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語:刺青是一輩子的事,想好,考慮清楚,不要衝動隨便上別人的名字在自己的身上。以及慎選自己要的圖案,並且,喜歡自己。

20190217寫於Facebook,無修

(2018)十一月游泳季結束後,身體的疲憊感加劇,時不時地必須停下手邊所有的事去休息。是瞬間睡去,但卻又會在睡眠裡瞬間像被電到那樣醒過來。在感到疲憊需要躺下到醒來之間,經常不到五分鐘,若是放在真正的睡眠時間裡,大概每三十分鐘一次。抖著醒來、抽搐間醒來,睡覺的時間變得非常零碎,而且無法超過三個小時。持續將近三個月的時間,腦子就在瞬間關機又開機的狀態來來回回!

還能游泳的那幾日,跳入泳池盡可能地讓自己專注在水面上下的吸氣、吐氣,連著前進的速度都不在意,只要能讓腦子在這一千公尺裡保持比較正常的放電,那三十分鐘中就算是一天中最舒服的時間。原本泳季結束後跟刺青師約定好的討論刺青時間一延再延,連想刺青的圖都沒有任何記憶體可以存取思考。

「我是鐵打的,我要熱愛痛苦」兩年前看《一萬公里的約定》,電影裡這句主要的台詞,一直想刺這在身上。這兩三年,或許都是靠著這個句子不停地提醒自己,要頑強地抵抗那些自己心裡感受到的痛苦。

但用中文字確實不知道要用什麼樣的字體?刺在哪個部位?前年一時錯過不游泳的十二月到三月,忘記跟刺青師討論想要刺青的細節,過了一年再思考,想翻成英文實在困難,便放棄這一段話。

疼痛感在每個人的身上不一樣、每一個部位也不一樣。「刺青」的疼痛是什麼?就刺青師的形容是「騎摩車在大雨中被雨打到臉上的痛」,對於皮肉痛的感知比較不敏銳的我來說關於「疼痛感」有時候需要用「痛苦」的程度來形容。

陷入永恆無解的親情迴圈讓情緒總是在同樣的狀態重複是痛苦的;在順遂的生活裡夜夜被自殺的念頭纏繞是痛苦的;明明沒有任何可以不開心的事但情緒會瞬間高處墜落又爬起,像雲霄飛車那樣高高低低瞬間起伏是痛苦的;日日質疑自己究竟為什麼活著是痛苦的;日日責難自己「活得好好的還質疑自己為什麼活著」是痛苦的;明白活著就是繼續做著任何看似有意義但最後會完全歸零而死去是痛苦的……

刺青是可以讓你無法思考「任何任何從心裡長出那些找不到解答」的痛苦,你得專注地對付它、忍住它、與這份肌膚之痛共存,在刺青師來來回回補色、上色,像用鋒利的刀,一次又一次的刮著你皮膚,將顏料染進你的身體。

你無法思考所有所有那些你日日夜夜闖不過的關卡、你不再去質問自己「為什麼活著的是自己?」、你不再想著是否下一秒死去就可以得到解脫?你只能專注地、專注地、專注地感受刺青師每一下筆的疼痛感,像做愛時不斷衝撞、試探、尋找身體的感知,期待高潮卻遲遲不到高潮前的痛苦,直至末了一股作氣的噴發:

所有的痛苦、愉悅、喜怒、悲傷,以及那些無以名狀的種種種種,都在一筆一劃的痛楚裡達到高潮,或者根本就達不到而感到痛苦。最後留下漫長的空白,只記得忍著痛的那些時刻,全神貫注抵達完全釋放的狀態,希望生命或者靈魂就此消散再不回到這個時空。

但僅止於那皮肉痛尚有感覺之前!

圖:
顏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