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朋友提起去年年初的一場病痛,她問我是不是哪裡受過傷?那場病痛大概是除了頭暈、胃痛外,過去幾年讓我最難消化的、身體的痛。

幾乎不記得它怎麼開始以及結束的,只記得一月一日那天醒來,我就開始無法直接起身,必須用很慢很慢很慢的速度,先是側身讓身體稍微動一下,再躺平、再側身,然後拱起身體慢慢地坐起身,接著再慢慢扶著身旁的東西,改變姿勢站起,稍微動動身體看會不會痛,才能開始走路。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接下來是各種姿勢的變化都是巨烈的疼痛。多年前身上大大小小的痛讓我做了無數的檢查,連僵直性脊椎炎都查過,就是沒有任何可以病名可以進行醫治。接著下來的一兩個月,我的生活就在下面的狀態下重複巨痛著:

我無法直接彎腰、直接起身、直接坐下,所有的動作都要用超過三十秒的方式更動、所有的動作變化必須有手扶的東西支撐;睡覺的時候只要變化動作全部都是巨痛到醒來,等到睡著時又再一次巨痛痛醒。我找不出原因,只能靠著游泳(運動)、針炙、吃止痛藥、熱敷來減緩那種巨痛。

後來怎麼好的,也不太記得了,大概就是非常專注地放慢動作、放鬆心情與之對抗,看是誰會贏了誰。(不就都是自己嗎?一個是肉身的疼痛、一個是靈魂的意志。)總之後來大概在天氣回暖後,開始緩解那些疼痛,在三月初公立泳池開放後,我便開始恢復游泳,才又慢慢地回到行動自如的狀態。

後來寫了一篇文章〈游泳是一種修行〉,寫這篇文章之前,接到一位朋友極度悲傷且痛苦的電話,我突然想起我那被遺忘許久「高敏感」的體質;與人靠近時容易受對方的文字、言語,甚至有時只要靠近太久,就會讓人感到「消耗」的體質。

那場病痛的時間點恰好不在可以方便游泳的季節,加上冬季游泳會耐不住寒冷,反而會讓身體的巨痛加劇。到了天氣暖和點後我便又天天做著「修行」的功課,把下水游泳當作修行,希望「心志」、「體魄」都能再強壯些,不要被突來的變化給擊垮!

今年因為疫情的關係,「游泳」這件事的習慣一直拖到四五月才真正比較安心不用擔心群聚,比較頻繁的下水去;加上這一年因為前幾年的發了狂的就診求醫,只為一場好眠、一個不用想著「會痛醒」的身體、醒來能擁有去做每一件事的「體力和精神」,游泳的心境反倒有了很不一樣的轉變。

起初學游泳時是為了「運動」,讓身體的肌耐力長好,讓自己的身體健壯(健康)一點,加上許多因為工作和年輕時的腰背肩頸、手腳的疼痛,終於克服怕水的恐懼學會了游泳;後來認為應該每天進步一點點,從一天五百、八百、一千開始調整,再從一百公尺游進三分、兩分半,追求著速度達成目標,每日逼迫自己像修行一樣的苦練!

一直到了今年再次轉換心態,從「修行」這個狀態轉變成「釋放」,尤其是在我重新意識到自己「高敏感」的體質之後。

朋友問我:「既然你知道你這麼敏感很容易感覺到別人的情緒(正面、負面的都很容易。)那有沒有辦法不要接收,把那感觀關起來就好?」

「不行。」我說。除非真的完全不要與任何人往來。(這完全不可能啊!買個東西也會遇到人的。讀個文章也算是靠近人呢!)

這兩天高雄熱得騎個車到泳池都會被曬得快要中暑。跳下水的時候,我再沒追求任何速度,放慢速度地向前伸展手臂,再用力地將水划向後方,當手掌經過大腿時,感受另一隻手再用力往前伸展(我只會游自由式)來回一千公尺的過程,想著這樣一個運動項目,又讓我轉進另一個層次:

有人運動為了減重(其實運動只會讓體態好一點,要減重要很大量。)有些人為了挑戰,有些人為了證明,有些人為了打發時間。而我從將它視為一種「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修行,轉換成「將高敏感體質感受到不屬於自己的感受」從身上、心底拿開的方式:

游泳也是一種釋放!

每次寫這種都覺得自己快要去出家了。但沒有,純粹只是啊!活著,就求一個心理和身體的自在!

圖為又是新的一張游泳票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

Post Navigation