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上一部讓我看完不曉得在經典什麼勁的修復電影應該是《第五元素》,再上一部讓我看完狂笑的是《第六感生死戀》,約莫那些年代大概只有情情愛愛能說吧!但真心回頭找1990前後期的電影,倒也沒有那麼不堪,還是有不少值得重新回味的電影。

這幾年從楊德昌、侯孝賢的修復上映看到我記憶不多的童年,一些些台灣人生活的樣貌,既覺得新鮮也覺得好像稍微靠近父母的青壯年後期:「原來你們曾經過的日子,是長這個樣子的啊。」 Read More →

柯景騰曾經跟沈佳宜說:「我敢打賭,十年後我連log是什麼鬼都不知道,照樣活得很好。」沈佳宜答:「人生本來就有很多徒勞無功的事。」──九把刀《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基本上,我考完聯考我就忘記log了。)

如果青春是一場徒勞無功的掙扎,那麼,愛情一定比起log還要難取捨,即使你知道「可能會徒勞無功」,也不想輕易的捨去,那些你不知道將來到底有沒有用的堅持。 Read More →

母親總是告訴我:「像你這個年紀,我都在養活一家子,我還要養我媽媽,還買了房子,開始繳貸款。」諸如此類的事。這話我大概從二十歲出頭一直聽到現在,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像我這樣的小孩真的如此糟糕嗎?還是根本這是個奇怪的時代呢?

我依然記得那些寒暑假,或者是例假日,同學邀約一起出遊的日子,除了學校的旅行外,我概不參加同學的同遊。除了我不喜歡團體活動外,最重要的是那些日子,我們在熨斗、小剪刀、線頭、鑽子的陪伴下度假。當我前陣子在7-11看見一個男人拿著一張註冊單,上頭的金額像我這樣接案工作,還真的繳不起。(所以我們怎麼可能養小孩?)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