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打開電子書讀《天河撩亂》,距離上一次打開它已經是一年多以前,只微微記得很喜歡這個作者的用字和句子,以及他輕柔描述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的事,但卻又惦記著:「哪日得快點把這書看完。」不料一擱就是一年多以後,沒再往回重讀已經走過的故事,就接續著,反正總會記得些什麼!

二十歲的時候,第一次在內心裡燃起非常想見一個人的念頭。那不是在校園裡每天想看見哪個學姊、女老師、男教官……而是一種迫切性地想見對方,想將自己與她從此綁在一塊的渴望著。那時並不清楚,那樣的感受是「想念」,而那樣的想念是超乎自己能夠理解的,幾乎是熱烈的吞噬了自己!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