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鬼神有關的故事,多半都會與「心魔」(自己)牽扯在一起。但人與這世界相互牽動是非常細微的,像蝴蝶效應一樣,牽一髮動全身。你就算要抽絲剝繭,也常會被囚在另一個繭裡。本來沒有看這部電視劇,發現好像錯過,才又上公視+付費看。

由精神、心理狀態出發的故事不少,說著鬼怪、輪迴的劇情也常見,但要把兩個完全結合就不太多,雖說最後都還是會回歸到人與自己的共處、面對自己、突破「心魔」的部分,但「鬼神論」常常圓不了劇情就把鬼、神拿出來搪塞一下,若要回到科學的精神、心理層面上就必須多加硺磨。

飾演兩個角色相互切換、人格解離的謝盈萱,是故事的主線,也是整部電視劇最精采的一角。究竟要用「靈魂附身」去解釋余秀淇/沈金發的角色互換,還是要用人格解離去說明那只是余秀淇對沈金發的愧歉?這條主線的故事說得即好,也在後來破解得還不錯。

其他旁支就有點混亂了。若是以心理諮商師判讀個案的角度來看這部電視劇,應該很容易將劇情完全拆解清楚,很早就知道結論跟解答是什麼!但若從一般觀眾角度來看,真的會把它當作鬼怪故事來看。但妙就妙在劇情還加入為鬼魂做心理諮商這個部分,也算是新的突破了。

究竟是活著的人放不下過去,還是人離不開人世而成為鬼魂徘徊想要尋得一個解方?回到事發前去更動一個小細節,是不是就可以改變未來的一切?其實很難斷定。如果真的要再細膩一點深究這個故事,有許多部分還感覺太過簡單地被交代完畢、交代而已。

例如:松言「害怕被拋棄」會因為他的失憶而完全不會顯現在生活裡嗎?(疑問句)。如果這場治療松言的戲碼是早雲和玉玫精心的安排,那麼玉玫為什麼會不理解松言種種逃避,決定放棄松言呢?不是還在治療的情境裡嗎?玉玫可以放棄,但放棄前的那些情緒是被剪掉了還是?玉玫和早雲之間的互動大部分都為了避開後面「真相大白」的結果,也都少了一些舖陳。

真相全都擠在最後一集做個收尾,感覺還是太過倉促一點。關於松言的情緒、言行和他顯現內在最直接的畫,都可以打散在前段,突然在最後一集把全部的結局塞在一塊,再安排虛空那一段開釋,更像是為了完成這句話:「人生不過數十寒暑,最重要的是認清自己。你既然已經超度過去,從現在起,就要勇敢向前行。」

虛空理當不存在。它存在松言的心裡(任何一個人的心裡。)那是認清自己的前奏,與自己對話、伴自己同行。只是劇情收得急(前面舖得慢、說得少)可惜應該有的那些內在自我矛盾衝突顯現時的情緒。

最後也不得不說,喜翔真的演得很好,只是在沈金發、沈金城、余秀淇這幾個角色關係裡,國台用語的切換,沒有特別講究。照理來說,他們三個在一起,或是他們任兩個人在一起,不會用大量的國語,甚至是沈金城與松言和早雲的會面,很有可能是沈金城說台語,而松言和早雲說國語(或破爛的台語。)這並不是為了著重什麼語言,這是角色的形塑。還有,還有,玉玫有些台詞太不生活化惹~

所有與鬼神有關的故事,多半都會與「心魔」(自己)有關。所有人世間的變動都像蝴蝶效應一樣。你也許可以回到過去改變未來,但你不能改變的始終都是你迫切想要改變、想要緊緊抓著不放的。

《魂囚西門》Green Door/2019
導演:謝庭菡 
編劇:李庭瑜、蔡芳紜、黃莞婷 
原作:九色夫
演員:蕭敬騰、郭碧婷、鄭宜農、謝盈萱、喜翔、藍葦華

圖片來源:《魂囚西門》Facebook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