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愛的弟呀,這幾天我一直不敢打開facebook的回顧,深怕想起去年的十幾天的事。小祥心因性休克跑步的時候走了,接著是你,然後是小祥的媽媽我的大姨。整整十五天,每日都像度日如年一樣,人都似乎老了好幾歲。

那晚你走之前,不曉得為什麼,我累得無法動,整個人像被挖空似的。你不斷地起身,想找一個角落窩著。找一個角落窩著等待死亡,那是貓的習性,你不是我第一隻送走的貓,卻是第一次把一生都給我的貓。我大概是因為對抗著那份心裡的悲傷和不忍看著你起身、跌坐、趴躺,而感到全身的力氣全部放盡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