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無差別殺人」案件的動機,是這部電視劇的主軸,也是許多人想要得到的答案。從預告已經先行準備好李曉明將被執行槍決,但仍然有許多「為什麼」想要透過這個故事主角獲得一點可能的解答。編劇沒有打算給一個答案,就像王赦酒後那個問題:「什麼是好人?什麼是壞人?標準答案是什麼?」沒有誰可以給出明確的框框,來設定最完美的答案。

從社會案件延伸出來的媒體自律這個議題,也沒有給閱聽大眾打臉媒體的機會,而是尋問社會大眾:「這不就是你們想看的、不用花大腦、七歲智商就能懂的,你們在期待什麼媒體自律?只要餵給你們報料公社、監視器畫面,就夠讓你們飽餐一頓,你還希望能夠得到什麼?」

Read More →

本以為《我們與惡的距離》進入第二週,會去討論媒體的嗜血,及針對媒體主導議題及風向去舖陳劇情。每一集的片頭,都以「網友討論」的幾段小留言作為開頭,讓大部分的觀眾從網路上的言論搭配著故事的進展,反思我們與社會和家人的關係。 Read More →

跟鬼神有關的故事,多半都會與「心魔」(自己)牽扯在一起。但人與這世界相互牽動是非常細微的,像蝴蝶效應一樣,牽一髮動全身。你就算要抽絲剝繭,也常會被囚在另一個繭裡。本來沒有看這部電視劇,發現好像錯過,才又上公視+付費看。

由精神、心理狀態出發的故事不少,說著鬼怪、輪迴的劇情也常見,但要把兩個完全結合就不太多,雖說最後都還是會回歸到人與自己的共處、面對自己、突破「心魔」的部分,但「鬼神論」常常圓不了劇情就把鬼、神拿出來搪塞一下,若要回到科學的精神、心理層面上就必須多加硺磨。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