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年二月二十九日

他回母親家住了一晚,醒來時滑著手機看著Facebook上朋友分享著蘇打綠的新歌,他邊聽邊看著時間,又是六點二十,這是他搬出家後每次回家過夜時醒來的時間,不論他幾點入睡,總是會在這個時間醒來。

即使才剛要進入三月,日出後的陽光仍然將他這個面向東邊的房間曬得暖烘烘的。母親的腳步聲已經在房外進出廚房來來回回,不知道又在張羅什麼。自從他搬離家後,只要待在家裡過夜醒來的早晨,母親的腳步聲就像他還在上學時那樣,急促地打斷他的睡眠,像在提醒他:「快點起床準備上學了。」就連週末假日,母親當時在門外的來回走動,都會讓青少年的自己時時繃緊神經,害怕是不是自己做錯事,讓母親的腳步聲在他房門外更加用力踩踏著。

Read More →

究竟是我帶著姊姊去聽蘇打綠,還是我跟著她去聽蘇打綠的?依記憶的可信度,應該聽姊姊的。她說:「那時你剛回高雄,看到有蘇打綠的校園巡迴,問我要不要去,我就跟你去了。」那是2008年的事。我根本對這個樂團不熟,只是剛從資訊爆炸的台北回到還是被譏笑的文化沙漠高雄無聊得要命,什麼活動都想參加。

不用錢的校園巡迴,沒有坐位總是站著聽青峰talk覺得好玩,真要認真說有沒有好好聽他們在唱什麼?大概就是能哼就跟著哼,有唱片就買,有演唱會能搶到就看。一直到蘇打綠休團後回頭才發現,除了最初的專輯外,每張CD一張一張的跟著買,但說不上特別了解或是真的多麼忠誠地跟隨,就讓他們的音樂陪著走了十多年。

Read More →

從以前的收藏裡找到這部紀錄片,google一下才發覺是我甚少參加的現場演出。那是2003年第四屆貢寮國際海洋音樂祭,也是我還沒有聽樂團的年紀。我的聽覺太敏銳也太敏感,容易對某些音頻會有過分的焦躁反應。聽不懂搖滾樂,也挑不出自己聽來舒服的頻率,也就遠遠離開那樣子的空間(不論是密閉或是開放的)。

隔年第五屆也因為颱風不斷地延期,本想去福隆一窺這樣熱血的音樂盛會究竟是什麼模樣?最終還是沒有成行。最後才從朋友手中接來Tizzy Bac的CD和許多獨立音樂,才慢慢開啟尋找自己喜歡的樂團音樂。 Read More →

台北行蘇打綠小巨蛋-1

上一次聽蘇打綠是「2012當我們一起走過」。我不是瘋狂搶票的那種歌迷。還在日本旅行的時候,知道好幸運可以聽這場在MLD的演唱會。好開心好開心,是今年最棒的生日禮物了吧!

從上一場到這場,聽青峰唱歌,都會讓我有需要拚命忍住眼淚的點。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