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這場疫情過了兩年半,大量的改變電視(影集)、電影的觀影模式。算算疫情前我每年能累積進電影院的次數至少維持在一週一部或一個月四部左右,但疫情的關係,除了「不能去電影院」以外,更多時候是因為受疫情影響拍片進度或上片計劃而沒有太多可供選擇可以進電影院觀賞,常常像是在過從前的日子,不斷在看哪一部片的經典復刻。

關於經典重映,串流平台這幾年倒是陸續把一些十年、二十年起跳的電影放上線,確實也讓人偶有無事時點來看看,不同的年紀看相同的電影,總還是有不同的心情,十幾歲看到的驚喜,四十多歲再看,還能有悸動的,多半都是很好的電影。

Read More →

《國際橋牌社》第一季全文:https://www.sun-line.idv.tw/blog/?cat=4088

從2020年的台灣現狀去看《國際橋牌社》這部電視劇的歷史背景,帶著強烈的嘲諷。像是解嚴初期國共的勢不兩立,以郝伯村為原形的行政院長楚長青對於國共會談這件事的描述,難免會將現狀套進當時的歷史背景,許多態度、姿態的轉換,現在看著電視劇呈現當時,實在會讓人不禁莞爾。

再換個角度從楚長青或是一些保守分子看台灣的民主意識抬頭,又不禁會想,台灣站在那個保守與開放的十字路口,保守勢力扮演著後來中國與台灣往這兩端走去的關鍵。談與不談,成為極為曖昧的狀態,直至今日保守勢力還滿常走在一塊,自由民主的確容易與保守思想形成對立及必然會有一番角力。

Read More →

《國際橋牌社》第一季全文:https://www.sun-line.idv.tw/blog/?cat=4088

說是因為《罪夢者》失利而未與netflix合作,《國際橋牌社》而至firday影音上線,這點還真需要替《罪夢者》抱屈一下,雖說對於《罪夢者》的時間序我也多有意見,但它也還算是水準中的台灣影集。而之於對台灣歷史和戲劇的喜愛,讓人無法錯過《國際橋牌社》這部影集,甚或我認為喜愛《返校》的年輕人們,可以看一下這部半虛半實的政治電視劇。〈《罪夢者》/敗在賣弄時間順序及劇情節奏〉

《國際橋牌社》的故事背景發生在我小學三、四年級左右,第一、二集的史實,我大概只記得「六四天安門事件」,其餘在剛解嚴的老三台時代,報禁、黨禁都剛解除的年代,一個小學生,能知道的事不多,也在劇情的虛虛實實裡推敲著主角的影射和事件的連結。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