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視電影裡演的那些同志戀情,都省略了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自我探索、自我質疑。」哪是每一個同性戀都那麼快的就接受了自己喜歡同性?哪是每一個喜歡上同性的人就這麼直接地毫不遲疑的就飛蛾撲火去了???哪怕是喜歡一個異性也要花一點時間去感受那一點點「跟對其他人有不一樣的心情」的情緒吧!

當然,喜歡一個同性,也不會像所有同志故事千篇一律會開始感到痛苦、感到不被喜愛、感到不被接受⋯⋯

Read More →

年輕的時候看過不少看不懂的電影。《美麗佳人歐蘭朵》(Orlando)應該是在編劇課看的,《時時刻刻》(The Hours)則是跟二号女友去電影院看的?(還是喜歡過的編劇班老師?不記得,總之是跟女伴)我還記得看完《時時刻刻》的時候,感覺胸口像被什麼壓住一般,陷入了難以言述的絕望、憂鬱。

不知道它們都跟吳爾芙有關。再看《薇塔與維吉尼亞》才發現某些東西是從小就長在心裡的。比如說:對待世界的方式、看待世界的角度、對自己的認同、對性別乃至於對不同性別的不同生理特徵,都隱約在心裡有一個樣貌,全然不是因為閱讀了什麼或是觀看了什麼經典和故事才在心裡長出來的。

Read More →

年長我十多歲的表姊今天要嫁女兒。前陣子她打電話來家裡找母親時,恰好被姊姊接到,問起姊姊:「我等你們的喜酒等到我女兒都結婚了,你們什麼時候讓我吃喜酒?」姊姊笑著跟表姊說:「這輩子應該不會了。」我和姊姊驚呼著,那也小我們十多歲的孩子都要結婚了。那我們呢?

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問過我一個問題,她說:「你都不穿裙子,以後結婚要穿婚紗怎麼辦?」或者她會問我:「你都不穿裙子,嫁不出去怎麼辦?」這是我少數記得我與母親的對話,我總是跟她說:「我結婚才不要穿婚紗呢!我要穿牛仔褲。想娶我的人就要接受我這個條件啊!」母親也總是帶著「你好傻好天真」的表情笑著看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