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電視影集《漢娜的遺言》我整晚睡不著覺。它又讓我陷入回想那段纒繞心頭揮之不去的惡夢。我的國中時期就是我人生最大的惡夢,以致於我後來都以這段日子做為自我鼓舞時可以拿來提醒自己:「那些日子都過了,沒什麼好怕的。」

比起國中時期,我的高中歲月好多了。即使一樣有著被排擠、霸凌的事出現,無論怎麼樣都比十二到十五歲那段日子輕鬆自在一些。

其中一個因素,是打籃球。 Read More →

母親與姊姊昨天一直跟我說有小貓叫。因為沒聽到,我誤以為是地下室暫住的三隻有貓媽顧的小貓,所以也沒認真去找那聲音。(他時而叫時而不叫)

我便跟我媽說,小貓有貓媽顧,不用管牠啊。一直到我準備出門吃飯看電影,看到有兩個小孩(鄰居一個國中一個國小,我不認識,以制服辨識。)圍在我的機車旁的水溝一直看一直看。 Read More →

2016-03-08-13.56.55-1

每一次跟年輕的孩子在一起,我都會想起自己的小時候。

去警察局跟青少年們一起的課後活動,是一個一起學色鉛筆的同學N問我的,她問我有沒有興趣去陪這些青少年們。我很好奇,就像那個年紀的孩子們一樣,也就答應了。

原本上學期就要去的課,因為去年我的情緒狀況不太好,一直拖到新學期的開始。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