給予了孽子生命,而編劇,給了孽子『靈魂』!一種活躍的、不軟弱的光芒。

記得在看《逆女》和《男孩別哭》時,我是一邊看一邊罵的。《逆女》就我而言是原著《孽子》的另一個翻版,《孽子》講父子,《逆女》講母女,但同等的把同性戀這種現象硬塞入了『家庭』的緣故。而《男孩別哭》是我最不喜歡的同志系列!黑暗、墮落、吸毒、說謊、逃亡。也或者它有傳達其他的意念,光是看到那些陰暗的部分,真的只能搖頭!

再看『夜奔』、『藍宇』,沒有屬於家庭的那一塊,很自然的走,相遇、相戀(或者互相吸引),到最後分離。雖然所有的結果都逃不了離別,但是離別的結局總給人一點淒悲,特別是‧死別!我很喜歡《逆女》的呈現,但似乎比新版《孽子》少了一點靈氣!因為《逆女》依著原路走,平順穩固,挑不出什麼讓人評論的毛病,但結束的時候,太順其自然了,連死別的感傷,都沒有《夜奔》和《藍宇》來的悲愴!也許有淚,但卻沒有那種哭不出來的感覺。(哭不出來,往往隱著最深切的傷痛!)

反觀新版的孽子。(評論的人實在太多。我也無從再寫出比那些更精采的文字,我寫我的感覺!)

沒有預期的,我掉下去編劇給的氛圍裡。不想拿它跟原著比較些什麼,只是淡淡的感受那之中濃郁的感情。『親情、友情』一直是我最愛的主題!《孽子》有講到很多的『愛情』嗎?就我而言。沒有!我總是在那一刻落淚。沒有愛情的那一刻!至於愛情,我只在龍子對阿鳳狂吼的時候,哭了!

不假,看它二十集,我都哭!至於哪些部分,倒也記不太清楚了。真的沒有,我真的沒有看連續劇看成這樣,哭成這樣!會哭,其實不代表都是悲傷,但卻是滿滿的感動。它像是每分每秒都挑動你心裡最底層的部分,不管是悲傷、快樂;不論是相聚、分離;又或者是愛或不受,每刻都往你的心去,無法招架,觸動淚線,最後,模糊雙眼!

同志議題?

《孽子》看到最後,我們還在意是不是書寫同志嗎?不會的。最後羅平和阿青的『一、二、一、二』的步伐裡,我看見的,還是整個《孽子》呈現的情感。

堅強,不帶刺!
柔軟,不退縮!
挫折,但依舊昂起胸膛,向前走!

曾跟朋友討論,為何他不看《孽子》。他說:『不排斥,但也無法接受。』聊了許久,我才跟他說:『因為我們接收的「同性戀」永遠是負面的訊息!但我在《孽子》裡,卻看見了那一群孽子展開自己羽翼,向前飛行!』

我們也能飛吧 就算天空 只剩一道微落的光 
我們還能飛吧 就算殘敗身軀 有著刺心的痛不能平
我想 牽著你的手走 我要 跟你一起飛行
只是一句我愛你 對著你 也對著愛我的人群
我們可以飛吧 湛藍的天空 白雲相間我們的美麗
我們往前飛吧 勇敢的心 等待三個字 我 愛 你

後記:
看劇本書的當下,是我心情最混亂的狀態,糾纏的情緒始終圍繞著我。我躲到《孽子》的陽光下,暫且忘掉心裡的灰。感謝副導綺鷰,對劇本書催生的費心;感謝曹導認真及用心的呈現出《孽子》;感謝編劇『陳世杰‧王詞仰』用《孽子》帶來無比的溫暖;感謝曾經對《孽子》付出的人群;感謝在陰暗的角落,這些關心人與人之間原始情感的人群!

 2004 公共電視出版
  ISBN:9572918087(上)/9572918095(下)

P.S
劇本排直的,看不太習慣。
去年書展巧遇金勤和范植偉,今年書展遇見寫《人間四月天》的王蕙玲。閱讀,果真是件好事!
台北的雨,下了一整夜,不過溫度似乎沒什麼降低。
祝 雨中美好
^________^

換日線的話:劇本是戲劇的靈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