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2015年的事了,在幾次跟女友自由行後,我就決定要自己一個人出發去日本看看,用「我自己」的方式玩。母親總是問我:「你一個人喔!」「對啊!」我說。家人總是以為「我朋友很多」,但不知道「我很難跟別人一起」。

「一個人」這件事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奇怪:一個人上放學、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影、一個人搬家、一個人去吃快炒(超難點的)、一個人去人生地不熟的台北工作了七年、一個人看房子、一個人找工作、一個人去急診、一個人出國、一個人去住不同房東airbnb的房子(跟房東同住)、一個人帶著姊姊看醫生剪頭髮(十歲以後)、一個人做任何母親交辦我的所有事(懂事至今)⋯⋯那張孤獨指數前十名的事,如果在急診躺六小時也算住院的話,我全部都一個人做過。說孤單嗎?其實不會。說害怕嗎?有些時候會,但真的遇上了,人也不得不壯起膽子去面對!

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自信會從那些本來沒想過能做的事長出膽量。尤其是第一次一個人去日本自由行經驗!

Read More →

認識我的人分兩派,一派覺得我太在意別人,一派認為我很有個性都能「做自己」。事實上,一個人的面向有很多種,人不可能在意所有的人眼光,也不可能完全無感的不在意別人對自己的評價。當別人替我下定義的時候,除非誤解那件事我的態度,大多數的時間我都會很大方地接受「對,我是這樣的。」我在意那件事或我不在意那件事。我一直想重新定義「做自己」這三個字,得先從「自己」這兩個字說起。(當然,我不是任何什麼專業領域的發言人,都是我的個人經驗。)

要講「做自己」之前,要先知道什麼是「自己」。

Read More →

去學校上手作課時,恰好有一堂是必須使用到打火機將尼龍繩做結尾,有個大男孩玩起我帶上的防風打火機。我有一個非常酷炫的防風打火機,那是用在手作時,燒掉一些布繩的尾端收尾用,當然也作為我抽菸時點菸用。

大男孩問起我抽菸的事,我想想他們也都成年,好像沒什麼不能聊的,一來一往的說著最近喜歡捲菸,但沒什麼菸癮的事。他像是突然發現什麼寶物似的,眼睛一亮,好像是沒有任何一個年紀稍長的大人,願意跟他們分享這類「壞習慣」的心得。

Read More →

年長我十多歲的表姊今天要嫁女兒。前陣子她打電話來家裡找母親時,恰好被姊姊接到,問起姊姊:「我等你們的喜酒等到我女兒都結婚了,你們什麼時候讓我吃喜酒?」姊姊笑著跟表姊說:「這輩子應該不會了。」我和姊姊驚呼著,那也小我們十多歲的孩子都要結婚了。那我們呢?

母親在我很小的時候問過我一個問題,她說:「你都不穿裙子,以後結婚要穿婚紗怎麼辦?」或者她會問我:「你都不穿裙子,嫁不出去怎麼辦?」這是我少數記得我與母親的對話,我總是跟她說:「我結婚才不要穿婚紗呢!我要穿牛仔褲。想娶我的人就要接受我這個條件啊!」母親也總是帶著「你好傻好天真」的表情笑著看我。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