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拍照才想出門!

就像是每回有人問我:「你去日本那麼久,有什麼地方可以推薦的?」或者有人問我:「高雄去哪兒玩,不看小鴨去哪裡?」我都答不太出來,我可以不用人陪,只要給我一台相機,我什麼都可以收進眼裡!若拍完了,我再走到下一個我感興趣的地方繼續!(或者母親小時候丟一台相機給我,我在校外教學會有樂趣一點)

不要從勵志故事和心理叢書尋找自己!

我從來都不是一個熱烈交友的人,也不是一個熱情與誰往來的人,除了是一個還算溫暖、和善,願意在需要的時候給人擁抱或幫助的人以外,我從來不是一個會主動與誰往來的人,如果你認識的是「主動跟誰往來」的我,那可能就是我努力過卻從來做不來的樣子,而今,我決定拋棄那個我努力過的我了!(而我其實已經這麼做好些年了。)

開刀房

解鎖開刀房與縫合的經驗,實在是無敵愚蠢的過程。依然是自己進急診、自己簽所有的同意書,但途中有家人來陪我,終於不是解鎖孤單的最高級!上一次躺急診是三十出頭時從樓梯滑下半層樓摔斷了尾椎骨,而學會了爬樓梯要「慢慢走」,不能再像青少年一樣跑跑跳跳!這一次大概也是要學著以後做任何事都不能再急急忙忙要踩好腳步,畢竟反射神經已經不敏銳了!

希望中年以後也跟你一樣,不要變!

能夠在長成大人的路上,不被扭曲成其他人期待但自己卻討厭的樣子,其實是件非常辛苦的事。在那個不被改變的路上,你要擁有非常強大的勇氣去抵擋其他聲音對自己的指手劃腳,並且不受影響;你要擁有不斷前進的能力走在你希望的路上;你要能夠自我療傷,即使千瘡百孔也要相信自己!

我經常性地以為自己需要愛情!

也很有可能因為年紀漸長了,覺得太多人際關係都是負擔;誰今天怎麼樣了也不需要全部知道,知道太多也是負擔。若是有人哪日心血來潮想關心問候,就當作這世界綻放出瞬間的花火,或是誰需要人說話,那就偶爾傾聽,聽完就當作沒發生,免得心裡掛念或擔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