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人們習慣於用「常態」套在不同的人身上,好像世界上「只有一種生存方式」所以每個人表現出來的樣態,都是依循這套常態而產生相同的情緒反應,相同的生命軌跡,卻常常忽略了每個人都擁有獨一無二的特性。

那也許是某一種「不知道要說什麼」的反應,或者更是「只想給回應而沒有好好想過這麼說適不適合談話的對象。」

我偶爾會遇到這樣的狀況。

是因為我無法好好傳達我的焦慮已經讓我沒辦法好好睡覺和好好呼吸,所以總是遇到一些年長我一點或生命經歷大於我的「長輩」會冷不防的這樣跟我說話:「你怎麼不能多進步一點?怎麼甘於這樣的現狀!」「你不要再耽戀你那些名氣了。」「你怎麼都可以這樣無所謂的過日子?」「你怎麼這麼無病呻吟。」⋯⋯

Read More →

國中的時候,我好像曾經想過要當一個學者、教授,可以上台分享許多知識?我不記得了,因為後來沒有好好讀書,也沒個好文憑,怎麼可能當講師?

有回,朋友問我:「你既然會架部落格,要不要來教別人弄部落格?」

前陣子我突然想起這事,除了手作外,我的確當過「跟電腦有關」的講師,這算是我工作歷程中,極少數的學以致用了。但「部落格」這玩意兒,明明就在我離開學校五六年後才開始有的東西,而且「搞個部落格需要教嗎?」

就像大部分在數位時代成長的年輕人,常常會很受不了父母、長輩一支手機什麼都不會弄一樣,冒出那個問題:「what the fuck!講了八百萬遍還不會。」(好的,我也是那個有這種疑問的人。)

我部落格課中的同學們,全部都是年長我二十歲以上的中年人,別說「上網」他們連「開關機」都惶恐的要命,我上課的口頭禪是:「不要怕按下去會壞掉,那又不是引爆炸彈。」

大不了當機,大不了重開機,大不了上一步,大不了就重來嘛!

Read More →

很多人知道我的商品幾乎零包裝,這在同系列《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中,會專獨一篇來寫這事,關於包裝、關於成本、關於包裝的垃圾減量、關於我對許多事有著一定的堅持!

說是「募集贊助支持」這事,不諱言的說我的確是在「販售商品」,但我花了更多時間在用心的回應這不到十個實質給我贊助的贊助人。裡面的人有從我的客人變成我的朋友、有願意陪我玩這遊戲的讀者、有想念起朋友而把贊助禮寄給朋友的讀者、有住在日本但我完全不知道是誰的贊助者、有跟著先生跟我碰面談合作而成為我的朋友的網友、有從前就一直閱讀我的網友……

Read More →

忙了一陣子,一直沒有貼「無法下班的接案人生」的新系列,在方格子也沒有開始連載。在進入「B面」的商品設計、擺攤的階段之前,我想要先做一個贊助商品,供方格子的用戶訂閱回禮,也簡單用google表單的新功能,做了一個還算漂亮的網頁(改天再寫教學)

寫到後來,才發現「接案人生」完全就是成就我後來做的所有事!讓我有足夠的收入可以去發展絹印、布包、衣服、胸章……這些東西,也讓我完成真的開了一個「沒有太多人去過、有很多書供大家讀,還可以學手工」的工作室!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