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在想過去的那二十幾年,高雄,究竟對我來說是什麼意義?在他方,它是家鄉,在這裡,它是一座充滿我及我的生命的記憶。唸書的時候,我時常騎單車,在巷弄裡鑽,從家門到學校,從學校到任何一處我放學、上學,偷偷溜躂的地方。

我以為,我知道的小巷、小弄、小景色,會比別人多,我知道的會比別人清楚,結果不過只是一個自以為是的想法,就像我在這城裡發現這個我幾乎只要出門就會路經的鐵道的美麗那樣。

某天午後,想買本書,又想運動一下,我騎著單車,依著往常一定會走的路走,到離家有些距離的書店買書。自從這鐵道在國中的時候,開始開放以來,我出門不再依賴更南邊的鐵道路口,穿梭來回市區內及外圍的我家。那日換上單車出門,天藍得驚人,在受工業區嚴重汙染的這城,清澈的藍,是一種想望。就在鐵道的一側,一株木棉花樹,正處季節交替,綠葉未生,黃葉、枯葉附在枝幹或是落在地面;另一側一大片的小花、鐵道,配上傍晚暮色,我又再度扼腕沒帶相機出門,收藏這美麗的景色,誓言要再下次天藍的時候,帶相機、踩單車把這片鐵道好好的拍下來。藍天、午後的陽光灑下,真是美麗。

來來往往這個角落,一星期三到五次的經過,一年少說來個一兩百次,卻從來沒有發現這裡,若不是騎上單車,平日仰賴機車出門的我,大概一輩子都不會發現這兒,發現這個景色。

我以為,這是我偷偷的發現,回家一問,姊姊悠悠的說:「拜託,那裡很久了好不好!是你沒發現而已。」我突然囧到不知如何是好,我想起年初去「卯上主流」的大學生營隊,管中祥老師問我:「籬仔內為什麼叫籬仔內?崗山仔為什麼叫崗山仔?」我急忙的在wiki上打上搜尋的字樣,按下尋找的舉動。

我或許不是一個能夠關心什麼國家社會之大事之人,我或許不是個面對土地、人民會有太多關懷或者正義的人,我或許就連路過那鐵道會拿起手機拍照的路人都還不如。但如果可以,我會用我的相機,收藏這片可能消失、可能保留下來的地方,我會用我文字書寫關於這裡。

拍完鐵道後,一麟問我要不要寫些什麼,關於這塊地方,我說好。但我確實不知道該怎麼寫,我寫出來的東西好像也看起來有些僵硬。寫之前,我走到鐵道旁,跟駐守鐵道的保全閒聊了一下,也上了網找了一些關於「崗山仔」、「籬仔內」、「臨港線」……才發現,原來我們認知的認知,跟史料上,跟爸媽言語間的有那麼不一樣。

我也終於弄清楚,原來「臨港線」隔開前鎮區的「崗山仔」、「籬仔內」是如何分布的。

城市中的鐵道相片集:http://www.flickr.com/photos/sunline/sets/72157614299053620/

寫給高雄拍片網:城市中的鐵道,第一臨港線凱旋二聖路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